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66章 弟弟就是個搶媽精
    他平時吃飯都離他媽可遠了。

    怎么二哥不一樣。

    周澤東瞥了弟弟一眼。

    弟弟就是個搶媽精。

    他是哥哥,不跟他搶。

    他端著飯坐到司念另一邊。

    石頭:“”

    司念給幾個孩子夾了塊鹵肉,又給周越深夾了一塊。

    看他吃下,才問:“好吃嗎?”

    周越深嘗了一口,雖然是肥肉,但入口即化,油而不膩,唇齒留香,回味無窮

    不怪于東整天都想上門蹭飯。

    他頓了頓,說:“好吃。”

    “你再嘗嘗這個,這更好吃,有嚼勁。”

    司念給他夾了一塊大腸。

    周越深瞥了她一眼。

    這東西上一次她也做過,但是做的不多,那會兒周越深還沒多想,只記得味道很不錯。

    看著司念期待的目光,周越深望著她,嗓音低沉:“司念,我年紀是大了你一些,但還硬朗。”

    司念點了點頭。

    她知道,這男人壯的跟頭牛似的。

    可能是因為身高太高,所以肌肉不突出。

    但脫了衣服只有她知道有多嚇人。

    她原本還擔心他整天熬夜對身體不好的,但發現這個男人一天只要睡六個小時,精神就好得不得了。

    周越深神色難得的多了幾分古怪。

    她真的明白嗎?

    對著小孩子,有些話不好說。

    周越深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吃了。

    隨即,眉頭微挑。

    這個味道如果不是用來補身體的話,還真是令人驚訝。

    比上一次的還要過之而無不及。

    “好吃吧?”

    周越深微微頷首。

    “這些東西你們豬場好賣不?”司念問。

    周越深頓了頓,隨搖頭:“每天剩下來不少。”

    因為吃不完,留著也浪費,有時候都是買肉送大家的,有些人還嫌處理麻煩不愿意要。

    司念眼睛一亮:“你說,我要是把這些剩下來的弄成鹵味,會不會好賣?”

    周越深其實聽她剛剛那么問,就冒出了這個想法,便認同道:“是,但你會累。”

    他不缺這點錢,也不想她賺這點錢吃苦。

    司念在他眼里,本來就應該是享福的女孩。

    照顧幾個孩子已經夠累了。

    司念說:“沒事,我讓我媽她們幫我。”

    周越深微微頷首,“也行,不過村里不好賣,我給你找渠道,只管做就行。”

    這味道,不愁賣不出去。

    周越深覺得,司念著廚藝只給他們做飯,確實是太浪費了。

    司念眼睛一亮,忙點頭,“成,那我跟我家里人商量一下。”

    這年代好賺錢,雖然自己不缺錢,但是誰又會嫌錢多呢。

    自己現在日子好過了,肯定是要帶動一下娘家的。

    總比把手藝爛在手上的好。

    司念這會兒慶幸自己當初為了一口好吃的去學習這些技術,畢竟到了未來,這些東西的教程百度都能搜到。

    然而在這個還沒通網的時代,這些卻都是珍貴的寶藏。

    哥哥和父母雖然還是一家子,但大哥大嫂總歸是要分開的,還有兩個弟弟,所以司念打算讓大嫂去做糕點就好,媽媽學鹵味。

    吃晚飯,石頭在他奶一聲聲的怒吼中依依不舍的離開了周家。

    幾個孩子也各自回房睡覺。

    司念準備去洗澡。

    鹵肉了之后,她現在渾身都是香料味。

    只可惜家里只有一個大盆,洗澡一點都不方便。

    司念打算找人做個大一點木桶,還能泡澡。

    洗著洗著,浴室門被敲響。

    外面響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念念,睡衣。”

    司念這才發現自己忘拿換洗的衣裳了,忙上前打開個小縫隙,伸手。

    周越深撩眼,她細白的手張開,燈光下隱可見窈窕,美麗。

    眼眸微深。

    空氣中飄散著濃郁的沐浴香味,卻不刺鼻。

    大手稍稍推,門就毫無防備的被推開。

    男人高大的身形擠了進去。

    司念嚇了一跳,差點滑倒。

    “呀!周越深。”

    周越深伸手拉了她一下,把她的頭按在胸口,他抱著她。

    司念身上還濕噠噠的全是水,周越深穿著單薄,接觸的瞬間,背心一下濕潤緊貼腹部肌肉,呼吸間是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

    司念仰頭看他。

    在這微弱的光線下,彼此視線對上。

    周越深的眼神深邃又危險。

    仿若一頭即將清醒的野獸。

    司念睫毛顫了顫。

    周越深黑眸緊盯著她,“熱不熱?”

    司念搖頭。

    疑惑:“你熱?”

    周越深揚了揚唇角,他壓低脖頸,靠近,喉結滑動,唇幾乎抵著她,“有點,上火。”

    司念眼皮子一跳。

    他湊近,親親她的唇瓣。

    呼吸滾燙。

    司念被不自覺仰起下巴。

    然而她的動作,卻成功點燃了男人的欲火。

    男人深入,她柔順的張嘴,舌尖瞬間交纏。

    浴室中很安靜,也隔音。

    呼吸之間只有兩人聽得見。

    司念很喜歡這個空間,好似只屬于他們兩個。

    她伸手勾住男人的脖頸,仰高脖頸,墊腳。

    周越深的大手壓著她的腰肢,兩人肌膚相貼,吻的很深。

    細長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著,香氣在兩人的鼻息之間,醉人。

    她的喘息加重,周越深移開唇,偏頭壓在她的頸間,輕吻

    浴室一陣火熱,然而室外卻一陣安靜無聲,所有人都沉浸在睡夢中。

    **

    翌日,周澤東起床。

    給妹妹拉好被子后,他換上衣服,別上小紅花,準備下樓。

    卻瞧見樓下還暗著,媽媽還沒起床?

    他下意識的看了二樓的方向一眼,卻隱約看見門縫中有光露出。

    沒多想,自己走進廚房,熱飯,打包。

    沒一會兒頭重腳輕的小老二聞著香味下樓了。

    “媽媽?”他揉著眼睛第一件事就是往廚房看一眼,卻見站著的人不是司念而是他哥。

    小家伙一下清醒過來:“鍋?”

    周澤東撇了他邋遢的樣子一眼,多大的人了一天不是穿反褲子,就是穿反鞋子。

    “快去洗臉吃飯。”他嚴肅的丟了一句,然后將飯盒裝好,出去吃飯。

    兩人吃了飯,也沒瞧見樓上有人下來。

    不免疑惑。

    但想著爸爸每天那么辛苦,還是沒好上去打擾。

    今兒個他們看來得自己走去學校了。

    兩個小家伙也不在意,反正他們經常走路過去。

    這會兒背上書包,也就出發了。

    路上的人還挺多。

    有人注意到周澤東胸前別著的小紅花,“喲”了一聲。

    “小老大這戴著的是什么啊,怪好看的。”

    周澤東瞥了一眼對方,小臉上沒有一絲情緒:“小紅花。”

    說完,面無表情的往前走了。

    對方:?我還不知道這是小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