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75章 講故事

雖然心里有想法,但是也只是那么一點點而已。
司念不認為自己已經到了愛他要死要活的地步。
她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會自己處理自己的情緒。
上了自行車后,還是將司家請他們去參加婚禮的事,以及林思思和劉冬冬的事情告訴了周越深。
周越深倒是沒有什么異議。
他并沒有將司家和林思思放眼里,所以這會兒聽到林思思要結婚,也沒覺得什么奇怪的。
只是司家之前分明是瞧不起他們的,這會兒卻特意請他們過去,估計也沒表面這么簡單。
于是他沉聲道:“你不要太過相信你養父,他雖然給你錢,但不一定是為了你好。”
周越深擔心司父給司念錢,會讓她誤會司家對她還有感情的想法。
雖然和司家接觸的不多,但是幾次下來,周越深也能感覺到這家子的不對勁。
太過愛面子,過于自私自利,勢利眼。
如果他們真的對司念有感情的話,當初也不會舍得把她嫁給自己。
司念清楚司家人是什么嘴臉,聽到這話,笑了:“你覺得我那么笨嗎?”
她其實一開始對司家無好感也不反感。
從沒想過去糾纏。
但司家和林思思似乎并不打算這么輕易的放過她。
所以司念才干脆想著,既然他們總是想來找自己不快,那自己何必客氣呢。
所以每次都能從愛面子的司父手中坑錢。
司父自認為自己把她拿捏的死死的,可誰才是小丑還說不定呢。
周越深看她的表情,有些莞爾。
“你心里有底便好。”既是如此,他也不擔心了。
只是很奇怪,司念這樣聰明,為什么還會淪落到來嫁給自己呢?
周越深黑眸閃過幾分疑惑。
……
兩人一同回了家。
周澤寒正就著夕陽蹲在門口洗衣服。
小手捏著自己的衣服搓啊搓的,很是認真。
因為之前他們的衣服都太臟洗不干凈了,所以司念給他們買了不少新衣服。
這會兒都是穿兩天就洗,小家伙愛惜自己的羽毛的很。
瑤瑤每天換下來的衣服,也是兩個孩子洗的。
司念看看幾個孩子,忽然覺得也沒什么不滿的。
“媽媽!”周澤寒看見她回來了,甩了甩手上的泡沫,跑了過去:“姥姥怎么樣了,姥姥好了嗎?”
他擔憂的皺著小眉頭。
司念伸手摸了摸他的小腦袋:“姥姥沒事,過幾天就好了。”
“作業做完了嗎?”
“做完了,我去拿給你看。”
他轉身又噔噔噔的跑回屋內,把自己的作業本拿了出來,遞給司念,隨即背著手,搖頭晃腦的道:“今天媽媽給我記得二十個單詞,我都背了,我背給你看。”
“Hello 、Hi 、howdy 、Hey 、good
morning”
司念看了看作業本,寫的都對。
就是小家伙寫字雞爪似的,還沒定型。
她決定了,要弄幾本字帖給孩子學習,好好練練字!
想到字,她記得周越深寫的字還挺好看的。
老男人難道也讀過書嗎?
她歪頭看了周越深一眼,瞧見他微挑眉看著周澤寒。
似乎也是滿意的表情,便問道:“周越深,你會英語嗎?”
周越深頓了頓,看她:“會一些。”
司念更驚訝了。
這個男人,看來還有很多秘密她沒挖掘呢。
也不急,司念收回目光,看向挺著小胸脯等著自己夸獎的小家伙。
“小寒真棒,以后也可以給爸爸檢查哦。”
周澤寒看了自家的文盲爸爸一眼,點了點頭:“知道了媽媽。”
然后眼睛亮晶晶的看著她。
司念立即從自行車籃子里面拿出包好的糖人。
雖然下午溫度不高,但還是有些化了。
不過也不影響,她遞給瞪大眼睛的周澤寒道:“這是獎勵,拿去吃吧。”
周澤寒伸手就接了過去,吞了吞口水說:“我知道,這是糖人!我之前看到同學吃過!他說可甜了!”
約莫又為難地皺起了小眉頭,給司念說:“媽媽,我不吃,我可以一直留著嗎?”
“不行哦,很快就要化了。”
周澤寒頓時失望:“可是我牙不好,媽媽說吃糖吃多了會長蟲子,我怕長蟲子。”
他漂亮的小牙齒已經掉了,看牙的醫生說不吃糖的話,就會長出更漂亮的牙齒。
他都看見了,班上那些換牙齒的孩子,牙齒又黃又歪,上面全是蟲眼兒。
他才不要長成那樣呢!
