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20章 后悔莫及

……
“林老二,給我們滾出來!”
“今天這件事,你們必須給我們大伙兒一個交代!”
“之前是害了你侄子,現在是連我們村里人都要害了是吧!”
一眾村民圍上了林家,就開始大吵大鬧起來。
林蕭愣住了,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忙走過去。
“林大叔,林三叔,這是怎么了?”
“還有臉問我們怎么了?肯定是你們提議的吧。”
“王桃說的對,他們要是過來了,你們林家的生意就更好做了是吧。”
“讓你爹滾出來跟我們說。”
林蕭整天在外面忙活,還真不知道這些人到底在說什么。
好在正在屋內逗孩子的林爸爸被驚動了,以為是找自己的,忙把瑤瑤還給了周越深,走了出去。
周越深聽著動靜,濃眉微蹙。
他還以為自己已經說清楚,這些人應該不會鬧了。
沒想到居然還不死心。
周越深摸了摸懷里眨巴著大眼睛的望著自己的女兒,對一旁正在嘻嘻哈哈交換禮物的兩個兒子道。
“小東,小寒,帶妹妹去玩。”
與此同時,廚房中的司念和林媽媽等人也聽到了動靜,紛紛走了出來。
“這是怎么了?”林媽媽出門看到一群村民圍在自家門口,一臉懵。
但看到在后面幸災樂禍的王桃之后,她瞬間黑了臉。
這王桃最近老在外面傳播他們林家的壞話,這會兒出現在這里,怕是跟她脫不了關系。
司念也認出了這行人。
其中有幾個,是剛剛他們進村的時候碰見的。
居然鬧過來了。
周越深不是都說了嗎。
司念有些不太明白,其實對于到底要不要帶動林家村經濟情況這件事,她根本沒有任何的想法。
也不想幫助任何人。
畢竟這對周越深來說,都是一種麻煩。
特別是為了自己才不好意思拒絕的話,那她就更沒必要了。
她只是想讓自己娘家過的好一些而已,從沒有救世濟人的想法。
別人過的怎么樣,也同她沒關系。
所以周越深提起這件事,說還不確定的時候,她也沒有勸他。
他自己決定便是。
這一時之間,也搞不懂這些人到底為什么要吵鬧。
就算是周越深真的打算開過來,那對于他們林家村來說,這不都是相當劃算的事情嗎?
在周越深的廠子里上班,一個月最低也有三十塊錢。
他們村里幾乎有一大半人家的男人都在周越深的廠子上班。
開到了林家村,多少人家能有工作,改變現在只能靠糧食生存的命運?
再則收購地也不一定說非要用他們種糧食的地,而且村長既然有想法,那肯定也會安排的。
這些人到底在急什么?
不得不承認,思想上的限制,導致這些人注定這輩子都只能這樣了。
“老二,今兒個你必須給我們個說清楚,憑什么要收購我們村子的土地建廠?”
“是不是你提議的,好啊,你個吃里扒外的東西!”
“自家賺錢了,就不顧我們的死活了是吧?”
林爸爸一臉懵逼:“你們說啥啊,什么建廠?”
“你還裝,難道你讓周廠長過來,不就是為了這件事嗎?”
“我告訴你,這事兒我們不答應,門都沒有。”
林爸爸懵逼的看向周越深。
周越深修長的身形從他身后走出,睨了激動的眾人一眼,收回目光,嗓音低冷:“我說了,這件事我尊重你們的決定,為什么還要鬧?”
“呵,說的倒是好聽的得很,誰知道你背后會不會搞什么幺蛾子。”
“就是就是,你當俺們好騙啊?”
林爸爸望向周越深,問道:“小周啊,到底啥事兒啊?”
周越深耐心的解釋:“之前鎮長開會,提議讓我帶動別的村的經濟,林家村村長找過我,讓我擴展養豬場來你們村子,當時我說考慮。”
“抱歉,爸,給你添麻煩了。”
周圍的人見他承認,立即得意道:“看吧,他自己都承認了!”
