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17章 過年 修

**
臨近過年,因為周家父母去的早,加上今年又是司念回家第一年,所以林家打算邀請女兒和女婿回家過年。
已經考到駕照的林蕭一大早就去了養豬場。
本來他想著這件事去跟妹妹說的好,但他媽說,妹夫才是當家之主,什么都繞過他跟女兒說的話,也不大好。
傳出去也不好聽。
雖然說周越深父母雙亡,來自己這個丈母娘家過年也沒什么。
但也得看他的意見。
所以林蕭早上來送貨,順便跟周越深說了這件事。
他其實很感激周越深的,如果不是他,自己估計還在鎮上干苦工,哪里會有這么輕松個工作,每天送送貨就可以。
雖然說是自己的妹夫,但是在周越深面前,林蕭總覺得他就有一種不怒自威的氣勢,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聽他的。
手下的人也都很和諧,一點也不像是之前自己在的工地,為了搶工作,背后你刺我我刺你的。
一開始看見周越深的時候,林蕭還有些擔心自己的妹妹。
畢竟周越深板著臉的時候,他一個一米八的大漢都感覺悚人。
然而接觸后才發現,周老大只是長得這樣。
實際比誰都好相處。
對妹妹也好。
他覺得,他媽的擔心完全是多余的。
又是他跟周越深說完這事,又補上一句說:“我媽說念念今年剛回來,和家里人接觸的也不多,大家好好過個年,也可以多相處一下。”
周越深坐在旁邊,沉默了些許。
往年過年他們都是在家過的,雖然說過年,但是他實際也還在忙。
確實是沒想過這個問題。
往年家里都冷清的很。
他也不過是頂多陪孩子們吃個晚飯就繼續忙了。
沒有任何的期待和驚喜。
但今年不知為何,他的心境不一樣了。
竟也有些期待。
三個小家伙也喜歡林家。
今年又有了媽媽,肯定也比往年開心。
司念改變的,不僅僅是幾個孩子心境。
還有他的。
想到這里,周越深沒有猶豫點頭說好。
說來,要去丈母娘家過年的話,也得多準備一些東西過去。
畢竟這也是自己第一次去丈母娘家過年。
見他點頭,林蕭也開心。
“真好,今年總算是能過個好年了。”
往年雖然也不錯,但是家里人為了供林思思上學,砸鍋賣鐵的,過年都舍不得吃上一頓肉。
他連過年都不能回家,要在外面上工,只因為那個時間工作,工錢是平時的兩倍。
林蕭也好久沒過上一個好年了。
自從念念回家之后,家里的情況改變了不少。
三千塊找回來了,他們不用再為這筆錢奔波。
自己也有了穩定的工作,在妹夫的幫助下,考到了貨車駕照。
媽媽和妻子,每天做點吃食也有一筆不小的收入。
情況越來越好了。
媽媽說,這樣下去,日后就能送兩個弟弟上大學了。
林蕭的臉上,充滿了對生活的期待。
周越深瞥了他一眼。
收回了目光。
看來,司念影響的人,也不止他們一家。
**
“周哥,這李家明真不是東西啊,前面你讓我盯著,我瞧他又跟另一個女的去賓館了,不是我說你妹,這樣的男人有啥值得她要死要活的。”
“不過真奇怪,這幾天都沒看到你妹妹出門。”
汽修廠中,胖子遞給周越深一支煙,一臉無語的表情。
周越深接過,點燃,指尖夾著。
聞言,他也沒說話。
“這事你不管?”胖子見他面無表情的,又忍不住問了一句。
這李家明之前老大讓他找人查的時候,他就覺得不對勁了。
今年又讓他碰見了兩次,發現這男人還真是表里不一的很。
要不是被自己親眼捉到,他都看不出來對方居然是這樣一個人。
當年周婷婷要死要活的嫁給對方,他還覺得這人挺好嘞,長得還行,又有工作,還是城里人,人家周婷婷追求城里的生活也沒什么奇怪的。
當時就不明白老大為什么不答應。
現在他才發現,老大這眼睛是真的雞賊的很。
光是一眼,就看出李家明不是好東西了。
這周婷婷也是蠢得很,明明是老大的妹妹,百分之一的聰明都沒遺傳到,要不是他刻意指引,估計這女人這會兒還不知道自家老公出軌了。
但這還不是胖子最無語的。
看在深哥的份兒上,他幫了周婷婷兩次。
可她不僅不離婚,居然還想利用周家來牽制李家明,以為只要周家幫自己,自己就能穩住在李家的地位。
死活也不樂意離婚。
前幾天,老大說李家明可能對周婷婷動手,他才有細查了一番。
好家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
這李家明居然又跟別的女人搞上了。
至于周婷婷,估計是被軟禁在了家里。
本來他想報警的,但老大說別管。
得讓周婷婷吃點苦頭。
如果這樣,她還是執迷不悟的話,就隨她。
胖子也是無比的感慨。
周婷婷怎么就這么會作死呢。
“嗯,再說。”
周越深深吸一口煙,眉目深沉,嗓音低冷:“她該。”
胖子撇撇嘴。
“也成,之前她對嫂子他們做的事情太不是人,也該讓她自己吃點苦頭。”
“今年過年要不要出來,大家聚聚?”
