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87章 周廠長又給媳婦兒洗衣服呢?

周澤寒沒有多關注他哥是個什么表情,雙手捏著雙肩包肩帶,一蹦一跳的朝著大門跑了進去。
“媽媽,妹妹,我回來啦~”
聽到聲音,坐在沙發上抱著小熊看電視的瑤瑤立即泥鰍似的從上面滑下來,踩著小拖鞋嗒嗒嗒的跑了出來。
雖然她不會叫哥哥,但是周澤東周澤寒是她短暫的人生中相處時間最多的兩個人。
平時小丫頭一個人在家,除了吃飯就是睡覺,無聊就和大黃玩。
被鎖在家里的日子對于一個小孩子來說,也是無比枯燥乏味的。
每天最期待的事,就是等兩個哥哥下課回家。
因為只有哥哥們回家了,才有人陪她說話。
她才不是那么孤獨。
周澤寒一把將懷里抱著的東西丟在地上,擦了擦手上的泥巴,伸出雙手等待妹妹進入自己的懷抱。
妹妹聽到自己的聲音這么開心,肯定是很想他這個哥哥了吧。
畢竟妹妹已經一晚上沒回來了呢。
周澤寒看著妹妹可愛的小臉,嘴角的弧度都擴大了,露出了一個大牙縫。
來吧來吧。
然而瑤瑤好像沒有看到他一般,直接從他身旁繞了過去。
周澤寒:“……”
他僵硬的扭過腦袋,看著沖進大哥懷里的妹妹。
齜著的大牙僵在小臉上,模樣頗為滑稽。
周澤東抱起妹妹,揉了揉她的腦袋,瞧見弟弟呆滯的扭頭看著自己,他皺了皺眉:“呆站著干什么?”
司念端著菜走出來,瞧見這一幕,微微失笑。
她將熱騰騰的東坡肉和土豆餅放到桌上,對幾個孩子說:“快去洗手吃飯。”
看到飯菜端上桌的瞬間,周澤寒就已經忘了剛剛的尷尬,眼珠子立即跟隨著司念的動作,最后停留在桌上的飯菜上。
他雙手在衣服上使勁的蹭了蹭,噔噔噔跑到司念面前,有些臟兮兮的小手指著那土豆餅,然后揚起腦袋望向司念,好奇的問:“媽媽,這個是什么?”
司念彎腰摸了摸小家伙的腦袋,溫和的道:“這是土豆餅,想吃嗎?”
周澤寒立即重重的點點頭,就差把想吃兩個大字寫在臉上了。
“那就去洗手吃飯,不洗手吃飯的話,肚子里會長蟲的哦,知道嗎?”
司念細心的教導。
農村養孩子沒有那么精細,家家的孩子都多,加上用水也不方便,農村的父母都忙著在田地里干農活,很少有時間和精力照顧孩子的衛生。
甚至有人覺得,“不干不凈,吃了沒病”。
澡都不洗,更別說洗手吃飯了。
外面有什么野果都是往嘴里塞,根本沒想過要洗一下。
手臟兮兮的,指甲縫里都是泥巴,也不會管,抓著吃的就往嘴里塞。
導致如果手上或食物上被蛔蟲卵污染,又吃進肚子的話,人體的腸道就很容易長蛔蟲。
這也是為什么以前的農村小時候小孩子會肚子痛,長蟲子。
跟生活環境是息息相關的。
司念觀察過這個村子,愛干凈的也有,但孩子基本都是處于放養狀態。
不是上山摸鳥,就是下河撈魚的。
一件衣服穿一年四季。
有些孩子的衣服都臟的包漿了還在穿。
司念自己是有潔癖的,自然也不想看兩個孩子臟兮兮的。
好在周澤東倒是愛干凈的,平時自己穿自己洗。
小老二在這方面意識要差一些,一天穿的干干凈凈的過去,回來就弄臟了。每天洗手指甲還是臟臟的,她之前才給他剪過,這會兒又弄臟了,都是野菜的汁水。
小老二聽到這話,立即說:“我知道我知道,之前石頭就長過,那——么長的蟲,可惡心了。”他一臉惡寒的語氣。
說完,看了看自己臟兮兮的手,小臉兒一糗,忙背著小手跑進廚房區去洗手去了。
石頭每天都臟兮兮的,又不愛洗澡。
難怪會長蟲子。
自己每天都刷牙洗手洗臉,穿干凈的衣服,才不會長蟲呢!
