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68章 你們是我的仇人 (改
    等司念和周越深收到消息的時候,林媽媽已經被送去了醫院。

    司念是知道林家賺錢的事情,肯定會引起一些人的眼紅嫉妒。

    但沒想到,林大伯一家,居然已經喪心病狂到這個地步。

    周越深從豬場趕了回來,騎著摩托車帶著她去了鎮上的醫院。

    下午,林家幾個孩子也陸續得到通知。

    林蕭接兩個弟弟的時候,周澤東和周澤寒也知道了這事。

    他們想起那個溫柔慈愛的姥姥,聽說她受傷了,兩個小家伙的臉色也變了,抱著妹妹跟了過去.

    *

    林媽媽確實受傷,頭被破了,縫了十幾針。

    看起來觸目驚心,十分讓人憤怒。

    然而罪魁禍首的林大伯一家,這會兒卻一個人都沒出現。

    只有腿腳不便的林爸爸和周穗穗陪著。

    司念看著掩面拭淚的父親,心里憤怒的同時又自責。

    林蕭氣的眼眶通紅,恨不得去把林偉殺了。

    林風林雨哭得眼淚鼻涕直掉。

    司念看著,難掩憤怒,如果不是她的話,她媽也不會遭受這樣的對待。

    反觀是林媽媽看女兒繃著一張小臉,怕女兒自責,還安撫道:“沒事的念念,媽沒事,你別多想,這件事跟你沒關系,已經過去了。”

    她婆婆本來就強勢,上一次沒有給肉,就已經引起他們的不滿了,這一次上門讓她教這些技術,林媽媽自然是不樂意。

    加上林爸爸站在她這邊,她婆婆就覺得自己的威嚴受到了挑釁,就要動手。

    丈夫上前推了她一把,結果就惹到了林家那邊的人了,這才打了起來。

    丈夫腿腳不便,根本打不過,林老大的兒子林偉是個心狠手辣的,打著孝順的名頭,一板凳朝著丈夫砸下來。

    林媽媽想都沒想就去擋了,當時就頭破血流。

    眼看出了事,林家人也慌了。

    心虛的罵了幾句就跑了,村里人看鬧的這么大,幫著忙送來的醫院。

    林老大家和林家老兩口,這會兒反倒是裝死人了。

    司念看著樂觀的母親,卻并不打算讓這件事就這樣過去。

    而是道:“媽,怎么能算過去了呢,忍讓只會讓他們得寸進尺。這一次是傷害人,下一次是不是就要殺人了呢?反正也不會有人找他們麻煩。”

    林媽媽臉色微變。

    林偉本來就是偷雞摸狗的混混,之前就因為打架偷東西被舉報過很多次了,手腳不干凈,脾氣也暴躁,什么事都做得出來。

    這一次他們怕麻煩息事寧人,下一次呢。

    林媽媽愁眉苦臉:“那你說這可怎么辦?”

    司念道:“法治社會,當然是報警,告他們故意傷害罪和尋滋挑事罪!”

    她說完,看向像是老了十幾歲的父親。

    問:“爸爸,你是想媽媽吞下這口氣,還是想給媽媽討回公道?”

    那是林爸爸的親大哥,親父母。

    在這個孝大于天的年代,司念也不敢肯定林爸爸會怎么做。

    但如果他選擇了他的父母而讓自己的妻子忍氣吞聲,這樣的男人,她是絕對看不起的。

    更別說,林媽媽還是為了護著他受的傷。

    林爸爸猩紅了眼:“念念,是爸爸對不住你媽。”

    司念點了點頭,看向周越深。

    周越深收回目光,微微點頭,兩人一同去了一趟公安局。

    很快,裝死的林老大一家和兩老口子都被叫了過來。

    被公安抓的時候,一大家子還在吃飯,聊著天。

    聽說是老二家女兒告他們之后,還難以置信。

    打人的林偉自然也在其中,一行人被帶著到了醫院。

    嫌丟人的林老婆子一到醫院,看到二兒子和兒媳還有司念等人之后,氣得口不擇言的大罵起來:“小狐貍精,果然有什么樣的狐貍精媽媽就有什么樣的女兒,當初就該讓我兒子跟你離婚,吃里扒外的東西,居然還敢告老娘了……”

    言語難聽警察都聽不下去了,呵斥了一聲,林老婆子才停下。

    林媽媽氣的漲紅了臉,以前她就因為長相被婆婆羞辱,覺得她不干凈,勾引人。

    現在居然連自己女兒也罵。

    小老二聽到這老婆子竟然罵他媽媽,生氣的大聲說道:“你這個壞人,才是老狐貍呢,一家子都是狐貍精。”

    小老二說完,幾個孩子頓時朝著林家幾口投去仇恨的目光。

    司念差點被口水嗆到。

    一旁的周澤東小心的拉了一下她的手,飛快望向司念說:“媽媽,他們罵你,以后他們都是我的仇人。”

    幾個公安差點繃不住,忙掩住嘴角嚴肅起來。

    “所以說這傷確實是你們打的是吧,誰動的手,站出來。”公安冷聲道。

    林偉本身以前就因為打人被抓過,這會兒心虛的不得了,忙躲著。

    林雪看了一眼司念,就知道肯定是司念和周越深幫的忙,不然這種事,二叔一家根本不敢報警。

    她眼神閃了閃,站了出來,就開口了:“二叔二嬸,念念姐,姐夫,我們是一家子親兄弟親姐妹的,打打鬧鬧的也是常事,沒什么奇怪的,不該鬧成這樣。”

    司念掉頭望向林雪,冷嘲道:“現在是一家子,我怎么沒聽說過誰家一家子拿起板凳就往自己的親人頭上砸的,打人的時候你們怎么沒想到是親兄弟親姐妹?我媽頭上縫了十幾針,你告訴我說是打打鬧鬧是正常,沒什么奇怪的,所以我現在把你給你打成這樣也沒關系是嗎?”

    林雪被堵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白的。

    公安也是被震驚了,把自家二嬸打成這樣,居然說是打打鬧鬧。

    這是什么驚世駭俗的三觀啊。

    王翠見女兒被賭的說不出話,心里那個氣啊,狠狠的拿眼剜司念一眼。

    “這是意外而已,老二弟妹,你們說是不是?”

    她威脅的目光掃向林父林母。

    一側的林老婆子更是聳拉著三角眼睛,壓根沒將一家子放眼里,“讓他們趕緊走,這件事就這么算了,不然我老婆子跟你們兩個沒完!沒良心的東西。”

    林老頭子雖然也覺得被打成這樣有些過分,但是面子在他看來更重要,被自己的兒子兒媳告公安局,還被這么多警察當著全村人的面帶走,他的老臉都丟盡了,這會兒自然也沒個好臉色。

    “老二,你好好管管你媳婦女兒!”

    —

    一些意外 上一章更成了四千字 大家對不上的可以回上一章重看 抱歉了抱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