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89章 鹵肉生意

司念笑著同意了,彎腰摸了摸他的腦袋說道:“你們先吃,媽媽再回去打包一點過來,咱們在這里陪爸爸吃午飯好不好?”
周越深收了桌前的文件,上前,嗓音低沉道:“你們吃,我回去。”
司念打包的看起來不少,但是還有三個孩子呢。
周越深總不能讓三個孩子看著自己吃。
也不想讓她再跑一趟。
她的提議很不錯,孩子都期待著,
陪著他在這里吃午飯,這是之前從未有過的事情。
周越深往日都是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吃飯,吃完飯繼續忙碌,亦或者是休息一會。
日復一日的生活過慣了,有個妻子孩子陪伴,反倒是讓周越深對這枯燥無味的生活多了幾分別的感覺。
司念掉頭看他一眼,忙道:“別,我去吧,你累了一天了。”
“媽媽,我去。”周澤東突然站了出來,本來他是想說自己可以不吃的,但是爸爸媽媽肯定不會讓自己站著看他們吃飯,周澤東覺得,自己作為家里的老大,應當站起來為父母分擔責任。
爸爸每天那么辛苦,媽媽也要照顧他們這么多人。
自己怎么好意思在這里等著他們回去給自己拿吃的呢?
說完,他也不等兩個大人回應,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周澤寒看了自家哥哥一眼,又看了周越深和司念一眼,猶豫了一會,小家伙趕緊跟上,“哥,我陪你。”
周澤東剛跑出去,周澤寒就跟了上來。
“哥,我們一塊兒去,我們跑快點,和爸爸媽媽一塊吃飯!”
平時都是在家吃飯,今兒個要在豬場陪爸媽吃飯,周澤寒還覺得挺新奇的。
這會兒跑得飛快,人沒有周澤東高,速度卻還要更勝一籌。
一邊跑一邊說話,都不帶喘氣的。
司念看著兩個飛奔出去的小家伙,同周越深對視一眼,哭笑不得。
……
餐盒打開,整齊的擺放在桌前。
一份湯,兩份炒菜,還有兩份米飯。
奶白的肉湯里面裝的滿滿的、肥瘦相間的豬肉,肉中夾雜著燉的軟糯的山藥,上面漂浮著油珠子和枸杞。
光是看著便讓人食欲大動、垂涎三尺。
司念將湯移到周越深的面前。
對上周越深投來的的目光,道:“周越深,你昨晚上都沒休息好,多喝點這個湯,補補身”
司念話沒說完,門口有人靠近。
她掉頭,瞧見了于東和工廠里的人提著肉站在門口。
沒休息好?
多喝點湯?
補補身子?
一行人呆滯的站在原地。
這說的是他們老大嗎?
司念瞧見他們不說話,站直了身子,疑惑的問:“是不是我在這里你們不好說話?”
于東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在這樣令人窒息的環境當中于東被推了出來。
于東沒反應過來,等回過神來對上兩人的目光,后槽牙都咬碎了,這群臭小子。
他訕訕的笑:“沒,沒有的事,嫂子你在這里正好。”
他說完,偷看周越深一眼,滿頭冷汗。
天,天殺的啊,為什么每次都要讓他在這種不適宜的場合出現?
他都已經忘了這件事來著,沒想到又被嫂子提了起來。
而且還被其他人聽到了。
老大的一世威名,徹底毀了!
擦了擦頭上的冷汗,“老大,嫂子,這些肉是今天特意留的,老大不是說嫂子你跟林嬸他們要做鹵肉嗎?正好你過來了,我就想著過來讓你看看,這些夠不夠。不夠我明天多留一些,給你們送過去。”
司念看了一眼,都是一些豬大腸豬蹄還有耳朵尾巴部位。
這些部位因為沒什么肉,所以不太受歡迎,剩下的也多。
但做鹵味卻是極品。
她點了點頭,又看其他人手中還提著肉,有些疑惑,“那這些是?”
其他人還沒從剛剛聽到司念所說他們老大身體不行的話中反應過來,滿腦子都還是,什么,他們老大不行。
他們老大私底下居然在補身體。
看著這么威武健壯的老大,居然只是外強中干。
實則早已需要補湯了。
難怪平時嫂子做飯,都要配一個湯。
難怪老大都喜歡一個人悄咪咪的躲在辦公室吃飯。
原來是為了掩飾他已經不行的真相?
