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21章 未來的打算

周圍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當中。
周越深掉頭望過去。
眉頭微蹙。
林爸爸慌道:“林叔,你這,你這是干什么啊,快起來。”
林村長苦澀道:“老二,這件事是叔沒給大家說清楚,讓大伙兒誤會了,連累了你們。”
“說來也是我的錯。”
本來林村長還想著,如果真的成了,好好尋個良辰吉日,給大家通知這個好消息,讓大伙兒開心。
誰知道居然會出現了這樣的意外。
這下好了。
別說人家來開廠了,不把人得罪就已經是謝天謝地。
上面領導開會的時候,那些領導看到周越深,個個都低頭哈腰的,周越深也不是那種好說話的人。
這一次無非是他們仗著他媳婦兒娘家是他們林家村的,所以人家才會給他這個面子。
因為一直不確定,所以村長才會沒通知。
卻沒想到會走漏了風聲,讓大伙兒誤會,鬧成這樣。
因為林老大一家的事情,大家對老二一家頗有異議,這會兒被人一教唆,瞬間就失去了理智。
村長這會兒是再氣也沒用了。
林爸爸也是剛知道這件事,心情復雜。
原本他覺得,這件事對村子里是好事。
哪成想大伙兒會這么反對。
不愿意就算了,還說的那么難聽。
他也無話可說了,只是搖了搖頭。
林村長看向周越深,歉意的道:“周同志,我不求你能原諒他們的錯,只希望你不要因為他們這群人,對我們林家村失望而不做我們的生意,其他人都是無辜的啊。”
村子里的人去周家買肉,都會相對的便宜一些。
特別是現在林家村還是周越深老丈人家的村子,隔得又近,去買肉人家都舍得多給他們割一點。
要是因為這些人,日后周家不做他們林家村的生意了,大家吃頓肉都難。
司念站在一旁,挑了挑眉。
她剛剛還以為這老村長下跪是為了求周越深不要放棄他們村子呢。
沒想到居然只是這樣嗎?
周越深睨了他一眼,微微頷首:“林村長,你不必如此。我也不至于因為他們的行為不做你們整個村子的生意。但這些人的生意,我確實是不打算做,你放心吧。”
他掃過一行人。
剛剛還嚷著以后再也不去他家買肉吃的一行人,臉色越發蒼白。
他們去周家買肉,不僅能省錢,還不用跑鎮上。
再則,現在每天供銷社的肉都是限量的,誰早誰先得。
市場雖然有賣,但是卻貴不少。
自從有了周家之后,大家再也不用為了吃一頓肉一大早跑去供銷社排隊了。
他們一時沖動,還以為周家的養豬場沒了他們這群消費者不能活一樣。
現在才反應過來,不是他們不需要周家。
而是周家不需要他們!
把村長的一片苦心毀掉不說,還害了自己全家。
一眾人的臉色別提多精彩了。
“不、不是,周廠長,這件事都是誤會啊。”
“是啊周廠長,大家被誤導了而已,你不要生氣。”
“老二,你勸勸周廠長吧,他不是你女婿嗎?”
“大家都鄰里鄰村的,鬧成這樣也不好。”
林爸爸頭疼道:“剛剛我都勸過你們了,是你們自己不聽的,而且你們說話太難聽了,我覺得小周對你們已經很客氣了。”
“雖然說大家都是同村人,但你們的行為我不認同。”
林爸爸這話,說的大家臉色陣青陣白的。
司念道:“這件事誰引導的你們就找誰去,我們都是無辜的,大過年的,也不好說的太難聽,免得大家都不高興。”
一句話瞬間讓一群面如死灰的人想到了今天的罪魁禍首。
原本他們也只是對林家對老大一家的行為有些異議而已,但都沒打算說什么。
是王桃一直在那里誤導,還說周家要收購他們土地開養豬場,到時候讓幸福村的人踩在他們頭上,大家才會想歪的。
這會兒人倒是跑的快,害慘了他們。
連帶著整個林家村,都丟盡了臉。
要是別的村的人知道,周廠長幫忙,卻被他們合伙拒絕的話,估計都要懷疑他們腦子是不是有問題了。
越想大家越是羞愧,一個個的灰溜溜轉身離開了。
只是那臉色不大好看,估計是要去王桃家鬧了。
村長嘆了口氣,也告辭離開了。
看著他這群村民,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也不想再做掙扎了。
林家總算是安靜了下來。
**
“女婿,你真打算要去別的村開廠子?”
林爸爸給周越深倒了酒,疑惑的問。
他覺得女婿在幸福村的廠子已經夠大了,應該沒必要再去其他村子開了才是。
這么一個廠已經夠忙了,要是再來一個的話,那豈不是二十四小時都要忙著工作了嗎?