周越深站直了身子,“不了。”
“老大,咱們已經一年沒聚過了,上一次老于叫你你也沒答應。”
周越深瞥了他一眼,罕見的解釋了一句,“要陪念念去她娘家過年。”
說罷,他收回目光,碾滅了指尖的煙:“太閑的話,找個媳婦吧,你也到年紀了。”
胖子:“?”奪筍吶。
找到個媳婦兒你就了不起了唄。
整天就是媳婦媳婦兒的。
他是總算明白老于當時那一臉便秘的表情是怎么回事了。
**
“去姥姥家過年?真的嗎?”
“去姥姥家過年,我們是不是就有壓歲錢了,好多好多壓歲錢?”
聽爸爸說今年要去姥姥家過年,小老二頓時興奮了。
每年開學回去,同學們總是和別人炫耀,他們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給了他們多少壓歲錢。
他聽在耳里,羨慕極了。
自己沒有爺爺奶奶,也沒有外公外婆。
只有爸爸會給他壓歲錢。
可今年不一樣了。
今年他有爸爸媽媽,還有姥姥姥爺。
還有大舅大舅娘。
姥姥姥爺人可好了,大舅大舅娘也稀罕他們。
他好想和他們過年啊。
周越深微微頷首,摸了摸兒子的腦袋道:“過去的話,要聽話,多幫姥姥姥爺做事,不要打打鬧鬧,知道嗎?”
周澤寒小腦袋都差點點掉,說:“爸爸,我知道了。”
司念看了看興奮的小老二,又望向周越深:“不會耽擱你的工作?”
周越深可是三百六十天,天天都要工作的男人。
去娘家來回也不方便。
周越深道:“沒事,都安排好了。”
今年他又引進了不少人,沒有往年那么忙了。
“到時候你們收拾收拾,帶兩身衣服,我忙完就來接你們。”
“那我提前去買點東西吧。”
司念敲了敲腦袋說,到底是回自家娘家過年,肯定還是要買點禮物的。
周越深微微頷首:“隨你。”
“周婷婷的事情,你不管了?”司念問。
周婷婷雖然蠢笨,但到底是周越深的親妹妹。
平時吵吵鬧鬧也就罷了,這會兒可是被李家明動手了。
司念覺得,周越深雖然不喜歡這個妹妹,但也不至于會這么放任不管。
周越深望向她,嗓音溫和道:“這事兒,由她自己選擇,和她結婚的時候一樣,她怎么選,都是命。”
他說罷,轉身準備離開:“自己選的路,跪著她也要走下去。”
司念眨了眨眼睛,約莫笑了。
她本來還擔心周越深是顧及自己,才沒有幫周婷婷的,畢竟再怎么樣,那也是他的親妹妹。
但現在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這老男人還別說,想的真開。
和她一樣。
尊重他人命運,享受缺德人生。
……
大年二十九,司念和兩個小家伙將她提前買的東西都提了出來,一些水果糖、水果、鞭炮、衣服
“媽媽,這是我給小雨和小風小舅舅買的禮物。”周澤寒將自己的玩具槍拿出來說。
司念立即笑了:“你小舅舅他們肯定開心。”
周澤東也站了出來,一臉嚴肅:“媽媽,我也給小舅舅他們準備了禮物。”
司念看了過去,見他從書包里掏啊掏的,掏出兩本寒假作業。
司念:“”
張嬸牽著難得洗干凈的石頭下來,瞧見了一家子這準備出門的樣子,驚訝:“這都要過年了,念念你們這是要去哪里?拜年?”