不過都不行了,老大居然還要一夜奮戰。
這下好了吧,身體都虛了。
嫂子人還挺好,不但不嫌棄,還主動給他燉湯補身子。
真是太讓人羨慕了。
于東看不下去了,重重的咳嗽一聲。
一行人這才回過神來,老臉一紅:“嫂子,聽說你做的鹵肉可香了,我們就自己買了一點肉,想著你能不能鹵肉的時候,幫我們也弄一點回去嘗嘗味道?當然,如果不方便也沒事。”
司念頓了頓,看向周越深。
周越深面色冷漠,嗓音低冷,“要吃就自己做,你們嫂子不是來給你們做飯的。”
大家頭皮一麻,心想著難道是因為剛剛他們不小心聽到嫂子說要給老大補身子的事情,所以老大這才生氣了嗎?
一行人嚇的一個激靈,忙站直了身子:“老大說的對,我們知道錯了。”
“老大,我們剛什么都沒聽見,真的。”
說完,一群人在周越深是死亡凝視之下,
提著肉灰溜溜的跑了。
于東:“”
他僵硬的笑了笑:“呵,呵呵呵,我忽然想起我還有事。老大,嫂子,我也先走了。”
說完,提著肉飛快的追了出去。
本來還想著來蹭個飯的,都怪這群臭小子,非要跟著自己過來。
這下好了,老大名聲不保了。
本來于東剛剛看到小老大兩兄弟跑出去,還以為司念已經走了呢。
不然他也不敢這么大大咧咧的跑過來啊。
畢竟按照自己往常的經驗來講,只要大嫂來這里,自己絕對都會碰見一些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這下好了,整個養豬場都知道老大不行這件事了,那他這么久的努力是為了什么?
……
司念其實也不太想答應,鹵肉雖然不難,但是一旦自己幫助了一個人,其他人也會接踵而來,她總不能到時候又拒絕別人。反正找麻煩的事,自己絕對不干。
但當著周越深的面,在他的員工面前,又不好不給他面子,干脆將話語權交給了周越深。
好在這個男人也不是好說話的主。
反正他也不怕得罪人。
“別管他們,吃飯吧。”周越深收回目光,望向她。
司念應了一聲,“好。”
……
周澤東和周澤寒提著自己的小飯盒過來了。
一家五口像是平常一樣,安靜的圍坐在桌前,吃著飯。
吃完飯,兩個孩子立即收拾了碗筷先回去了。
司念今兒個調的辣椒水特別香,辣味十足。
她是又菜又愛吃,這會兒被辣的額角汗水都冒出來了。
嘴里嘶哈嘶哈的。
周越深看她一眼,司念的嘴巴都辣腫了。
本就飽滿的紅唇這會兒更是紅艷艷的,如同一朵盛開的櫻花。
周越深移開目光,從一旁拿出一瓶水,扭開,遞給她。
“不能吃辣下次少吃些,對胃不好。”
他道。
司念往嘴里咕咚咕咚灌了水,聞言,還不服氣:“我能吃的。”
她是看似很辣,但是完全在自己能忍受的范圍。
如果只能跟男人一樣,吃那么清淡的話,那人生還有什么樂趣呢?
司念覺得,沒有辣的世界是不完整的。
只是這個身體太嬌嫩了,才會這樣。
然而抬頭,對上周越深不理解的目光。
果然不能吃辣的人永遠理解不了愛吃辣的人。
“周越深,
你是不是都沒怎么嘗過辣味?”
周越深正在擦桌子。
聞言,頓了頓,扭頭看她。
他平時飲食清淡,不怎么愛吃辣。
司念平時做飯,因為顧著有小孩子在,所以放辣椒也放的很少,在他完全能接受的范圍之內。
確實是不太明白,司念這種吃肉都要沾辣椒的行為。
都辣的滿頭大汗了,還要吃。
他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只是擔心這樣對她身體不好,吃多了胃疼。
他微微頷首。
司念笑了,容顏嬌艷。
她朝他勾了勾手指。
雖然不太明白什么意思,但是周越深還是走了過去。
下一秒,司念細白的雙手勾上他的脖子,眼尾勾人。
“周越深,要親親嘛?我剛剛喝過水漱過口了。”
周越深愣了一下,緊盯著她。
“嗯。”
司念勾著男人的脖子,墊腳,貼上他的薄唇,探出舌尖。
唇齒交纏間,滾燙的氣息瞬間充斥了兩人的口腔。
周越深眉頭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皺起。
司念眼睫眨了眨,松了開。
嘶!辣……
周越深唇間滾燙,只覺滿嘴火辣,像是要燒起來了。
他拿過她放在旁邊的水灌下。
司念看著男人罕見狼狽的模樣,捂嘴笑了出聲。
“怎么樣,刺不刺激,能理解了嗎?”
