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67章 低調的富二代周澤東(修改 四千字
    看著周澤東走遠的背影,他唏噓不已。

    不愧是周老大家的,跟周老大一樣的高冷啊。

    他搖了搖頭剛要走,卻見小老二吸著鼻涕盯著他。

    給嚇了一跳。

    小老二昨兒個玩水,有些著涼,加上早晚溫差大,他容易流鼻涕。

    在媽媽面前他一向很注意形象,時不時的吸一下。

    外人面前就不在意了,掉到嘴邊舌頭一舔,在對方一言難盡的表情中,雙手抓著雙肩帶子問:“伯伯,我大哥的小紅花好看吧?”

    男人點頭。

    小老二揚了揚下巴,自信的說:“我今天也有。”

    “哦?”對方挑眉:“在哪?”

    “暫時在老師那里。”說完,小老二自信的提了提書包,忙跟了上去。

    學校的老師不多,很多老師一天很多節課,幾個年級都在跑。

    比如周澤東的班主任和弟弟的語文老師是同一個人。

    他和弟弟來的都早,弟弟是來玩,但是周澤東不一樣,他是來復習功課。

    平時在班上沉默寡言的孩子,加上又瘦又矮,一直沒什么存在感。

    然而就是這么一個沒有存在感的人,每回考試都是全班第一。

    他和弟弟就是學校的兩個極端。

    所以即便是周澤東不想出名都難。

    之前周澤東又黑又小又矮一個,長得跟個猴子似的,一點都不好看。

    就算是學習好,大家也不會多注意他幾分。

    甚至大家不少其他村子的人都一度認為他很窮。

    直到有一天,他的爸爸開著帥氣的摩托車送他來學校。

    大家才知道,原來周澤東是個低調的富二代。

    自此之后,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了

    不僅有摩托車每天送來上學就算了,還換上了帥氣的新衣服,新書包,人氣色也越來越好了。

    或許是人靠衣裝馬靠鞍,一瞬間周澤東就變得顯眼了起來。

    每天他的一舉一動都會被人注視著,上去找他討論功課的女孩子都多了不少。

    只是周澤東平時沉默寡言,不愛說話,就算是有人上去,他也愛搭不理的,很是冷漠。

    但越是這樣,大家就越對他好奇。

    今兒個看著往日一來就埋頭學習的人,這會兒卻站在門口像是在等人,大家不免有些疑惑。

    畢竟周澤東不交朋友,除了每天跟弟弟相處之外,他就再也不跟別人接觸了。

    所以他會等誰呢?

    很快,大家的疑惑被解答。

    班主任走了過來,周澤東立即站直了身子,走了過去。

    班主任疑惑的看著他。

    “小東?怎么了,有事?”

    周澤東停下腳步,站定。

    望著眼前的老師,靜默半響,才冷靜的開口。

    “老師,我想當學習委員。”

    班主任:“?”

    “你不是才當了班長嗎?”

    周澤東:“嗯。”

    班主任:“那怎么又想著當學習委員了?”

    周澤東:“想當。”

    班主任抓了抓頭上為數不多的頭發,一臉疑惑的看著他。

    周澤東這段時間變了不少,他學習成績一直好,但是對于班干部這些事情,從來不會主動,即便是自己提出過要求,他也不會多看一眼。

    因為在他看來,他的時間都是留給學習和弟弟妹妹的。

    沒有時間去做別的事,更別說當班長,幫老師收作業,幫同學們解答問題了。

    這種事他根本不想干。

    長時間的壓抑生活,讓他認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好人,所以自己也要活的自私自利。

    然而前幾天選班長的時候,他忽然舉手了。

    這讓班主任很吃驚。

    當時他問他為什么當的時候,他也是同樣的回答。

    想當。

    他當時還挺樂的,心說這孩子逐漸往好的方向發展了。

    結果這才兩天,怎么又變了想法,想當學習委員去了?

    摸不著頭腦的班主任問:“那班長你不當了?”

    周澤東看了他一眼,說:“當。”

    “你一個人當兩個?”

    周澤東點頭,冷靜自持的表情讓眼前這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人也不由得咂舌。

    “不可以嗎?”