想到這里,小老二眼底流露出自信的笑容。
司念嘴角翹了翹。
小老二雖然粗心大意,但勝在他聽話的很,言聽必行。
洗完手,咧著嘴角的小老二還盛了飯端了出來。
小家伙人小胃口大,盛飯還要用大碗。
不然他不夠吃。
這會兒端著有他小臉大的碗筷跑出來,一碗放到司念面前:“這是媽媽的,這是我的。”
說完又轉身跑向廚房,端了兩碗出來。
“這是哥哥的,這是妹妹的。”
“吃飯啰~”
……
今天的周澤寒吃飯吃的特別急,像是餓了幾天一樣。
一口土豆餅,一口肉。
米飯上面還澆了醬汁,用勺子一口往嘴里塞,滿嘴留香。
以前司念就聽說,跟吃飯香的人坐在一起吃飯,會很有胃口。
她以前還不明白,但現在明白了。
本來平時只吃一碗的她,今兒個罕見的多吃了一些。
不過自己只是離開了一天而已,這孩子怎么餓成這樣。
她又看了看周澤東。
他坐姿板正,面色平靜的端著碗筷,每一口都吃的很慢,吞下去才接下一口,很難想象這是一個農村孩子能有的儀態。
司念嘆息一聲,明明是兩兄弟,怎么這差別就這么大呢。
她的目光又落到瑤瑤身上。
小丫頭還不會用筷子,用的勺子。
米飯用醬汁泡著,瘦肉剁的稀碎拌飯。
上面還有一塊圓潤的肉塊。
是周澤寒給妹妹夾得。
小團子捏著勺子追著肉跑,半天也弄不起來。
最后她好似是煩了,小腦袋一埋,直接咬進嘴里,吧唧吧唧的吃了起來。
……
晚飯過后,兩個孩子自動的干起了家務活。
周澤東端著碗筷進廚房洗碗。
周澤寒拿掃把掃地。
兩兄弟分工明確,沒一會兒就打掃干凈了。
司念樂得輕松自在,吃飽喝足后抱著瑤瑤出門消食。
門口開墾出來的一小塊地已經綠油油一大片了。
長得有人手這么高。
小白菜嫩的出水,早上用來煮面條吃,肯定好吃。
下雨后的天空泛起了夕陽,火燒一般,半邊天艷紅一片。
……
“買車?買車干什么?你不是才買了摩托車?”
于東聽到周越深讓他去城里看車這話,吃驚的嘴里的煙都差點叼不住了。
什么家庭啊,這才娶了媳婦兒,買了摩托車,又要買車了?
老大什么時候這么追求物質生活了。
他記得沒錯的話,娶媳婦時候,這人才花了一筆巨款吧。
豬場現在運行的順順利利,但是有錢也不是這么花的。
更別說買車了,那得多少錢去了。
當然于東也只是疑惑,畢竟在他看來,如果不是必要的話,周越深絕對不是那種會買小轎車的人。
每天就往豬場跑,離家又近,送貨有大貨車。
養豬場常年忙碌,每天起早貪黑的,小車買來簡直就是浪費。
難不成買給嫂子開不成?
于東頓時看向周越深。
果然,周越深朝他看來,說:“方便。”
他根本不需要,那方便的人,自然是自家嫂子了。
于東之前好似還聽說過,大嫂是還要去上學的人。
今年都快十二月份了,下一年要去上學的話,總不能讓她自己騎自行車去吧?
大嫂長得跟天仙兒似的,一個人騎車走山路,實在太危險了。
于東頓時理解了自家老大的良苦用心。
當即就拍胸脯保證道:“成,我晚上回去就去找小胖,他那里應該有渠道,不是問題。”
周越深低聲應了一聲,沒有多說。
于東剛走,男人忽然又改變了主意,“等等。”
于東疑惑掉頭,“咋?”
周越深點燃手中的煙,看他,嗓音低沉:“我跟你去。”
“?”聽到這話,于東覺得自己被侮辱了。
難以置信的看著周越深,受傷的語氣:“老大,你不信我?”
周越深指尖夾著煙,聞言,冷眼睨了他一眼,沒說話。
兩人上了車,車子駛離了幸福村。
一路上,于東的表情都很低迷。
他覺得自己的脆弱的心靈受到了傷害。
眼看車開的方向越來越不對,他總算是從傷感中回過神來。
疑惑的看著貨車漸漸停在了百貨商場的樓下,發出了疑惑的聲音:“老大?我們來這里干什么?”
不是要去買車嗎?