周越深:“”
……
翌日。
司念去了林家一趟。
豬肉都提前送過去了,她騎著自行車,帶著瑤瑤,自己打包了一份鹵料包過去。
雖然之前就跟家里人說過這件事,但是因為林媽媽被打,一直被耽擱了,所以都沒開始。
這兩天林媽媽已經出院了,因為參加了林思思婚禮,她都沒有去接人。
應該也休息差不多了。
司念想著趕緊把鹵肉提上行程,趕在過年之前賺一筆錢,讓林家今年好好過個好年。
林思思的事情雖然還在處理中,但也只是垂死掙扎罷了,基本算告一段落了。
接下來,司念就要忙著上學的事情了。
等過了年開學,她可沒時間在教別人弄吃的。
林媽媽雖然出院了,但也沒有請人吃飯。在農村,這種傷口都不算什么大傷,養養就好了。
更沒必要因為出院就請人吃飯了。
再則,現在林家村的氣氛也有些古怪。
看到司念來村子了,大家都議論紛紛的。
顯然是因為林大伯家的兒子被抓走坐牢這件事,大家還在持以不理解的狀態。
都覺得林家實在是太過分了。
要知道林大伯家就這么一個兒子,坐牢毀三代不是開玩笑的。
在這個年代,對任何一個家庭來說,都是無比致命的打擊。
如果兩家毫無關系,又是外村人的話,鬧成這樣,或許還能理解。
偏偏還是同村的,還是血脈至親!
眾人不太理解這種大義滅親的行為。
所以當司念來到林家村的時候,之前還對她比較熱情的人,這會兒都投以古怪的眼神。
司念一走,一行人立即圍起來議論紛紛。
不少人都認為,是因為林家賺到錢了,擔心老大一家搶他們生意,所以才會鬧的這么決絕!
賺錢了,自然是瞧不起窮親戚了。
這在他們眼里,是狼心狗肺的行為。
連帶著林家,這段時間在村里都被指指點點。
司念倒也能理解,所以并沒覺得有什么奇怪的。
這些人不說閑話,她反而覺得奇怪了。
這樣的事情,即便是到了未來,三十年后,親戚之間,鬧成這樣,也會被人說閑話。
更別說是落后的八零年代。
但沒關系,強者從來都是孤獨的。
只有弱者才會成群。
她面無表情的來到了林家。
看到司念來了,林媽媽和周穗穗都很開心。
說實話這幾天他們被說了閑話,也有些抬不起頭了。
如果不是司念這個女兒的支撐,林家一家絕對做不到這個地步。
他們也深刻的體會到了,走上司念為他們鑄造的這條通往小康的大路,同時也會失去別的東西。
其實他們跟林家關系一直都不大好,就算是鬧崩了也無所謂。
可大家始終都是怕被說閑話的。
所以之前一直都是能忍則忍。
現在反正都鬧崩了,雖然有些不敢面對村民的指責,但這都是和平年代了,他們又能拿他們怎樣呢?
大不了就是以后再也不和這些人接觸了就是,沒什么大不了的。
與其和以前一樣自己憋屈受委屈。
不如現在自私自利一點,反倒還過得好一些。
只要他們賺到錢了,誰還在意這些呢?
“念念,快進來,肉都送來了,我還正想著說過去找你呢。”
林媽媽看到女兒,立即笑道。
本來她還擔心司念忙著沒時間過來的。
畢竟因為自己住院,這件事一直耽擱著。
女兒還要照顧孩子,那么忙,還要教他們這個,教他們那個的,林媽媽心里實在是過意不去的很。
不過家里不像是周家還有冰箱,這些肉放不了多久,必須趕緊處理。
他們都想著過去找司念了,沒想到她反倒是先過來了。
“媽,恢復的怎么樣?”司念點了點頭,關心的問。
林媽媽摸了摸頭上的紗布,笑道:“都好了,沒啥感覺,就是有點兒癢癢的,應該是長肉了,但不礙事。”
“肉我們都洗好了,你看要怎么做?”
司念點了點頭,道:“我拿了配料包過來,你們按照這個配,日后就很簡單了,我來教你們”
她話音剛落,林家大門就被人敲響
_
每天錯別字還沒改完你們就看完了,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