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62章 遇見劉冬冬

兩個弟弟也懂事會幫忙干活。
好的從不會缺她一份。
即便是她進門來,一直都沒能懷上孩子,公婆也沒提過半句,一直對她很好。
周穗穗已經覺得自己很幸福了,沒想到這會兒他們還舍得讓自己買這些好東西。
酸甜苦辣的感覺一瞬間涌上心頭,她紅著眼眶點了點頭:“謝謝媽,小姑。”
司念笑了笑,沒說什么。
買了生活用品,司念又給孩子添了奶粉、麥片等營養品。
除此之外,她還買了葡萄,香蕉一些村里沒有的水果。
這一趟下來,花的錢都是人家一個月的工資了。
林媽媽本來高高興興的看著女兒買東西,但瞧見她買的越來越貴,有些擔心,“念念啊,買的是不是有些太多了,小周那邊會不會不好說。”
之前她就聽人家說過女兒還沒進門就大手大腳的,每一次進城都大包小包的買。
那會兒林媽媽還想著,女兒城里面來的,買點東西怎么了。
可現在她看著女兒面不改色的花掉自家一個月的工資,還是被嚇到了。
畢竟女兒才進門,這樣花錢,她擔心周越深會有想法。
司念倒是不以為然,“周越深?他說什么。一半都是給他孩子買的,我自己也沒買啥,他能有什么意見?想讓我把孩子養得好,又想省錢,哪有這么好的事?”
“放心吧媽,周越深也不是那樣小氣的人,他一天賺那么多錢,不就是給我花的嗎,我不花就會給別的女人花,不如我花了,還不吃虧。”
林媽媽聞言,笑了:“你這孩子,人家小周不是那樣的人。”
不過女兒說的對,男人的錢在哪里,心就在哪里。
女兒雖然大手大腳,但是周越深也樂得養著她。
要是不滿意,當初就不會結婚了。
想著女婿給女兒的彩禮錢,林媽媽瞬間覺得,這都不是事兒了。
大包小包的剛提著東西離開,忽然,林媽媽頓住,指著不遠處的一個身影說,“咦,那不是咱們村的劉冬冬嗎?她怎么在這?”
看著劉冬冬穿著不凡,一改之前的土氣,林媽媽都驚了,還以為自己認錯了人。
劉冬冬家在村里還是比較出名的,因為她姐是個寡婦,總是傳出一些不好聽的,劉冬冬還是林思思的同學,都離得近,誰家什么情況大家都清楚。
劉冬冬初中就沒讀了,之后一直在家干活,今年就沒瞧見人了,之前聽人說,她媽找關系給她在紡織廠買了個工位,去上班了。
大家可沒少羨慕。
不過前段時間,她還聽說劉家給劉冬冬說親呢,對方嫌棄她姐是個寡婦,要讓她嫁過去,劉家都答應了。
結果這件事卻不了了之,沒想到劉冬冬居然在這里。
看她穿著不凡,還打扮的挺精致,手中提著的東西,看起來就不便宜,林媽媽十分震驚。
紡織廠這么賺錢的嗎?
“劉冬冬?”
司念順著她媽的目光看了過去,果然看到了穿的挺洋氣的劉冬冬。
眼神閃了閃。
這就是書中的女三號
如果說司念算是這本書中的男主青梅竹馬惡毒女二的話。
那劉冬冬肯定是當之無愧的第三。
因為她是唯一一個能破壞到男女主感情的人。
因為在女主身邊,和男主接觸的最多。
在男女主發生誤會的時候,她永遠陪伴著男主。
男主雖然不喜歡她,卻又從未忍心拒絕過她的示好。心底一直認為,這是一個純凈善良的姑娘。
誰知道最不起眼的,手段卻是最厲害的呢。
先是利用女主留在了身邊視奸兩人的生活,出其不意的討好,察覺男女主感情升溫的時候,及時通知戀愛腦原主搞破壞,破壞男女主角的之間的感情,在男主最脆弱的時候出手
如果不是女主的光環太強大,司念覺得,林思思早就被她搞死了。
這會兒一看,雖然不至于很漂亮,卻也小家碧玉、楚楚動人。
她似乎很清楚自己適合什么樣的人設。
按照劇情發展,劉冬冬現在已經在女主身邊了。
不然不至于能過上這么好的生活。
想著之前警察查到,幫林思思作證不在場證明的劉冬冬,司念腦子一閃,一瞬間,一條線連接在了一起。
她問道:“媽,這人和林思思關系好嗎?”
林媽媽想了想,搖了搖頭:“我沒見她們怎么接觸過,劉冬冬這孩子平時內斂,不怎么和外面的人接觸。”
司念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林思思和劉冬冬關系不好,又怎么可能去找她呢?
也就是說,劉冬冬借著幫林思思做不在場證明的這件事,從而得到接近了男女主的機會。
小說中的劇情寫的并沒有那么詳細,都是為了男女主感情而拉出女二女三來促進劇情。
具體的細節卻根本沒寫。
直到自己進入其中,才發現,原來這里面大有來頭啊。
因為看小說,視角在女主身上,女二本身就設定的惡毒,所以女主就算是重生,拿走了三千塊,報復女二,大家也只會覺得女二活該。
誰又會深想其中的細節呢?
“媽,我們過去打個招呼吧。”司念說。
林媽媽愣了一下,其實她和劉家也不熟。
但是女兒這樣說,林媽媽單純的想著女兒只是看到了同村的同齡人,想認識一下而已。
立即就道:“好。”
劉冬冬正在付錢,手中的大團結讓林媽媽都不由自主的投過去目光。
她一轉身,瞧見了林家人,被嚇了一跳,下意識就把錢往身后躲了躲。
這是一個做賊心虛的人才會有的表現。
司念若有所思的收回目光。
林媽媽卻沒多想,只當人家是在城里賺到錢了,笑著打招呼道:“冬冬啊,好久不見,你在這邊上班啊。”
劉冬冬看她的表情沒變化,才微不可見的松了口氣。
畢竟她現在在林思思這里工作,有些事,不能讓林思思知道
林家對林思思好是眾所周知的事,雖然現在林思思走了,但是她也有些擔心。
這會兒佯裝淡定:“是啊,林嬸,你怎么也來這里了,來看思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