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88章 精力旺盛

司念眨了眨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
待看清楚,她愣住了。
是自己昨天買的那條裙子。
雖然顏色不一樣,但款式是一模一樣的。
怎么會
司念忙跑下樓,屋子里一個人都沒有,燈也關著。
這個時間,周越深應該又回豬場忙了。
如果不是看見外面掛著的衣服,她都要以為這個男人沒回來過。
可也不對,如果他真的回來了,自己不應該一點反應都沒有。
她的睡意并不深,平時周越深回來,多多少少能感覺一點。
今天絲毫沒感覺到,那就說明這個男人雖然回來了,但是他沒有上床休息?
昨兒個他回來沒多久就去豬場忙碌,就算是要去城里,估計也要等晚上忙完。
所以說這個男人忙完之后,又不嫌麻煩的去了一趟城里,就為了給她補上這條裙子?
司念整個人都呆住了。
她活了這么多年,加上穿書,也算是活了兩輩子了。
可從未有一個人將她如此放在心尖上寵著,為了一條裙子,寧愿一夜未睡,也要去給她買。
這種情況若是換到未來,是落在別人的身上,她高低都要整上一句這人戀愛腦吧。
她以前最看不起的就是戀愛腦了。
可如今對方戀愛腦的對象是自己
……
周越深雖然話不多,不善表達,但能為她做的他都盡量做到了最好。
你說他聰明吧,他一夜未睡大老遠的跑城里面去給她買一條睡裙。
你說他不聰明吧,人家又能干還能賺大錢。
司念承認自己一直沒有全方面的對男人付出,對感情理智對待。
但是如今男人為她做到了這一步,作為一個女人,很難不動心。
或許愛常覺虧欠,所以此刻她竟滿心愧疚。
覺得,不能只讓男人單方面的付出。
這幾天周越深陪著自己跑來跑去,已經夠累的了。
昨晚上又是一夜未睡。
身體再好,也三十歲了。
這樣遲早會垮掉。
不行,得給男人做點好吃的補補。
正好自己之前買的枸杞山藥還在,司念也睡不著了,忙去廚房翻出之前購買存放的干貨。
早上開始小火慢燉的話,中午剛好。
司念清洗了一些大豆,又洗了一只之前熏過存放的老豬jio。
老豬腳雖然沒有新豬腳軟糯,但是肉也十分勁道,臘肉的味道更香,更受男人喜愛。
農村人也特別愛吃臘肉。
不管是炒的還是燉的,都香的很。
司念準備大豆燉豬腳。
當然,清洗起來也是相對麻煩的。
因為用鹽巴腌制過,要反復的清洗。
不然熬出來的湯會非常的咸。
先用火燒焦外皮,放入熱水清洗。
刮干凈表面的黑漬之后,司念很費力的將豬腳剁成兩半。
倒不是她不想切小一點,奈何實力不允許。
能切成兩塊,已經是家里存放的砍刀多,使用方便。
清洗干凈之后,蔥姜蒜去腥過水,然后下鍋開燉。
豬肉腌制過,本身就有鹽味,所以不需要放什么調味料。
光是小火慢燉出來的肉就很香了。
司念蓋上鍋蓋,便上了樓。
來到兩個孩子的房間。
這段時間瑤瑤都是跟哥哥睡。
小心推開門,果然,小丫頭已經醒來了。
小老大小老二今天不上課,這會兒還在熟睡中。
小老二小小年紀,呼嚕打的震天響。
一進門就聽見了。
司念覺得好笑,瞥了另一張小床上的周澤東一眼。
小老大睡著倒是安靜的很,瑤瑤睡在他的里邊。
小團子約莫是餓了,這會兒抱著自己空空的奶瓶使勁的吸。
一頭柔軟的發絲亂七八糟的貼在臉上。
小家伙睡覺容易出汗,每天醒來頭發都濕濕噠噠的。
不蓋被子又容易著涼。
不過她醒了也沒打攪兩個哥哥,安安靜靜的坐在一邊。
直到看到司念來了,小家伙這才立即坐直了身子,小手舉著空奶瓶,
眼巴巴的望著她:“麻麻~空空。”
司念立即上前,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說道:“好,媽媽這就給你弄好吃的。”
她抱著小丫頭起床,動作不大,兩個孩子難得睡個懶覺,司念也不打擾他們。
因為孩子都在家,所以司念事先先煮了粥和雞蛋。
又給瑤瑤沖泡了一小瓶的奶粉。
兩人剛吃著早飯,大門就被人敲響了。
司念起身出門,瞧見門口眼巴巴的站著石頭。
石頭估計也是剛起床,頭發還亂糟糟的,眼角還有眼屎。
穿著一身不合身的衣服,踩著草鞋,露出半截腳丫子。
看到司念出來了,他眼睛頓時一亮:“姨媽,姨媽你回家來啦?”