    他說。

    班主任頓了頓,想了想說:“倒不是不可以,只是怕你累。”

    “我不累。”

    說到這里,周澤東看他:“其他的我也能當。”

    最后又補上一句說:“老師記得給我小紅花就好。”

    說完,轉身回教室了。

    留下二丈摸不著頭腦的班主任。

    上完了一節課,他正琢磨著要不要讓周澤東當學習委員這件事,一邊拿著書去一年級上課。

    結果剛走到教室門口,又瞧見門口站著一個人。

    比周澤東要矮一些,但臉蛋圓潤不少,一點也沒有周澤東臉上的成熟老練。

    他走過去,對左顧右盼的周澤寒問:“小寒,你站在這里干什么,上課了。”

    周澤寒立即站直了身子,眼巴巴的看著他:“老師,我想當班長。”

    班主任:“”

    這兩兄弟是怎么了?

    周澤東要當就算了,畢竟他學習成績好,給他當也無可厚非。

    可周澤寒這個萬年倒數,居然也要當班長。

    怕是被刺激了不成?

    “你為什么要當班長?”

    周澤寒天真的說:“當班長有小紅花。”

    班主任:“”

    記得不錯的話,周澤東也讓他別忘了給他小紅花來著。

    怎的,這兩兄弟在玩誰的小紅花多的比賽?

    自己也是他們游戲的一部分嗎?

    班主任:

    **

    周幾天林家糕點賣的好,婆媳兩個賺了不少錢。

    引來了村里人不少人艷羨。

    大家都后悔之前司念說要教學的時候,他們因為用料太奢侈而沒有繼續學下去。

    這會兒看人家賺錢了,反倒是不好意思上門再學一次了。

    別說自己想不想,人家肯定都是不樂意的。

    畢竟誰會把賺錢的東西讓出去呢。

    特別是這幾天看林媽媽和周穗穗整天往周家跑,周家屋子里每天傳來香撲鼻的肉香味,大家就知道肯定又來學什么好東西了。

    大家知道司念會做飯,聽有人說她在城里學了很多賺錢的技術。

    這會兒肯定是都交給了林家。

    之前是做糕點,現在又是做肉。

    換做別人,肯定沒辦法做,但偏偏周家就是開豬場的,要是林家這個丈母娘家要做,拿貨便宜不說,說不定還能免費。

    一點也不像他們麻煩。

    雖然司念和林媽媽都沒對外說,但是這件事還是傳播了出去。

    這天,林媽媽和周翠翠提著鹵好的肉回去,就遇上了不少打聽的人。

    兩人倒也沒隱瞞,因為女兒說了,反正早晚都要讓大家知道的,現在瞞著反倒是會引起一些人的惡意揣測。

    何不大大方方的告知。

    反正想做鹵肉,可不是誰都能做得起來的。

    光是買大量的肉這件事,就不是村子里的人能消費的起的。

    更別說司念的香料這些,不懂的人根本買不到配方。

    大大方方的說出去,給他們賣鹵肉做好提前的預告。

    到時候還能吸引不少村里的客人。

    十里八村的人幾乎都在周越深這里買肉,雖然大家都不是很舍得花錢,但這也是一筆非常龐大的客源。

    聽林媽媽說又要做生意了之后,大家羨慕的不得了。

    然而有人卻眼紅了。

    眼紅的人就是之前朱嫂子的婆婆。

    原本做糕點的事情,她本來想讓兒媳去學的,想著學會了回來教給他們,然后自己做生意。

    為此還咬牙送了一大籃子的雞蛋給司念道歉。

    結果司念東西收了,卻隨口打發了她們。

    她心里本來就一直不舒服來著。

    特別是聽說了林家做糕點生意賺錢之后,就更不爽了。

    這會兒又教了她娘家做什么鹵肉,卻舍不得幫他們村子里人一點。

    司念有那么多技術,卻只為了自己,實在是太自私了!

    看人走了,這會兒也是忍不住酸聲酸氣的嘲諷:“喲,之前還說教咱們村里人的,嘴上說的好聽最后還不是只教給自家人!”

