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14章 不會找小三

……
司念回家,隨手將東西放在書桌上。
剛進屋,就有人敲門說:“大妹子,周廠長定的火爐我給你們送來了!”
司念聽到火爐來了,當即就是眼睛一亮。
她忙走了出去開門。
兩個男人從車上將火爐搬了下來。
火爐呈四四方方的形狀,上面還有一個出煙桶。
是司念讓周越深這樣做的,這樣的話,不僅可以在上面做菜,還能當桌子使用。
家里煤炭已經拖來了,但是還沒來得及用。
可算是等到火爐來了。
兩個師傅幫她搬進了屋,還貼心的給她安裝好。
因為事先計劃好,屋內留了位置,煙筒可以搭在窗戶上,這樣有了出煙的地方,就不會嗆人了。
安裝好了火爐,司念從廚房灶火中端來火星,丟下幾根柴火,一下火苗躥飛起來,照的整個屋子都暖洋洋的。
“小東小寒,去敲點煤塊進來。”司念對著身后一臉好奇的兩個孩子說。
兩個孩子也是第一次燒煤,內心充滿了新鮮感。
媽媽說了,燒了煤,家里就不冷了。
晚上還能在客廳看會兒電視。
還能圍在火爐旁邊吃飯。
光是想想都覺得幸福。
兩個孩子忙拿著小鏟子和撮箕走到了門外,大黃睡的狗窩旁邊,堆了一座山似的煤炭。
兩人一個敲一個撿,沒一會兒就撿了一大撮箕。
忙抱著進了屋。
司念往燒著的柴火中放下煤塊,蓋上蓋子,煙霧十分通暢的朝著煙筒跑了出去。
瞬間就隔斷了煙霧。
有火了,她立即就翻出自己之前買的香料,什么八角、桂皮、小茴香足足十幾種。
牛油火鍋需要的香料就是特別的多。
這煤好燒,沒一會兒就冒紅了,蓋子一蓋上,火爐下面滾燙起來,圍著坐在旁邊,別提多暖和了。
司念提了菜籽油洗鍋下油,燒熱之后加入牛油,熬出香味。
然后將事先準備好的香菜、大蔥、姜片炒香撈出,只需要油就好了。
條件有限,司念只放了蒜末和生姜翻炒,加豆瓣醬炒出香味。
因為沒有糍粑辣椒,所以她隨便在城里買了一些人家制作好的辣椒下鍋翻炒,等爆香之后,放入一些糖,花椒等等,油炒成紅色就可以了。
刺鼻的辣味熏的幾個孩子連連噴嚏。
光是看著就忍不住流口水了。
看幾個孩子嗆得不行,司念打發他們去洗配菜。
院子里種的菜都長很大了,足夠他們一個冬天吃不完。
兩個孩子提著籃子去門口拔了一些小白菜,還有司念之前種的小黃瓜。
個頭不大,但是已經能吃了。
瑤瑤跟在后面,嘿呀嘿呀的抱著蘿卜拔,最后菜葉子都扒光了,蘿卜還在土里。
兩個哥哥見怪不怪的將羅卜拔出來。
滿滿當當的走到門口清洗。
等他們洗好的時候,司念的鍋底已經炒好了。
廚房的火還能用,她下鍋蒸了米飯,還有一些蒸菜。
畢竟孩子年紀小,吃不得辣。
做這個純屬于她自己的口味而已。
當然,也不能因為孩子不能吃就委屈自己。
火鍋只要鍋底好了,剩下的就簡單了。
配菜洗好切好,司念讓兩個孩子收拾桌子。
本來正趴在火爐旁邊烤火看書的幾個孩子立即起身收拾。
周澤東剛去收桌上的東西,忽然注意到一封信。
他看了一眼,沒多想,收好,放到了一旁的桌上。
司念剛端著菜走出來,果然,大門就被敲響了。
小老二立即起身說自己去開門、
一出門,他愣住了。
好幾個陌生的叔叔站在自家門口,前面站著自家爸爸。
他忙打開門,偷偷的看了那些人一眼,怯怯的喊了一聲:“爸爸?”
平時來他們的人不多,就算是有,也都是認識的。
忽然出現這么多個高頭馬大的陌生人,小老二還有些內斂了起來。
周越深摸了摸他的頭道:“媽媽呢?”
