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77章 婚禮林思思

其實周家一直有錢,眼紅的人也有,但是因為之前沒看見周家這么大手大腳,太低調,所以大家羨慕也歸羨慕沒什么好講的。
畢竟周家忙的已經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了,根本沒有八卦可談。
但現在不一樣了,司念的出現,牽扯到了別人。
還是隔壁村的,本來十里八鄉就沒有幾家人做得起生意,誰家有錢都要繞幾個圈子來回的說。
然而現在司念嫁過來,帶動了自己娘家賺錢。
如果她娘家是城里的人,大家可能都不會多說。
偏偏是他們隔壁村的,還是經濟最墊底的林家村。
兩個村隔得近,認識林家的人當然不在少數。
也清楚她家孩子多,窮得很。
可這會兒,仗著周越深的關系,人家做起了生意,賺到了錢。
不僅是賣糕點,現在還要賣鹵肉!
糕點就算了,也不值錢。
可肉不一樣,周家就是靠著這個賺大錢的。
現在林家也跟著干,肯定是要賺大錢了。
大家看在眼里,嫉在心里。
這會兒又瞧見周越深隔三差五的帶著司念往城里跑,那心里別提多復雜了。
因為周越深娶的上個老婆,和周越深相處的不好,大家還以為周老大冷心冷情,對女人沒興趣,娶老婆也只是為了照顧自家的幾個孩子。
大家雖然羨慕他有錢,但想著女兒過去守著活寡不說,還要幫別人養孩子,自然是不樂意的。
一開始還覺得司念想不開呢。
可現在看周老大對她的態度,大家是悔得腸子都青了。
這會兒自然是忍不住開口,瞧見有人迎合,那是越說越難聽。
然而幾人正說得口沫橫飛,路邊上卻響起一道嘲諷的聲音:“喲,這不是老劉家的嗎,之前你家女兒還來找念念學做綠豆糕來著,怎么,沒學會啊?”
眾人抬頭,瞧見張嬸手挎著個籃子,一臉嘲諷的盯著他們。
頓時尷尬。
之前村里確實是好幾家都惦著臉讓家里人去找司念學做糕點了。
誰知道那糕點居然那么麻煩,除了綠豆還需要蜂蜜白糖這些精貴的東西。
他們自己在家糖都舍不得吃,更別說做糕點了。
哪能這么奢侈的,而且蜂蜜這玩意更貴,想買還找不到地兒買呢。
做法是不難,難得是配料。
所以去看了一次就沒學了。
本以為村里應該沒人會做的才是,沒想到林家轉身就去做生意了,還賺到了錢。
大家心里怎么不后悔,但又厚不下臉皮去搶生意。
“我剛剛聽到你說人家司念自私自利,只教家里人賺錢,我還以為是你家沒得學呢,原來是學過了,結果沒學會,反過來罵人家賺錢,你還是個人不?”
大家不敢說話。
他們是愛八卦,但是也只是背地里偷偷說。
張嬸和周家離得近,要是傳到了司念耳朵里
被嘲諷的女人漲紅了臉。
心虛道:“那我說的也是事實,那是她親大伯家,她鬧成這樣,完全不顧及情面,確實是不對,本來教教她大伯一家也是理所當然的不是嗎?”
周圍的人也覺得有道理。
張嬸冷笑一聲:“她舍得教你們,卻不教她親大伯,難道不是因為她親大伯一家太無恥嗎?之前他大伯一家上門討要十斤五花肉,就已經夠無恥的了,沒想到你比他們還無恥呢,學了人家的技術,還幫著這樣的人說話!”
“現在念念的媽媽被打重傷住院,你還在背地里戳人家脊梁骨,我看你這個死婆娘遭不遭報應,等小周回來了,我一定要同他說說!”
張嬸毫不留情的罵道。
大家一聽她要告訴周越深,頓時慌了。
雖然他們和周家不是親戚關系,但是因為周越深豬場開在村子里的原因,給大家便宜了不少。
以至于村里才能家家都吃得上肉。
別的村可都羨慕死他們了。
要是讓周越深知道他們背地里說他媳婦兒和丈母娘的壞話,怕是再也不給他們便宜了。
想到此,眾人臉色一白,忙撇清關系。
“張姐啊,你別誤會啊,我們都是聽劉大姐亂說的,要怪也怪她。”
“就是啊,劉大姐也太不要臉了,我還以為你這樣罵人家是因為自家人沒去學呢!”
“就是,虧我們剛剛還當真了!”
一下被圍攻的劉大姐:“”
張嬸打了勝仗,頓時斗勝的公雞,高高抬著下巴走了。
徒留劉大姐被人圍在中心,指指點點。
……
城內,公安局。
李局長正準備下班回家干飯,辦公室的門就被人敲響了。
他皺了皺眉,剛起來的屁股又坐了回去。
“又怎么了?”
“局長,司家的人又來了,說是邀請你去參加他女兒的婚禮。”
“又是司家,還有完沒完了。”
李局長滿心不耐煩,很是討厭。
之前司家倒是來找過他走后門,但是他都沒放心上。
拒絕了兩次之后,對方也沒來了。
但自從上一次自己去參加了周越深的婚禮,在婚禮上遇到了這家子之后,就開始隔三差五的找上門。
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關系很好呢。
這會兒更是跑到局子來邀請他去參加他女兒的婚禮,有病吧
他滿心不耐煩,但想到什么,問:“之前小周讓幫忙查的關于彩禮的事兒有進展了嗎?”
對方道:“這是李隊長負責的事,我也不清楚。”
說完,對方古怪的看了他一眼,你自家兒子負責查的事情,你都不知道,我咋知道?
李局長這才想起來什么似的,一拍桌子:“對了,這不是我兒子查的嗎,你讓他來一趟”
司父在門口等了半小時,臉都要綠了,李局長總算是出來了。
他立即賠笑:“李局。”
李局長抽著煙,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司啊,行啊,你女兒結婚這種大事,怎么不早點跟我說呢。”
聽他這熟絡的語氣,頓時讓周圍的人投來目光。
張翠梅的妹妹張曉云也在同時看了過來,眼中滿是嫉妒。
果然,從上一次的事情看來,司家果然和局長很熟悉。
就這么好的關系了,自己求了她好幾次幫忙讓自己升個職的事情,居然還推三阻四的,就是不想幫她是吧!
張曉云心里又是憋屈又是嫉妒。
本來林思思要和傅家少爺傅煬結婚,她這心里就不舒服好幾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