哥哥的牙齒就不歪,因為以前他們吃不起糖。
周澤寒認為,哥哥的牙齒這么好,全是因為以前沒有吃糖的原因。
所以他現在已經開始戒糖了。
但是這是媽媽送給他的,周澤寒好為難哦。
司念搖頭:“偶爾吃一次沒關系,要是你實在害怕,吃完就刷牙就沒事了。”
周澤寒聞言,頓時眼睛一亮。
“好耶~媽媽真好~媽媽你低下頭我跟你說。”
他忽然扭捏的道。
司念配合的彎腰,問:“什么?”
周澤寒立即墊腳,飛快的在司念臉上親了一下(當著他爹的面)。
親完,就小臉通紅的抱著糖人轉身跑了。
跑得飛快,像是個小飛機。
司念笑著站直身子,真是個靦腆又可愛的小家伙。
不過這孩子這速度,又想著平時總愛上躥下跳的,司念心想,走體育這條路似乎不錯。
雖然因為自己的原因,他這段時間會認真學習了。
但是很明顯,他的愛好并不在這上面。
時間一久,估計就堅持不下去了。
不如給他培養一些別的愛好。
雖然說讀書是現在唯一的出路,可條條大路通羅馬,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她約莫將目光掃到一旁抱著妹妹眼巴巴站著的周澤東身上。
頓了頓。
周澤東總是很沉默,不愛說話。
只會站在角落用羨慕的目光盯著小老二。
像是被人遺棄小狗,想討好路人,又害怕被人一腳踹開。
她招了招手:“小東你帶妹妹過來。”
周澤東眼睛頓時一亮,抱緊了妹妹,飛快上前。
“媽媽。”
司念拿起給兩個孩子做的糖人:“這是給你跟妹妹的。”
周澤東眼睫顫了顫。
他還以為這個只有弟弟才有、
因為弟弟掉了牙,最近都不能吃糖了。
所以媽媽才會給他買糖人。
沒想到媽媽也給自己跟妹妹買了。
周澤東伸手接過糖人,心里卻有些難過。
自己沒有弟弟那么討媽媽喜歡,可媽媽對他們是一視同仁的。
**
因為回來的比較晚,晚飯吃的是昨天剩下的。
農村的剩飯剩菜也很香,畢竟入味。
放冰箱里熱熱就能吃了。
因為太晚了,兩個孩子明兒個還要早起,所以就隨便吃一點。
司念還買了水果,畢竟天天吃肉太油膩,補充維生素也是很重要的。
早上她會讓孩子吃香蕉喝牛奶。
晚上就吃一些葡萄,嘗嘗味。
村里可沒人舍得吃這種大葡萄,又甜水又多的。
兩個孩子吃了皮都舍不得吐出來,吞下去的。
酸酸甜甜的也好吃。
瑤瑤最愛吃葡萄了,小丫頭一個人一會兒就能吃小半串。
司念去洗個澡的功夫,下來周越深這個不懂得制止女兒的男人,已經讓孩子吃完了一大串葡萄。
眼看小丫頭肚子鼓鼓的還伸手往嘴里塞,司念忙上前制止:“好了瑤瑤,不能吃這么多,吃多了肚肚會疼。”
好在瑤瑤聽話,不是那種會任性護食的孩子,眼巴巴的盯著葡萄,又看了看司念,見司念堅定的眼神,便乖乖的伸出小手要抱抱。
司念揉了揉小家伙的腦袋,將她抱了起來,側頭,周越深也看著自己。
她嗔怪道:“下一次看著點,大晚上的不能吃這么多,小孩子容易拉肚子。”
周越深看著盤子里剩下的幾顆葡萄,他還想著等女兒吃完再抱她上去的。
看女兒愛吃,就沒說什么。
聽到司念的話,才反應過來,悻悻的摸了摸鼻子。
“抱歉。”
果然,這個男人對養孩子的知識是一無所知。
幾個孩子能跟著他長這么大,也算是命大了。
司念無奈的橫了他一眼。
那邊本來手都伸過去想吃的周澤寒聽到司念這話,立即收回了手。
并且站直了身子說:“媽媽,我今晚上就吃了八不對五顆,我才不會像是妹妹一樣貪吃。”
瑤瑤朝著他投去疑惑的目光。
司念捏了捏他的小臉:“小寒真懂事,不早了,快去睡覺。”
周澤寒揚了揚小臉說:“我還要刷牙洗臉洗腳才睡。”
司念被他一本正經的表情逗笑了。
說好。
周澤東刷了牙進來,聽到弟弟這話,頓了頓,又走了出去。
周澤寒被媽媽夸的頭冒星星,頭暈目眩走出去的時候,看到他哥哥正在洗臉。
“哥,別倒水,我也要洗。”
他忙跑過去。
司念抱著瑤瑤回了房間。
還能隱約聽見樓下傳來兩個孩子的聲音。
周越深跟著上了樓,開門。
司念正在抱著精神奕奕的瑤瑤哄睡。
他上前道:“我來吧。”
司念也沒客氣,小丫頭還是有些重量的,她這細胳膊細腿的,抱一會兒就手酸的不得了。
真心佩服那些帶娃寶媽的強大。
好在瑤瑤已經會走路了,不用時刻抱著。
兩個孩子也會幫忙帶孩子,周越深在家基本都是他照顧著。
司念也就晚上哄哄小丫頭。
但是今兒個瑤瑤可能是睡多了,一直還睜著眼睛。
任由她爸爸怎么走也睡不著。
時不時的捏捏周越深打臉,抱抱他的脖子。
周越深哄了好半天,實在不見效,最終打算把這件事交給周澤東兩兄弟。
于是抱著孩子出門。
坐在梳妝臺正在給自己擦臉的司念立即看了過去,“你去哪?”