“呸,我們村長才不是那樣的人,明明就是你自己想開過來。”
林爸爸聽完,懵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看向大家說:“這,這不是好事嗎”
眾人還在激怒當中,沒有絲毫理智,聽到這話,立即怒道:“對我們有什么好處,那可是我們的地!”
“就是,養豬場又臭又臟的,日后還要不要人生活了?”
“說有好處,也只是對你們林家有好處吧。”
林爸爸忙擺手:“不,不是這個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小周真的把養豬場開到咱們村,大家豈不是就可以找到工作了嗎?”
“我信你個鬼!林老二,你就是說的好聽,我們又不是傻子。”
王桃站了出來道:“他家連一個鹵肉都舍不得教自家親大哥做的人,你們覺得他們會讓你們進廠子上班嗎?肯定也是讓他們自己村子的人去上,哪里輪到我們。”
“是啊,王姐說的有道理。”
“果然不安好心,幸福村那群人之前就仗著比我們有錢,天天炫耀,這要是他們來我們村里,還不得站我們頭上拉屎?”
“干脆以后別叫林家村,叫幸福村得了。”
“這件事,你們想都別想。”
“對,想都別想!”
“我告訴你,我們村長等會兒就過來了,到時候看他怎么拆穿你。”
……
這邊吵吵嚷嚷,另一邊,林家村村長家的大門也被敲響。
年邁的村長正在院子里殺雞呢,就被一群人吵吵嚷嚷的找了上門。
“村長,村長出事了,你快去林家看看吧,聽說周越深要收購我們村里的土地,快阻止他吧!”
“對,我們絕對不同意這種事!”
村長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丟掉手中的雞,一臉驚喜:“真的嗎?周同志他答應了?”
他的反應反倒是讓眾人愣住了。
“什么答應了?村長,咱們村地本來就不多,要是被他收去開養豬場,我們不得餓死嗎?”
“是啊,這件事可千萬不能答應。”
村長有點懵逼:“你們在說啥?周同志來咱們村開廠子,對咱們來說不是好事嗎?干嘛不答應?”
“他開廠子跟咱有啥關系啊,村長你老糊涂了吧。”
村長回過神來,面色逐漸嚴肅,“我看你們才老糊涂了,周同志來開廠子,到時候能帶動咱們村子的經濟,說不定大伙兒都能和幸福村的人一樣進他的廠子上班,掙錢,不比你種那點子破地掙得多嗎?”
“我告訴你們,這件事別的村村長都在盯著,就周同志看在了老二家是他老丈人的份兒上,說考慮一下,我一直等著人家回復呢!要是他同意了,對咱們全村都是好事!”
眾人愣住了。
這話仿若一語驚醒夢中人。
這,這好像是這個道理啊。
幸福村變得有錢的原因,聽說就是因為他們村的好多人都去了周越深的豬場上班。
聽說比去外面打工還賺錢。
所以幸福村的人都很討好他。
之前別的村的人,還想著找關系進他們養豬場工作,都沒能進去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
眾人想到這個可能,又想到當時他們在周越深面前反對的話,臉色瞬間白了。
看幾人的表情,村長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臉色一變,急忙朝著林家趕過去。
他聽說周越深要來林家過年,今天還特意殺了只雞,就是想著到時候請人來吃個飯,好好考慮一下這件事。
林家村經濟墊底已經很久了。
因為土地不好,常年收成最差。
村里人口也不多,家家日子都不大好過。
他好不容易找到這么一個突破口,居然被自己村的村民毀掉了。
村長差點氣暈過去。
林家。
一群人圍著吵吵鬧鬧,吸引了不少人的圍觀。
周越深眉眼中閃過幾絲不耐。
林爸爸看這群人跟瘋了一樣,急的滿頭大汗,“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行了爸。”
周越深打斷了他。
林爸爸一臉歉意。
他怎么也沒想到,這大好的日子,居然會鬧成這樣。
“小周”
周越深搖了搖頭,看向眾人,嗓音低冷:“我再說一次,我周越深不會收購你們任何一塊地!”
