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65章 我來幫你
    小老二看他媽只夸贊哥哥不夸自己,立即急了,拉著司念道:“媽媽,我明天也去找老師要小紅花。”

    司念看他衣服還有些濕潤,吊著鼻涕的樣子,好笑捏捏他的臉:“成,那先去洗澡換衣服,我給你們買了洗香香的。”

    她的語氣沒有讓小老二高興,反倒是小眉頭皺的更深了。

    又看了看干干凈凈的哥哥,再看看自己。

    他頓時耷拉小肩膀。

    周澤寒心里其實也清楚,哥哥有小紅花是因為哥哥學習成績好,是班上最好的。

    老師也會說他,為什么哥哥這么學習好,他卻這么差。

    以前周澤寒根本不在意,他哥哥厲害不就好了嗎、

    可現在看著金光閃閃的哥哥,他的內心就止不住的溢出羨慕的情緒出來。

    聰明厲害的孩子,不僅是老師喜歡,媽媽也喜歡。

    他一步三回頭的看向司念,又見她面容帶笑的望著自己的樣子,不禁捏了捏小拳頭,發誓自己一定也要和哥哥一樣,好好學習,拿到小紅花。

    到時候他把小紅花送給媽媽,媽媽肯定也更喜歡他。

    給自己畫完大餅,傷心來得快去的也快的小家伙很快就被司念買的洗香香的沐浴乳吸引了目光,抱著去外面洗澡去了。

    石頭也臟兮兮的,兩個小家伙自己燒水坐在盆里互相給對方洗澡,沒一會兒水就渾濁的厲害。

    周澤東滿頭大汗的給兩個弟弟提熱水,也沒舍得把自己的外套脫下來。

    司念進了廚房,看到放在廚臺上的豬大腸等好東西,立即就知道應該是于東今兒個送來的。

    正好她這一次上鎮,買了不少的鹵味用料。

    今兒個正好給全鹵了,到時候給張嬸還有家里人都送點過去吃。

    好在送來的這些東西都清洗的很干凈,司念只需要過幾道水就好了。

    香料洗干凈,然后裝入紗布包成香包備用。

    清洗干凈的大腸和豬腰子豬蹄加鹽、酒和姜腌制一會兒。

    接著熬制鹵水,大火燒開,轉小火煮30分鐘,然后加入生抽、老抽、鹽、味精入味等。(食譜)

    最后將里面的蔥姜撈出,就可以放入大腸豬蹄熬制。

    濃郁的香味很快爭先恐后的從各個出口溢出。

    沒一會兒,周家被香味籠罩。

    正在門口玩水洗澡的兩個孩子,饞的口水都流出來了,一下加快了洗澡的速度,都來不及擦干身體,穿著褲衩兒就朝著廚房噔噔噔趕過去。

    這個味道,一看就知道是之前司念做的鹵肉香味。

    這么香的味道,他們還記得清楚。

    當時小老二還啃了半只豬蹄子呢,可香可糯了。

    司念剛蓋上鍋蓋,兩個小家伙就出現在了廚房門口。

    瞪著圓溜溜的大眼睛盯著她。

    衣服也沒穿。

    司念瞥了一眼,小老二長胖不少了,不過這孩子還真不好養,加上小老二本身未來就是個高個子,長得快,所以這會兒個子是長高了,身材卻還細的很,肋骨還依稀可見。

    看來還是得多吃肉。

    周澤東雖然也聞到香味了,但是他耐力強,一點也不像是兩人。

    反倒是很淡定的去給睡醒的妹妹穿鞋子,抱著她下樓準備吃飯。

    然后教她說話。

    “瑤瑤,叫哥哥。”

    “咯咯咯~”

    聽到聲音,兩個圍在廚房邊上的小家伙又被吸引了過去,見大哥教瑤瑤叫他哥哥,也急了,顧不得吃的忙擠進去。

    妹妹都會叫媽媽,叫汪汪了,還不會叫哥哥!

    不行,下一個會叫的一定是他們!

    “瑤瑤,我是二哥,來,跟我叫,二~哥~”

    “瑤瑤,我是石頭哥哥”

    幾個孩子吵鬧的聲音在客廳響起。

    司念站在廚房,回頭瞥了一眼。

    忽然就回想起她初來周家時候的場景。

    不禁感概。

    周越深今兒個回家回得早。

    于東跟在后面,他今兒個給老大家送豬大腸過來,就知道大嫂肯定是要搞好吃的。

    所以厚著臉皮跟上來。

    這會兒敢走到門口,就聞到了香味。

    他心一喜,果然!

    “老大,明天的貨單我已經登記好了,有些地方有些遠,我跟林哥跑一趟。”

    “對了,早上的東西我都送來了,這么多你肯定吃不完,我來幫你。”

    周越深伸手推門的手頓了頓,隨即走了進去,站定,嗓音低冷:“說完了嗎?”

    于東:“啊?說完了。”

    周越深“啪——”地一聲關上門,嗓音低冷:“說完就早點回去吧。”

    于東:“”

    司念鹵了肉,所以今兒個也就沒有炒太多菜,而是從酸菜缸里洗了一點酸菜切碎,放紅豆一起煮。

    隨即又燒了幾個青辣椒和黃瓜拌了個涼拌黃瓜。

    剛端著菜出門,就瞧見周越深修長的身影邁著穩健的步伐走進了大門。

    “回來啦。”司念頭發扎著丸子頭,她做飯的時候一點頭發絲掉下來都會影響她的操作,但即便是這么一個簡單的發型,都過分的好看。

    “嗯。”周越深盯著她,低低應了一聲。

    “洗手吃飯吧。”

    司念丟了一句,又進了廚房。

    男人隨后跟進來,洗手。

    司念正在一旁盛湯。

    側臉精致細膩。

    周越深擦了擦手,靠近,嗓音低沉:“我來。”

    司念也沒客氣,遞給他,又把切好的一大盤鹵味遞過去:“順便把這個端出去吧。”

    周越深瞥了一眼,收回目光,接過,低應了一聲。

    司念打開大鍋蓋,米飯的熱氣瞬間噴出,醇香撲鼻。

    將米飯盛出來,鍋下面結了一層厚厚的鍋巴。

    鍋巴可香了,小時候家里人經常用來給他們當零食。

    司念用鍋鏟鏟下來,放進盤子里,端了出去。

    幾個孩子自己端著碗排著隊的等著米飯。

    “媽媽我來幫你。”周澤寒搶著勺子,給司念打米飯。

    一勺一勺的往里面壓了又壓,然后最先遞給司念。

    司念看著大碗米飯,哭笑不得。

    “先給爸爸,我吃不了這么多。”

    小老二瞥了抱著妹妹的爸爸一眼,遞了過去,“爸爸,給你。”

    周越深瞥了兒子一眼,沒說什么,接了過去。

    雖然說和孩子一直沒怎么交談過,但到底養了那么多年。

    現在在孩子心里的地位倒是被才接觸了幾個月的司念比下去了。

    不過,她也值得。

    周越深倒是沒什么想法,反倒覺得這樣也挺好。

    一個一個的分了飯,小老二才給自己盛,隨即又屁顛屁顛的坐到了司念的旁邊。

    惹得石頭都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