他早上一起床刷牙,就聞到了一股子香味。
就知道肯定是司念姨媽回來了。
因為只有司念姨媽才能做出這么香噴噴的東西,當即也顧不得多想,忙蹬蹬蹬的跑下來串門。
司念笑著打開門放他進來,“石頭來啦,快進屋跟瑤瑤一起玩,吃早飯了嗎?”
石頭認真的說:“姨媽,我吃啦。”
又補上一句:“但姨媽我沒吃飽。”
司念被逗樂,笑著摸了摸他的頭,“行,進屋姨媽給你弄好吃的。”
她拉著石頭進了屋。
看到瑤瑤正在小板凳上喝粥,石頭立即撒開腿跑了過去。
“瑤瑤妹妹,你看我給你帶了好東西。”
說完神秘兮兮的從褲兜里翻出幾顆野果子遞給她。
……
周澤東和周澤寒也是被一陣肉香味熏醒來的。
兩人晚上睡得早,所以即便是周末也很少賴床。
這會兒剛下樓呢,就瞧見了石頭蹲在自家妹妹面前,拿著那臟兮兮的野果子給她吃。
平時兩人肯定不會說什么。
還覺得石頭人挺好嘞。
有什么好東西都給妹妹留。
是他們兩兄弟為數不多認可的人之一。
但經歷了昨天的事情,周澤寒立即跑下了樓說,“不行,妹妹不能吃這個,肚肚會長蟲蟲的。”
石頭聞言,還嚇了一跳:“蟲,為什么會長蟲?”
他忙解釋說:“這是野果子,二哥你看,你以前也吃過的,不長蟲。”
小老二望他一眼,用懂哥的語氣說道:“媽媽說了,不能亂吃外面的野果子,不能不洗手吃飯。不愛干凈的話,就會長蟲子,長以前石頭你長過的那種蟲子。”
“你這么不愛干凈,你肚子里肯定有蟲子。”小老二十分肯定的道。
石頭每天都臟兮兮的。
也不愛洗手,鼻涕每天吊著。
他只是偶爾吊著而已。
他現在已經長大了,不愛掉鼻涕了。
周澤寒話一落,石頭頓時被嚇到了,他還記得,他之前肚子里就長了很長的蟲子,可惡心了,肚子還疼,吃不下飯。
后來吃藥才好了。
聽周澤寒說自己肚子里肯定有蟲子,他直接嚇懵了,嗚嗚哭著叫道。
“啊,我長蟲了?我肚子里又有蟲子了,那二哥我是不是就要死了嗚嗚嗚。”
司念聽到聲音,忙走出廚房,瞧見石頭一臉傷心害怕的抹眼淚,忙問:“怎么了這是,石頭怎么哭了。”
周澤寒忙跑到司念面前解釋道:“媽媽,我沒有欺負石頭,是石頭不愛干凈,肚子里面肯定長蟲子了。我告訴他了,他就嚇哭了。”
說完,他有些不確定的問司念:“媽媽,小寒肚子里不會長蟲子的對不對?”
他還不想死啊,他都還沒長大,他還要賺錢給媽媽和妹妹花呢。
司念聽完,哭笑不得:“傻孩子,不是誰都會長蟲子的,但一定要講衛生、愛干凈,日后肯定就不會長了。”
“石頭別哭了,你二哥嚇唬你的。”
石頭眼巴巴的望著她:“姨媽,我肚子里真的沒有蟲子嗎?”
司念盯著他臟兮兮的小臉,一時之間還真有些說不準。
農村小孩基本都有這個問題,特別是小石頭這個年紀格外的多。
小東小寒平時還算是比較干凈的,應該不會有這種問題。
但石頭
她尷尬的咳嗽一聲,解釋道:“就算是有也不怕,現在有藥,吃了就好了,日后記得愛干凈,講衛生,就不會再長了。”
石頭很是信任她,聽完信誓旦旦的保證自己一定會講衛生的。
……
燉好豬腳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
幾個孩子早就出門玩去了,司念想著難得放假,所以讓兩兄弟帶著瑤瑤出去玩。
石頭怕自己長蟲子,回家就嚷著要洗澡。
把他奶都驚到了。
她孫子這么愛干凈的嗎?