“姨媽,姨媽新年好~”石頭洗干凈了,小家伙還別說,可愛的很,圓嘟嘟的小臉蛋,臉頰是高原紅,雖然有些粗糙,但看著福氣的很。
司念打心底喜歡這個小家伙,掏出一個紅包遞給他:“石頭新年好,石頭也快要上小學了吧?來,姨媽給你包紅包。”
“喲,這咋好意思呢,都還沒過年呢。”張嬸不好意思道。
“這都是應該的,這半年來,我們石頭可沒少幫我照顧瑤瑤。”
司念笑道,“我們這打算去我媽家過年,可能這幾天都不回來了,所以提前給石頭壓歲錢。”
石頭一點也不知道客氣:“謝謝姨媽。”
但聽說司念他們要去林家村過年,這幾天都不回來了,他抱著紅包又一臉傷心:“姨媽,我也要跟你們一塊兒去。”
話沒說完,就被自家奶奶打了一鼻竇,“去你個頭。”
“這孩子,真是不會說話,念念,你別介意。”
“說來,我嫁過來之后,也好久沒回林家村了,替我跟你媽媽打個招呼。”張嬸笑道。
司念點了點頭,應了下來。
張嬸又看向小老大小老二,見他們臉上都帶著笑容,心里也開心,約莫視線落到了一旁的大黃身上,擔心道:“小黃呢,小黃可咋辦啊。”
想來小黃被周老大抱來的時候,還是一只沒斷奶的小奶狗。
周老大也不會喂,每天就給它丟肉。
小崽子牙齒都沒長出來,哪能吃的了肉呢。
還是張嬸看不下去了,找人買了羊奶給它喝的。
好在這小崽子生命力強的很,這轉眼就長得這么大了,看著她都不敢接近了。
小黃也變成了大黃。
這會兒丟在家里也怪可憐的。
張嬸正想提議,要不然自己來幫忙喂喂吧,大過年的,別人都開開心心的,大黃一只狗孤孤單單的守著這么大的房子,也怪可憐的。
誰料司念笑了,道:“我們打算啊,帶大黃一起過去。”
“啊?大黃也帶去,你娘家不會說什么嗎?”
這狗看著嚇人的很,村里的人都怕。
不是誰都能接受的。
也只有周老大家才敢養。
司念道:“放心,我爸媽不會說什么的,之前我媽來過這里,還挺喜歡大黃的。”
之前周婷婷帶著人來這里鬧過一次,還是大黃嚇走了這些人。
當時她媽就對大黃贊不絕口,說這可真是一只好狗呢。
現在一點都不怕大黃。
司念他們去這么多天,也不好把大黃一直丟在家里。
要不是不允許,小老二恨不得把自己養的幾只小白兔也帶過去。
張嬸聽完,也是笑了:“你這想法倒是新鮮的很。”
換做別人,怎么也不可能把自家的狗也帶過去過年吧。
張嬸打心底的佩服司念。
石頭聽到說大黃也能去,心更碎了。
收到了紅包也不開心。
連狗都能去,自己卻不能去。
只有他一個人被拋棄的世界達成了嗎?
“嗚嗚嗚~~”石頭流下了傷心的眼淚。
周越深的車開了過來。
張嬸也告辭了。
周越深也不知道是從哪里回來,還剪了個頭發,胡須都剃得干干凈凈的。
狀態一點也不像是每天操勞的人。
司念挑了挑眉,這男人,到底是怎么保持這個狀態的,她都佩服了。
換做她天天這樣熬夜,早就猝死了。
果然小說里的人,都是鐵打的。
周越深注意到她看來的眼神,似乎是有些佩服。
不由得頓了頓,站直了幾分。
于東說女人都喜歡修理干凈的男人,帶出去有面子。
所以他今天送貨回來,看到一家理發店,特意的理了一個和平時不一樣的發型。
看司念盯著自己的眼神,周越深想。
于東別的不太行,這話說的還真不錯。
連她也覺得自己今天不一樣了嗎?
周越深上前,在司念身前站定,道:“念念,我今天理了個頭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