百貨公司哪里來的車
周越深沒理他,下了車。
于東心癢癢的,好奇的很,忙跟了上去。
但很快,他后悔了。
深刻的體會到了什么叫做“好奇心害死貓”這句話。
誰能告訴他,老大一個190的糙漢,為什么能夠這么面無表情,毫無羞恥之心的走進了一家內衣店?
于東一個急剎車,停在了門口,老臉通紅。
“老,老大,等等”最后兩個字,聲音小的連他自己都聽不見。
周圍進來的女人都皺了皺眉瞥了他一眼。
于東臉漲得通紅通紅的,感覺身體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周越深進去之后,找到了司念買的那條裙子。
司念買的顏色沒有了,但同款還有。
他指著,在店員驚愕的目光中,讓她包起來。
一摸兜,自己錢包忘帶了。
周越深側頭掃了一眼外面的于東,叫他進去。
于東裝沒聽見。
一旁的店員上前:“同志,叫你呢。”
于東:“我們不認識,真的。”
周越深:“”
捏著“小香香”的袋子上了貨車,周越深淡定的點燃一支煙。
“走吧。”
掏了錢買了一件睡裙的于東腦瓜子還嗡嗡嗡的。
半天都沒反應過來剛剛自己做了什么?
他一個大男人居然進了內衣店。
還給自家老大買了一條粉色的睡裙?
剛剛目送他的店員們,那偷笑打趣曖昧的目光,此刻還歷歷在目。
于東: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得了。
**
周越深是凌晨回的家。
門口的衣服已經被收進去了。
那條裙子被他弄成了那樣子,肯定是不能穿了。
所以他想著于東去市里的話,順便過去一趟,
有的話就給她買回來。
司念不愛一直穿一件衣服,她每天都會換洗。
她去一趟市里不方便,難得買了一條裙子,還被自己弄壞了。
周越深一天都不在狀態。
這會兒買了一條,心里總算是沒了那股子不適感。
他捏著袋子進了屋,沒一會兒,天色漸亮。
周越深隨便吃了一點東西,端著盆走到了門口,蹲在地上清洗起來。
張大嬸和幾個好姊妹約著一起去挖地,剛扛著鋤頭出門,路過周家門口,又瞧見了周越深坐在門口洗衣服。
她驚訝。
這周老大也忒勤快了吧。
每天都給司念洗衣服呢?
她打了聲招呼:“周廠長又給媳婦兒洗衣服呢?”
這一聲,頓時吸引了跟隨的幾個人的注意力。
歪頭一看,果然,往日廠里說一不二的周老大,此刻正蹲在水龍頭面前,大手正捏著不知名的蕾絲布料,極其熟練又小心的搓洗著。
濃眉緊蹙,表情認真。
仿若在干什么精細活。
大家吃驚不已。
沒想到周老大私底下居然是這樣的妻管嚴?
周越深揉搓的手一頓,抬眸掃了一眼。
瞬間對上了門口1234個大嬸八卦又曖昧的目光。
他頓了頓,又低頭瞥了一眼自己手中的布料,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嗓音低沉的應了一聲:“是。”
果然,幾個老女人頓時露出了迷之微笑。
“好啊好啊,周廠長真是個疼媳婦兒的,我們司念同志可真是有福氣咯。”
“可不是,你每天這么忙,還要給媳婦兒洗衣服,也太有心了。”
周越深沒說什么,他不覺得洗衣服這是什么大事。
自己平時的衣服也是隨便往水里洗一下,扭干就能穿了,幾分鐘的事情。
又不是什么體力活。
不明白自己只是洗個衣服而已,為什么這些人會這么驚訝。
他沒多說,怕自己一不注意又不小心給弄壞了。
清洗、扭干,每個動作都泛著小心。
最后,將那單薄的布料掛在了衣架上,老男人總算是松了口氣。
他擦了擦額角的汗水,清理了門口的水漬,又關門,剛打算去養豬場,忽然想到什么,回頭看了看司念房間的窗戶一眼,又看了掛在旁邊的裙子,猶豫了兩秒過后,老男人轉過身子。
**
人剛走,司念就醒了。
她下意識的摸了摸旁邊,涼涼的,顯然,昨晚上男人沒回來。
剛跟她還隱約好像是聽到周越深的聲音來著,是自己聽錯了嗎?
這個男人昨兒個弄壞衣服之后,就一直沉默寡言的。
司念都不敢多說一句,怕他會認為自己是怪他。
后來去豬場忙碌到現在也沒回來?
難道心里還計較著昨天的事情,才沒回來?
她皺了皺眉,起身。
拉開窗簾,目光一下被樓下正對著自己窗口的粉色裙子吸引了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