周越深掉頭看她,女人穿著真絲睡裙,一頭黑長的發垂在腦后,她的發質及其柔順光澤,燈光打在她的頭上,反射出一層光暈。
柔和的光芒村托的她明艷的眉眼柔和。
美的觸目驚心。
然而眼神卻不太友好。
周越深看了一會兒,嗓音低沉:“孩子睡不著,帶去和他哥哥睡。”
司念也看著他,說:“那是你不會哄,你給我。”
周越深頓了頓,又看她:“小東正好睡覺,等會兒帶過去怕吵到他。”
司念笑了:“誰說要帶過去了,瑤瑤今晚上就在這里誰,跟我睡。”
周越深:“”
本來下午看她好好的,還以為那件事已經過去了。
可周越深現在才知道,那原來只是開始
還不等他反應,司念上前接過瑤瑤,看小家伙真沒什么睡意,又瞧見男人高頭馬大的站在門口,也不搭理他,說:“我給瑤瑤講故事吧。”
“我給你講白雪公主的故事好不好。”
司念本來說想要講喜羊羊與灰太狼的故事的,但想想這個年代還沒有這個玩意,現在自己說了,
日后這個動畫片出現,周越深懷疑怎么辦,
于是改成了白雪公主的故事。
她的聲音清脆悅耳,本身就是當播音員的,普通話標準又好聽。
連帶著周越深都多看了一眼。
他干脆也沒走,走到一旁坐下。
門沒關緊。
洗完臉刷了牙齒的小老二剛上樓,就聽見了司念的聲音。
“魔鏡魔鏡,誰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他沒反應過來什么意思,噔噔噔跑過去好奇的湊著聽。
這才知道是媽媽給妹妹講故事。
小老二羨慕的不得了,忙扒拉在門上聽。
聽著聽著,他覺得好困,眼皮子都睜不開了。
周越深聽司念講完,小丫頭也總算是睡著了。
他這才起身,拉開房門。
卻見小老二趴在門口睡著了。
小家伙雙手合十墊著側臉,小臉上一臉滿足的表情,周越深拉著門的手頓了頓。
司念似乎是見他沒反應有些疑惑的問了一句。
“怎么了?”
周越深看了看睡得香噴噴的兒子,哭笑不得,嗓音低沉:“沒事。”
他彎腰抱起兒子,關了門,抱著他回了房間睡覺。
一夜無話。
司念平時睡覺就不老實。
都是周越深抱著她,才不那么容易踢被子。
今兒個瑤瑤睡在中間,她居然也忘了,下意識的就朝著男人懷里滾去。
一瞬間就被驚醒了,可睜眼卻是男人的胸膛。
周越深似乎還沒醒,她靠近就伸手攬入懷中。
司念正疑惑瑤瑤去哪里了,然而男人手卻已經貼了上來。
粗糲的大手先是溫柔摸了摸她的臉,將她往懷里帶了帶,另一只手不老實的從衣領伸了進去,貼在了她的妮妮上。
輕揉了兩下。
司念:
————
我我我實在是寫不出來了
不知道咋辦
我跟你們說我寫這一章
我冷汗都寫出來了,因為著急,怕更新不上,寫文真的好難啊,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