周澤寒立即道:“媽媽在屋子里做飯,媽媽說今天做火鍋吃,我們正準備吃飯呢。”
“爸爸你來的正好,我們一起吃晚飯。”
周越深已經好幾天沒回家了,因為平時他忙,所以也不讓他們等著他吃晚飯。
這會兒小老二看他回家了,還挺高興。
他都好久沒有和爸爸一塊兒吃晚飯了。
周越深微微頷首,拍了拍他的小肩膀,“走吧。”
幾個男人跟在后面進了周家的大門。
本來看門口,只是平平無奇的二層小樓。
雖然說相比較其他的房子,確實是大。
但這些人家庭條件都挺好的,也沒覺得有什么奇怪。
要是周越深這樣的人,回村這么多年,還住著黃土瓦房的話,他們還真會覺得奇怪。
然而跟著進屋,大家才發現,周哥家這是外干中強啊!
里面打掃的干凈整潔不說,什么沙發電視,應有盡有。
還有一股子有些嗆鼻的麻辣鮮香夾雜著米飯的濃郁香甜死命的往鼻腔里竄。
幾人大老遠的跑來探望他,本來就有些餓了。
喝會兒聞到這味兒,瞬間嘴里分泌出了口水。
不約而同的都吞了吞口水。
這味兒雖然有些嗆人,但也太香了吧,好開胃。
本來他們覺得還能忍的,這會兒一下就感覺前胸貼后背了。
周越深的孩子還小,應該是不會做這么香的東西才對。
可之前看到的那個女人,身嬌體軟,大家閨秀的小姐長相,更不像是會做飯的。
難道周哥還奢侈的請保姆了不成?
一行人懷著好奇的想法,跟著走了進去。
很快,他們看到了窗戶邊放著的火爐子。
還沒靠近,就能感覺到一股暖和的熱氣源源不斷地傳過來。
桌上擺放了各種各樣的菜,中間的紅湯咕咚咕咚的冒著泡,紅色的辣椒翻滾著,那股子沖鼻的味道,便是從這里傳來的。
一旁還坐著一個年紀稍大一點的男孩子,他懷里抱著個兩三歲的小團子,正給她喂著米飯。
小團子吃的吧唧吧唧的,看起來就很香。
整就一副溫馨又幸福的場景。
一行人都看呆了。
因為他們覺得,周越深這樣面冷心冷的男人,不像是能生活在這樣環境中的人。
司念端著一大盆米飯從廚房走出來。
看到一行人,見怪不怪的表情:“回來了,快請坐。”
嘴上說著熱情的話,但是面容卻很淡定,仿佛早就知道他們要來。
剛剛還以為是周越深請了保姆的一行人,看到她帶著圍裙挽著頭發,一副賢妻良母的樣子,啞然住了。
誰說長得漂亮,嬌生慣養,就不會做飯了?
此刻的幾人,真恨不得給自己一個大嘴巴子。
周越深看了看一桌子的菜,知道司念是因為自己說這些人要來,所以提前做好了準備。
這些人之前送信的事情,已經冒犯了她。
周越深擔心她心里有想法,記仇。
然而即便如此,她卻還是既往不咎的做飯招待客人。
這也是為了給他面子。
她不說,但心里也是在為他著想的。
老男人心一軟,上前兩步,端過她手中的飯,嗓音溫和道:“你歇著,我來。”
司念點了點頭說:“沒想到你也來了,還好我做了不少蒸菜。”
周越深微微頷首。
本來他是忙的,但是擔心這些人過來,說了什么不好聽的話。
所以還是抽空回來一趟。
因為信封的事情,導致一行幾個男人都很拘束。
周越深讓他們坐下,他們才敢上桌。
大家好奇的盯著蒸菜和火鍋。
以前他們沒吃過這樣的。
司念也上了桌,招呼道:“我都聽周越深說了,你們是他以前的隊友,大家別客氣,都吃飯吧。”
一行人有些臉紅,他們剛剛才幫楊玉潔送信,差點破壞人家的感情,這會兒還要來人家吃飯,實在是不好意思。
歉意的道:“嫂子,關于信封的事情,我們實在抱歉。”
“我們無意破壞你和周哥的感情,只是”
想著楊玉潔,一行人沒了聲。
他們夾在中間,也很難受啊。
但也清楚,司念何嘗又不無辜呢?
信?破壞感情?