“你們的地對我來說,毫無價值,不必白費這個心。”
大家還以為他怕了,冷笑一聲:“你最好說到做到,不然我們絕不會放過你們。”
“對,我們林家村不是好惹的。”
“走吧走吧,大好的日子,真是晦氣。”
一群人得意的準備離開,想著回家趕緊分享這個好消息。
一回頭,看到村長急急忙忙的趕了過來,笑道:“村長,你咋才來啊。”
“是啊,這事兒你放心,我們都解決了。周越深保證了,說絕對不對咱們村子出手,不然大伙兒可不放過他!”
聽到這話,村長差點吐血。
一聲暴喝!
“蠢貨!”
看他滿臉鐵青,大家愣住了。
笑嘻嘻的嘴臉開始安靜下來。
到底是村長,還是有幾分威嚴的。
平時村長人好,對誰都溫和。
這還是大家第一次見他臉色這么難看。
一時之間,都不知道他怎么了。
“村長,你咋了?”
“我們這也是為大伙兒著想啊。”
“你不會是被周家威脅了吧?”
村長只喘粗氣,胸口起伏,一巴掌就扇了過去。
“蠢貨!毀了,都給你們全毀了!”
那人被打懵逼了。
一抬頭,見村長身后更過來的人一臉焦急,當即也是心中一慌。
“林大哥,村長說這事兒是他跟周廠長申請的,如果周廠長在咱們村子開廠的話,咱們可以進去工作,還有工資。”
“林大哥,我們、我們好像做錯了。”
帶頭的林大哥也是傻了,其他人也傻了。
他喃喃道:“王大姐說這都是騙人的,根本不會讓咱們村里的人去,只會讓幸福村的人”
說完這話,他回頭去看王桃。
卻沒看見人。
頓時臉色一變。
村長連連搖頭,恨鐵不成鋼。
“你們就是被一個娘們給利用了是吧,蠢貨,真是蠢貨!”
“給我滾過來,給周廠長賠罪!”
“我不,村長,就算是他讓我們去他廠子上班,那也是用了咱們地的原因,那不是理所應當的嗎,我的懷疑沒有錯啊。”
男人給自己找了個借口。
地能種一輩子,可自己不可能能一輩子在他廠子上班吧。
這怎么想也不值得。
“誰說要用你們吃飯的地去給他開廠子,咱們村什么地不多,老子用你的,老子是有病嗎?”
村長呵斥一聲。
眾人嚇得噤聲。
對方臉色陣青陣白的。
是啊,他們村子什么不多,荒地最多。
就是因為種植不出糧食,所以一直荒廢了。
明明是地最多的村子,可每年的糧食產量卻是最低的。
所以才賺不到錢。
如果用那個荒地給周越深開廠子的話,大家既能種地,還能進他的廠子上班。
想到這個可能,眾人臉色驚變。
“那,那咋辦啊村長,我,我們不是故意的。”
“對,我們誤會了,我們以為他是要種糧食的地。”
村長還沒說完,身后響起了周越深的聲音,嗓音低冷,“沒事。”
大家頓時噤聲,僵硬的回頭。
周越深面色很平靜,似乎并沒有生氣。
不對,應該是他完全沒把他們放眼里。
想到剛剛他們浩浩蕩蕩找麻煩、威脅的場面。
一行人臉色五彩斑斕的,精彩極了。
林村長忙道:“周同志,你別生氣,這件事是大伙兒誤會了。”
周越深微微頷首,嗓音平靜道:“我知道,但沒關系,不管是你們糧食的地,還是你們的荒地,我都不打算要。”
林村長臉色一白。
周越深望著他,眼神深沉道:“你是個為人著想的好村長,但不是什么人都值得我幫的。”
他還沒忘記林村長過去找他的時候,滿心都是為了村民的態度。
不似其他村長,只是想自己插一手獲利。
所以他才會考慮。
但沒想到,林家村居然是這樣一些人。
周越深不喜歡麻煩,也不想給家里人帶來麻煩。
他轉過身,正欲離開。
后面啪嗒一聲。
林村長居然跪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