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91章 林思思被拋棄

張翠梅被親女兒罵的面紅耳赤,漲紅了臉,紅了眼眶,面露愧疚道:“思思啊,不是媽不想救你,但這件事鬧得實在太大,整個大院的人都在盯著我們司家。你爸爸上頭的領導也派人盯著我們家,稍有一絲意外,咱們全家都得遭殃。媽媽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這件事確實是做錯了,你別怪我們……”
林思思難以置信,司家這樣身份地位,居然連救自己出去都做不到,這不是可笑嗎?
“傅家呢,我和傅煬都領證了,難道他們也要對我見死不救嗎?他爸爸不是首長嗎?”
林思思被抓進來之后,雖然一直十分害怕,滿心恐慌,知道自己的名聲是徹底沒了。
但她壓根沒想過,自己會淪落到坐牢的地步。
畢竟按照司家夫婦對自己的重視和愧疚程度,他們是怎么也不會忍心讓自己坐牢的。
林思思想,只要自己能出去,她就能從頭來過,沒什么大不了的。
再怎么樣自己已經回到了司家了。
她可以用自己鬼迷心竅在鄉下學壞了掩蓋這件事。
只要自己認錯,知錯能改,傅家肯定也是能原諒自己的。
可林思思等啊等,等來的居然是自己要坐牢的消息。
她整個人都懵了。
滿心的怨念在此刻傾巢而出。
她覺得,如果是林家,就算是拋棄顏面、掏空家產,也要把自己救出去。
可司家卻一句因為自己連累了他們,就放棄了她了。
林思思難以置信。
“我知道了,你們肯定是沒想著救我對不對。也是,我在鄉下生活了十幾年,現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們都嫌棄我這個女兒丟人現眼,不愿意要我了。明明這件事也不完全是我一個人的錯,可你們卻不去找司念麻煩,反而讓我坐牢。在你們心里,我永遠比不上司念。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該回來的,嗚嗚嗚!”
林思思徹底失去了情緒管理,在牢里面大吼大叫起來。
瞪著司父司母的眼中,滿是怨念和恨意。
司父司母被她嚇到了。
林思思回來之后,一直都是乖巧懂事的樣子。
從沒有這么失控過。
被女兒這么指責,兩人心里不是滋味。但想著她做的事情,他們又覺得,這不能怪自己啊。他們為了她都賣車還債了,就算是司念,他們當初也舍不得出這個錢的。
可她現在居然還這么責怪他們,真是令人寒心!
司父越發覺得司念這個女兒懂事。
這件事司念也是受害者,可即便是她受了這樣的委屈,也沒責怪過他們半分,任勞任怨,甚至還為了自己和司家的前途著想。
可再看林思思,回來半年的時間,好事沒辦成,倒是惹出各種麻煩,司家的名聲也越來越差了,和以前的司念在的時候沒法比。
司念以前名聲算不上好,但那是因為她太過優秀,招人嫉妒。
司父雖然覺得她那樣也不對,但看別人嫉妒司念,他心里也跟著驕傲。
然而林思思在大院里,根本算不上優秀,甚至一度因為配不上傅煬而被嘲笑。
司父想著這才是自己的親生骨肉,加上愧疚,所以一直沒說什么。
這會兒女兒居然自私自利的為了自己而害了全家,完全不像是司念一心一意的只為家人著想,這樣巨大的落差,讓他十分失望。
想到此,他變了臉色:“夠了!我們都給你還了那三千塊了,你還想怎樣?三千塊,半年不到的時間,你全花光,你還有臉責怪我們當父母的不幫你,你還要不要臉了?!”
按道理說林思思鄉下來的,應該更省吃儉用才是。
可她居然這樣短暫的時間花了這么多錢!
這簡直太離譜了。
林思思被吼懵了,對上司父冷漠失望的眼神,她心底一涼。
她不知道發生了什么,明明上一次兩人來看自己,都一臉心疼,并保證不管怎樣都要將自己救出去的。
可這一次過來,他們就像是變了個人。
好似自己能不能出去已經無所謂了。
這會兒更是用這樣的眼神看著她,那她這么久來努力討好是為了什么?
林思思意識到,這幾天肯定發生了什么。
不然兩人怎么會改變主意。
她知道了,“司念,又是司念對不對,爸爸,司念鐵了心想害我,你們不能相信她啊!”
司父聽到這話,越發對她失望:“她害你?是她讓你偷的錢?說來要不是你把這個錢偷走了,欺騙我們,念念也不用下嫁那偏遠的鄉下!你被抱錯了,吃了苦心里有怨我能理解,可當年的事情是我們大人的錯,和念念有什么關系呢,你別太惡毒了?”
他當初本意是不愿意讓司念離開的。
自己培養的那么優秀的女兒,軍區大院多少人追求她。
即便是司念不是司家親生的,光靠著她的容貌與才華,也肯定能嫁個有錢人家,對自己也有好處。
是林思思把司念逼上了絕路!
她完全是作繭自縛!
司父越想越覺得她活該,原本心里因為自己升職而放棄救她的愧疚,頓時消散一空。
“……”林思思倒吸了一口涼氣。
難以置信的盯著司父,憤怒的咆哮:“爸,我才是你的親女兒啊!你居然幫著她說話?”
“沒錯,我就是幫理不幫親,恨我也好怨我也罷,反正這件事我是不會管了你好自為之!”司父說完,轉身背著她,冷漠道:“這件事就這樣,一年后我們再來接你,你在牢里好好悔悟,如果想通了,到時候我們還當你是親女兒!”
司父面臨升職,因為這件事,領導都派人盯著他了。
一旦自己因為林思思這件事以權謀私,找關系走后臺,他的前途就徹底完蛋了。
他也是為了司家,總不能因為一個女兒,而毀掉他們司家好不容易得來的一切吧
雖然這樣對她很殘忍,可這又能怪的了誰?
要怪就怪她自己。
司父說完,就拉著哭哭啼啼的張翠梅走了。
林思思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雙腿一軟,癱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