    大家聽到這話,心里也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有人甚至想著,要不要上門找司念再學一下,反正她之前都說過教他們了。

    壓根忘記了,之前司念說教的時候,他們嫌棄配料太貴而沒有繼續學下去的事情。

    當然,支持的人也只是那么幾個,大多數人還是覺得,生意沒那么好做。

    林家能成功只是因為周家的幫忙而已。

    他們沒有周家這樣的人幫忙,哪能隨隨便便就能做起來的。

    當初周越深開豬場的時候不也是嗎,誰都眼紅的很,誰都想學,結果根本沒有一個人成功,反倒是賠得傾家蕩產的。

    有了這么一個前車之鑒,大家自然就更不敢了。

    見沒有幾個人附和自己,朱嫂子的婆婆心里越發不甘心,只覺得村里的人都被司念洗腦了。

    回去的路上正巧遇到了林家老大的媳婦王翠,她當即眼睛一亮。

    她和王翠見過幾次,畢竟平常趕場都只有一條大路同鎮上,大家或多或少都是說過幾句話的。

    立即就熟門熟路的上前打招呼,然后順勢提起這件事。

    得知林大伯家不知道這件事之后,當即變本加厲的說司念不教他們就算了,連自家親大伯都不舍得教,只顧著自家家里偷偷賺錢過好日子。

    果然王翠一聽這話,就變了臉色。

    他們家一直都是條件比老二家好很多的,因為他家人口沒有老二家多,加上老一輩的偏心,分的房子和地都是最好的,剩下的才給了老二一家,所以老二一家條件一直很苦。

    誰知道這會兒老二家跟幸福村周家結了親之后,麻雀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不僅不用還那被偷走的三千塊錢,聽說還花錢讓林蕭去考駕照,當貨車司機!

    這年頭會開車的人都不多,更別說是貨車司機了,放到哪里都是頂賺錢的!

    林老大家有一兒一女,大兒子叫林偉,二十三歲,和林蕭差不多大,因為好吃懶做,現在一直沒有人愿意嫁給他。

    王翠為此操碎了心。

    二女兒林雪,自認為長得幾分姿色,誰也看不上,也沒有結婚。

    他們家雖然條件不錯,但僅僅是因為有地兒而已。

    老大家的兩個孩子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所以兩個老人格外的疼他們。

    加上王翠娘家強勢,又是鎮上開小賣部,所以就更看重老大一家了。

    相比較,林媽媽沒有娘家,二兒子為了娶她不惜和家里人決裂,婆媳關系就不可能好,更不可能待見老二家的孩子。

    所以老二一結婚,立即就把一家子分出去,說是分,其實百分之八十的好東西全留給了自個兒老大,老二就分了個破房子,和幾塊旱地。

    不過林老二是個勤快能干的,雖然人口多,比別人家辛苦,但日子倒也過得還算圓滿。

    女兒更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學習成績又好。

    本來就讓王翠嫉妒的了。

    后來聽說林思思不是他們的親女兒,他們的親女兒在城里面不愿意回來,她還幸災樂禍的想,果然林思思這么優秀,怎么可能是蠢笨老二的女兒,親女兒也不想回來,別提多慘了。

    對方連親爹親媽都不認,更不可能是個好東西。

    誰能知道在大家都以為林老二家倒霉透頂的時候,他的親女兒居然回來了。

    人不僅長得美艷驚人,而且滿腹詩論才華!

    隨手拿下了隔壁村首富不說,還帶動了娘家致富。

    誰人不眼紅?

    特別是一直過得比老二家好她家

    眼看著老二家越來越好,孩子都穿上了新衣服,聽說洗澡都用瓶瓶罐罐的城里貨,她心里就一直不舒服。

    都是一家人,他們現在洗澡都是用肥皂洗衣粉的,憑啥老二家過這么好,還不幫一下他們!這會兒還想著偷偷做老板,王翠當然坐不住。

    心想著,如果這個技術學過來給兒子女兒,身上有一門技術,還愁找不到兒媳婦,找不到好人家?

    于是王翠聽朱嫂子的婆婆教唆之后,當即就回了家和丈夫商議,兩人都覺得老二一家實在自私自利。

    上一次肉的事情,他們都沒有過多計較了,這一次居然又偷偷背著他們賺錢,肯定是不能忍,當即兩人就帶著林雪上門,頤指氣使的讓林媽媽和周穗穗教他們做糕點、學鹵肉。

    林媽媽不愿意。

    她是性子軟,但她不是蠢。

    這是女兒教給他們的賺錢技術,怎么可能隨隨便便的交給別人呢。

    結果這一下就把一向強勢的王翠得罪了,立即去找了支持自己的婆婆來撐場子。

    一來二去的,一大家子就打起來了。

    當時林蕭不在家,家里只有周穗穗和腿腳不便的林爸爸。

    林媽媽遭了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