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194章 過個節先

周越深神情冷淡。
“下次,明天有事。”
“啥事啊,陪嫂子他們吃飯?”于東翻了個白眼說:“吃了飯再去也行唄,反正你有摩托車,一個多小時咱就到了,我們一塊兒去。”
周越深沒有理他,“再說。”
于東:“那你摩托車借我?”
周越深總算是掀起眼眸,看他一眼:“明天不行。”
于東:“?你人不去就算了,摩托車也不能去?”
周越深站起身,嗓音冷淡:“嗯,要去拖一點東西。”
……
隔天。
司念起得早,想著孩子說要吃餃子和湯圓,她早早就起來準備肉餡了。
家里不缺肉,所以白菜豬肉餡是必須要做的。
但豬肉太多了容易膩,所以司念還炒了個韭菜雞蛋。
肉餡需要先剁好腌制入味,想著家里男人多,都愛吃肉,司念切了好大一塊肥瘦相間的五花肉。
切好之后放入調味料蔥姜蒜,然后將炒過的白菜放進去攪拌。
雞蛋就更簡單了。
司念揉了面,想著小老二說還想吃湯圓,于是又倒了糯米粉,揉了一些小湯圓。
家里沒有芝麻,所以她也做不了芝麻湯圓。
但還有米酒,煮個米酒小湯圓還是可以的。
周越深還沒回來,司念打算先煮湯圓給幾個孩子當早餐吃,等周越深回來了再吃餃子。
周澤寒和周澤東一大早就起來了,并表示自己要去撿柴。
家里倒是還有柴火,但是也不多了。
司念也沒阻止,給兩人盛了兩碗米酒小湯圓,又給他們煮了兩個甜酒雞蛋。
這個年紀的孩子都愛吃甜的,這會兒一口好幾個,三兩下就吃完一碗。
瑤瑤還沒睡醒,司念沒跟兩兄弟一塊兒去。
兩個孩子想著要吃餃子,匆匆忙忙就出發了。
司念收拾了一下廚房,又把面團揉成小片。
最后叫瑤瑤起床吃飯。
剛吃完飯,就聽見門外摩托車的聲音。
她走了出去,瞧見周越深的摩托車停在門口,摩托車后面還拉著厚厚的木板。
司念有些疑惑,快步走向周越深問:“這是干什么的?”
周越深拉開繩子,將木板拆卸下來,隨手丟到了院子門口。
“給你們安浴桶。”
之前司念就說要買個洗澡的,用盆不方便。
周越深就找了木工,這會兒只需要自己安裝就能用了。
司念立即驚訝,激動的道:“給我弄浴桶的,我都差點忘了這件事了。”
這件事她之前隨口和周越深提了一下,但是之后自己就忘了,反正鄉下就這個條件了,泡澡什么的也太奢侈了。
加上周越深忙,她也沒再提。
沒想到他居然還記得,并且早就在找人弄了?
周越深看著手上的材料,聞言,眼眸掃到她的身上:“之前的木工師傅生病了,耽擱了不少時間,讓你久等了。”
司念忙搖頭:“怎么會,麻煩你了,你這么忙,還讓你給我搞這搞那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周越深眉梢微挑,看她。
“跟我客氣?”
司念垂眸,她今兒個氣色很好,加上激動,臉頰有些微紅,眼眸中閃爍著細碎的光芒,
很好看。
她對上周越深漆黑的眼眸,臉頰有些熱,罕見的不大好意思,“我怎么會跟你客氣”
周越深盯著她微紅的臉頰看了一會兒,眼底閃過絲絲柔和的情緒。
隨后收回目光,拿過扳手開始安裝起來。
“我來幫你。”
司念很開心。
在鄉下也實現了泡澡自由,這對她這種愛享受的人來說,絕對是十分幸福的。
更別說,現在冬天了,她畏寒,天氣一冷,就容易手腳冰涼。
能泡澡對她來說,絕對是人生一大幸福之事。
司念忙蹲下身子去幫男人。
然而這些木頭東一塊西一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木頭,很沉。
摸起來是那種很好的質感。
花紋也特別漂亮,明擺著是有技術的手藝人才能做出來的東西。
這個男人,買個澡桶都這么精致?
她挑了挑眉,雖然不懂,但在旁邊遞一下東西還是方便的。
周越深也沒阻止她,兩人安靜的忙活著。
沒一會兒,沒瞧見人進屋的瑤瑤踩著可愛的棉拖鞋走嗒嗒嗒跑了出來。
看到兩人忙碌,她也要上前幫忙。
一雙奶呼呼的小手,費力的抱著一塊木板遞給周越深:“呼呀~”
周越深瞥了抱著木板搖搖晃晃自己都站不穩的小女兒一眼,眉眼柔和,大手配合接過。
“瑤瑤真棒。”
得到了夸贊,瑤瑤搬起木板更精神了。
跑來跑去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忙活什么。
司念笑著看著這一幕,一大一小的,別說,還挺養眼的。
大黃站在一邊,看著一家子在這里忙活,表示自己也想玩。
那尾巴搖的飛快,前腿一跳一跳的想過來,可把孩子急的。
司念看它可憐,走了過去,摸了摸狗腦袋,解開了大黃的鐵鏈子。
大黃立即湊了過來,鼻子在木板上嗅來嗅去的,像是聞到了什么好東西。
周越深的速度很快,明明沒有圖紙,但是男人似乎并不在意,輕輕松松的就安裝好了。
看的司念嘆為觀止。
果然有些活兒讓男人來干,不是沒有道理的。
反正這種東西,她是根本看不懂。
看男人忙結束,她也忙起身去廚房準備包餃子。
周澤東和周澤寒兩兄弟最后回來,兩人背上各自背著一大籮筐干柴,手上還抱著一堆野菜。
看到家門口炊煙裊裊,還停著周越深的摩托車,周澤寒眼睛大亮:“太好了,爸爸回來了,終于可以包餃子了!”
說完,忙跑了進去。
周澤東沒說話,但走路的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媽媽,媽媽等等我!”
進屋看到桌上放著好大一份肉餡還有雞蛋香味,周澤寒嘴里瘋狂分泌口水,忙沖了過去:“我馬上去洗手媽媽,等等我,我跟你們一塊兒包。”
說完忙跑進廚房去洗手。
周越深剛廚房走出來,看他毛毛躁躁的,皺眉道:“跑慢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