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05章 什么都想歪只會害了自己

然而很快她就從男人溫柔陷阱中回過神來。
司念還沒忘,上一次招惹了老男人,自己不舒服了好幾天的事兒。
光是想想腿都軟了。
果然人家說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這話不是騙人的。
她承認自己對之前他不行這件事聲音太大了。
雖然說誰不想自家男人那方面嘎嘎行,但是這事兒太頻繁,被掏空的人就是自己了。
司念打了個哆嗦,一下清醒過來。
“天好冷啊,我們快睡覺吧。”她呵呵笑了兩聲。
司念說完,忙繞過男人就要上床。
下一秒,一只大手從身后握住她的腰。
那只手寬大、滾燙、剛硬。
天色還沒完全黑。
周越深垂眸,能清晰的看見她嬌艷的側顏。
男人高大寬厚的身體從后貼上來,貼近她的耳邊,又是低沉纏綿的嗓音:“念念”
司念張嘴,慢吞吞的道:“干,干嘛?”
周越深難得猶豫了一會,道:“有個可以讓你不冷的方法。”
司念心里一咯噔,頓時警惕道:“不行,我拒絕。”
說完,趕忙從男人的懷里掙脫,縮進被子里閉上眼睛說:“我睡著了Zzzzzz”
周越深:“”
**
小老大小老二考完試放寒假這天,難得的出了大太陽。
雖然外面的空氣是冷的,但比前幾天那要死不活的陰森天氣好多了。
在山里面,空氣中水分多,一到陰天就容易潮濕。
這種地方呆久了就容易得風濕病。
司念剛將自己的被子抱下樓曬好,就見兩個小家伙背著書包手牽著手蹦蹦跳跳的回來了。
“媽媽!媽媽,我考完了!今天的試卷超級簡單!”
小老二一看到自家媽媽,立即松開大哥的手,朝著司念蹦蹦跳跳的跑過來,一臉驕傲的說。
司念溫言,挑了挑眉:“小寒這么厲害?那今年豈不是能考八十分?”
小老二超級謙虛的點了點頭:“我覺得能考九十分,還能拿到大紅花,比哥哥那個大。”他朝著司念比了超級大的手勢。
司念笑了,又覺得有些意外。
她來的時候看過小老二的試卷。
語文基本在三四十分左右,數學個位數的分都有。
有一種亂填都會全部選錯的氣運。
這半年,雖然他聽話學習,也能考及格了,但半年就能逆襲什么的,司念還是挺不相信的。
司念看著眼前腰桿挺著,站的筆直,雙手抱著雙肩包仰著腦袋的小家伙一眼。
她想,要是這孩子后面有尾巴,那肯定跟小狗一樣是搖著的。
“小寒真棒,明天媽媽給你買玩具槍!”
司念摸了摸他的腦袋鼓勵。
周澤寒立即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司念看向一旁站著沒說話的周澤東,小家伙年紀比較大,心理創傷比較多,加上設定性格又是孤僻記仇,即便是對自己的態度友善了,他的性格也難在改變了。
內斂又孤僻的性格就注定他不會像是小老二一樣開朗。
“小東考得怎么樣?”
周澤東立即站直了身子,說:“媽媽,我考得還好。” 約莫他快速看了弟弟一眼,道:“我算過了,一個題都沒錯。”
周澤寒眨巴一下眼睛,還可以自己算的嗎?
司念望著周澤東,笑道:“小東真厲害,你想要什么,媽媽明天給你買。”
周澤東眼睛亮了亮,說:“我,我想要那個字帖”
他說完,快速低下頭,小聲補上一句:“之前媽媽買的,寫完了。”
司念愣了一下,隨即嘴角抽了抽。
天天在家練字還不夠累嗎?
別人放寒假都是放飛自我。
他倒是好。
果然學霸跟別人的愛好都是不一樣的。
她望著小老大,心疼的說道:“小東啊,你才十歲,每天沉迷學習會很累的。”
小老大愣了愣,不知道該怎么辦。
司念說完,摸了摸他的頭:“放暑假了,多休息一下,適當運動,整天宅在家里可是會長不高的哦。”
小老大聽到這話,立即緊張了。
他原本以為所有家長都喜歡愛學習的小孩子,所以他才會每天都努力,除了做事之外,將時間都放在學習身上。
別的小孩的媽媽都逼著小孩子學習,可媽媽不一樣。
媽媽比起學習,更關系他們的心情和身體健康!
媽媽是書本里面的媽媽。
只有書本里面的媽媽,才這么好。
小老大望了望司念,目光感激又愛慕,要不是媽媽提醒他,他可就要長不高了。
他咧嘴笑起來,笑容如沐三月春風,溫潤的不得了,“媽媽,我知道了。”
司念很少看見他會笑,這一笑,還給她看愣住了。
小老大笑起來可真好看啊,比他爹要溫柔多了。
家里幾個小家伙中,她最心疼的就是小老大,因為年紀大點,兩個弟弟處處都要他來照顧,唯獨沒有好好對待過自己。
小老二忙道:“媽媽,我每天都跑著去學校,我是我們班上跑得最快的人。”
處處都要跟人比的小家伙又忍不住出聲了。
司念忍不住好笑,“行了行了,媽媽知道你最厲害,天晴了,去樓上把你們的被子床單收下來曬太陽。”
兩個小家伙立即飛奔上樓。
司念去廚房做午飯。
等她打包好出來,看到兩個家伙拿著好幾個塑料瓶子放到桌上,瓶子里面裝滿了水,瓶子有些扭曲。
她愣了一下:“這是什么?怎么裝了這么多水?”
小老二立即道:“媽媽,這是爸爸晚上給我們弄的,他說媽媽不要,都給我們用,讓我們晚上抱著睡,可暖和了,還能捂腳。”
小老二很開心,因為有了這個瓶子,他晚上再也不怕冷了。
提前放進被子里面,睡覺的時候可暖和嚕。
司念愣了一下,回想起某天晚上,男人說有個可以讓她暖起來的辦法
莫不是就是這個?
司念:什么都想歪只會害了自己。
老男人有什么壞心思,他只是想燒水放瓶子給自己取暖而已。
司念:思想不正的人聽什么都是骯臟的。
——致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