平時跟個泥猴子似的的,今兒個居然要洗澡了。
……
司念將豬腳肉切塊兒,給周越深去送吃的。
她還調了簡單的蘸水。
放了些許辣椒。
司念自己愛吃辣,雖然她吃辣不太行,但每次必定要弄一些嘗嘗辣味。
所以才會做了蘸水。
她也沒吃午飯,多打包了一些,打算過去和男人一塊兒吃。
不然他一個人吃飯怪可憐的。
又給大黃剔了幾個骨頭,拿著鑰匙,提著飯盒,司念出門了。
去豬場的路,十分鐘不到。
很快司念就走了進去。
大家正席地而坐,都在吃飯。
這會兒都是午飯時間休息了。
司念沒瞧見周越深。
看到她,大家自主的打招呼:“嫂子來給老大送飯了?”
“今兒個送這么多啊,老大有口服了。”
司念跟這些人也熟悉了,笑了笑問道:“他人呢”
“老大在辦公室休息呢,對了,幾個孩子剛剛也來找他了,你過去看看,應該都還在。”
司念聽到這話,挑了挑眉。
朝著周越深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還沒走到辦公室呢,就聽到了小老二口沫橫飛的跟周越深說石頭肚子里有蟲的事。
“媽媽說不愛干凈的孩子,肚子里就會有蟲。”
“爸爸,好恐怖。”
“媽媽說吃藥就可以好了,石頭要吃藥。”
“吃完蟲就自己出來了,就很長的那種。
以前石頭就有,聽說肚子也會痛。爸爸,我以后吃飯都洗手,你也要洗手,要講衛生,不然會長蟲子的,長蟲子肚子會痛痛。”
瑤瑤坐在一旁的小床上,聽不懂自家哥哥講什么。
但見他格外認真,還是很配合的點了點頭,做出認真的小表情。
周越深坐在書桌前,認真的聽著兩個兒子你一言我一語。
大概是了解了發生了什么事情。
長蟲的事情倒也正常,畢竟農村孩子常有,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過即便是知道,大家也不會去關注這個問題,反正吃顆藥就能好的事。
孩子們還不是照樣該臟的臟,該長的長。
不過家里的幾個孩子稍稍情況好一些,兩個兒子這么大了,也沒出現過這樣的情況。
這會兒長大了,有司念影響的情況在,更愛干凈。
更不可能會長了。
于是微微頷首,嗓音溫和道:“爸爸知道了。”
話音剛落,房門就被人敲響了。
司念提著餐盒走進來,表情有些哭笑不得。
“媽媽,你來啦!”小老二立即被吸引了注意力。
早上媽媽讓他跟哥哥出來玩,兩個小家伙在村子里沒什么朋友,也找不到玩的地方。
沒什么好玩的,又不好回家,怕媽媽問他們,所以干脆跑到豬場來看小豬仔了。
跟著爸爸玩了一早上,這會兒才回辦公室休息,小老二就忍不住說起了石頭長蟲子的事情。
周越深看見她,站起身,上前。
伸手提過司念手中的餐盒。
很沉,裝了不少的東西。
黑眸望著她,“來了?”
司念被他盯的有些臉紅,莫名就想到了早上裙子的事情。
可當著幾個孩子的面,不太好說什么。
于是點了點頭,柔聲道:“嗯,燉了一些豬腳,炒了兩個菜,你餓了吧。”
周越深微微頷首:“麻煩了。”
司念注意到他狀態精神都還不錯,有些唏噓不已。
她之前上班的時候,晚上但凡超過兩點睡覺,
第二天就臉色蠟黃,
像是被吸走了精氣。
可這男人,每天早出晚歸,睡覺時間也不長,卻連黑眼圈都沒有,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她以前還不相信小說中的霸道總裁患有失眠癥,整天睡不著還能帥的天理不容的、
現在司念信了。
“媽媽,我也想吃。”司念還沒回過神,衣角就被小老二拉了一下。
小老二眼巴巴的望著她。
司念今兒個打包了確實是不少,本來她是打算陪男人吃飯的。
但沒想到幾個孩子也在這里。
——
——求一波為愛發電
沖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