小老大小老二敏銳的聽到這個字眼,當即停下了吃飯的動作,抬頭看向司念。
“媽媽,是剛剛那封信嗎?”小老大問。
他當時隨便瞄了一眼,是個女人的名字。
本以為是媽媽朋友給她寫的,沒想到居然是給爸爸的。
小老二不懂事,小老大還不懂嗎?
一個女人給爸爸寫信,還讓媽媽看見了。
小老大抿著唇,瞬間像是明白了什么,見司念點頭,道:“媽媽,為什么那個女人要給爸爸寫信,為什么要破壞爸爸和媽媽的感情?難道她是小三嗎?”
小老二疑惑的問:“小三,那是什么?”
隨即他恍然大悟的說:“我明白了,村口的李寡婦就是被人罵小三,聽說她要給有媳婦的男人生孩子,所以大家都罵她小三。”
司念:“”這小家伙到底是從哪里學來了這么多相當炸裂的詞語的?
她安撫道:“她想當也得看你爸爸愿不愿意,你們先吃飯。”
兩小只抬頭望了望司念,又掉頭看向一旁的周越深:“爸爸,你以后不會找小三的對不對?”
“爸爸,我不要你跟別人生孩子,嗚嗚嗚。”
“對,要生也是和媽媽生。”
周越深毫不猶豫的點頭:“爸爸當然不會找,我向你們保證。”
兩個孩子一下子笑了起來,頓時安心了。
小老二望著他,飛快的說道:“那我們可說好了,要是說謊的話,我們就不認你了。”
周越深應聲。
得到了周越深的保證,小老二立即跑到司念面前道。
“媽媽,爸爸說他不會找小三的。”
“也不跟別人生孩子。”
“只和媽媽生。”
司念聽到小老二的話,滿頭黑線。
她可沒想過要生孩子啊,三小只已經夠她養的了。
她伸手拍了拍他的腦袋,無奈的道:“好了好了,家里還有客人呢,快吃飯……”
兩個孩子安心了,吃飯也開始香了,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拉著米飯,絲毫也不管幾個客人的死活。
聽到兩個孩子的話,幾個男人恨不得挖個地洞鉆進去。
軍中潔身自好的霸王花楊玉潔被幾個孩子罵小三,不知道她知道了,會不會氣暈過去。
但這也不怪人家孩子,誰讓她明知道人家結婚了,還總是做出這樣讓人誤會的舉動呢?
誰家好人給已婚男人寫信啊。
真是服了。
搞得他們這會兒也不好意思的很。
幾個男人沒臉多待,特別是對上三個小孩子,真覺得自己就是個罪人。
沒怎么吃,喝了點酒就告辭了。
周越深送幾個人離開,司念和幾個孩子收拾殘局。
幾個孩子也不太喜歡這些人,誰讓他們給別的女人給爸爸送信,要破壞他們爸媽的感情呢。
洗完之后,司念就讓兩個孩子去玩了。
兩個小家伙走出去,瞧見那幾個男人還在和爸爸說著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還在幫別的女人撬墻角,他們很擔心,湊過去偷聽。
結果幾個男人很快就走了。
正失望著,一眼看到了往他們家方向走來的周婷婷。
周越深明顯也看見了,兩個孩子臉色不大好看,走了過去,躲在自家爸爸身后。
小老二抬頭望著周越深:“爸爸,小姨又來干什么了?”
每次都要來找麻煩,真的好煩人啊,他們怎么總是有那么多煩人的親戚找上門。
忽然他反應過來,飛快的往屋子里跑:“她一定又是想找媽媽的麻煩,我要去告訴媽媽。”
小老二話一落,小老大也崩住了臉,跟著跑了進去。
肯定是因為偷學鹵肉的事情,小姨又來找麻煩了。
司念聽說周婷婷又來了,也是無語的撇了撇嘴。
看兩個孩子擔心,她安撫道:“放心,沒人能欺負的了你媽媽。”
司念一邊說一邊往外走,大門口,周婷婷的哭嚎聲和殺豬似的。
“大哥啊,李家要休了我,還要讓我賠錢,我沒辦法,我只能回來給你們住了。”
早已預料到的結果,司念倒是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
然而跟在她身后的兩個小家伙聽了周婷婷的話,立即急了,開口道。
“小姨,你不是有家嗎?怎么要跟我們一起住,我家可沒床給你睡。”
“你以前不喜歡我們,說我們臟,還要把我們趕出去。”
“還說喜歡城里,讓你回鄉下除非你死。”
“那你都沒死,干嘛要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