周越深搖頭:“鎮長提議過許多次,應該是幾個村子村長合伙施壓了,不過我并沒有這個打算。”
幸福村如日中天,別的村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林村長找過我,當時雖然有過想法,但也沒有答應。”
“我打算,把廠子轉移進城。”
這話別說林爸爸,司念都驚了。
望向他:“要去城里”
周越深微微頷首:“城里的話運貨比較方便,鄉下喂養雖然合適,但是送貨一直都很麻煩。”
因為道路偏遠,
加上路也不好,每天來回的時間實在太長了。
一天只能跑那么兩次。
“那你進城,家里豈不是就只有”林爸爸想說只有女兒和幾個孩子在家,有些可憐,但是不大好意思說出口。
畢竟周越深也是為了賺錢養家。
周越深嗓音低沉嗯了一聲,他撩起眼眸望向司念,屋內燒著柴火,很暖和,倒映在她的臉上。
司念的臉烤的通紅,皮膚細膩。他修長粗糲的手指捏著手中的酒碗,放肆地看她一會兒,隨后開口:“我已經找人在城里找房子了,到時候會一起搬過去。”
“念念下一年就要去參加高考,在城里的話,她會方便一些。”
幾個孩子也是,在農村教育始終是落后太多。
兩個孩子都是聰明的孩子,既然自己有這個條件,就沒必要委屈他們。
以前周越深總覺得,自己這輩子可能就在這鄉下了。
從沒有為未來做過打算。
可現在才知道,自己不往前走的話,他身后的幾個孩子,還有妻子,都只能跟在自己身后。
林爸爸張大了嘴巴。
沒想到女婿竟然連帶著女兒讀書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他剛剛居然還在瞎擔心呢。
心里感動的同時,又無比慶幸。
雖然周越深年級大了些,但相對的,思想和成熟穩重,卻也不是一般人能比。
女兒也不委屈。
司念烤著火,也愣怔的看著他。
她是想過去高中的問題,雖然說自己只是參加高考,這個書讀不讀都一樣,只要她心里有底就好。
但相對的,自己肯定也是要努力學習這個年代的知識的。
周越深或許是擔心她這樣壓力太大,亦或者是不想因為孩子而影響她的學習成績,所以才會有了這個想法。
到時候即便是自己去上課,照顧孩子也還是方便的。
他把一切都想好了。
司念眼睫顫了顫。
**
“念念,小周沒事吧”
司念尋了個借口進廚房幫忙,就聽見林媽媽擔憂的聲音。
她搖了搖頭:“沒事媽,周越深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到底是當老板的,什么場面沒見過。
幾個人鬧事而已,他根本就沒放心上。
倒是家里人很擔心周越深會因為這件事,心里不舒服。
林媽媽松了口氣:“話是這樣說,但這些人做的確實是過分,你們也沒必要因為村長那樣子就難做。”
司念點了點頭,沒放心上。
周越深看司念出去了,將酒碗擱在一邊。
“爸,我去廚房幫忙,你幫我看會兒瑤瑤。”
林爸爸忙點頭,也顧不得喝酒,去照顧小外孫子去了。
司念蹲在地上麻溜的洗菜,身前壓下黑影。
她抬眸。
周越深高達的身影蹲下,嗓音溫和道:“我來洗吧,你不舒服,少碰些水。”
這幾天是司念的經期,一到這個時間,她就不愛說話。
周越深很明顯的能察覺。
司念瞥了他一眼,說:“我爸不攔你?”
周越深微微頷首:“他帶瑤瑤。”
司念笑了。
瑤瑤是家里最小的,又是個女兒,父母生了這么多兒子,對瑤瑤是稀罕的很。
林爸爸連最愛的酒都顧不得喝了,立即就抱著外孫女出門炫耀去了。
下午。
外面寒風呼呼作響,然而院子里卻一片熱鬧。
幾個孩子換上了新衣服,正在外面玩煙花爆竹。
一片喜慶。
相比較林家這邊的熱鬧,不遠處林大伯家大門關著,冷清異常。
唯一的兒子坐了牢,為了讓兒子日子好過一些,夫妻兩個也是拼命的往里面塞錢。
這個年別說放煙花爆竹了,肉都沒舍得買。
正在廚房做飯的林雪蒸著榛子里面的包谷飯,聽到外面司念家放炮的聲音,后糟牙都咬碎了。
別說肉了,這個年,她家是連大米都吃不起。
糧食全讓她爸媽賣出去湊錢給牢里的弟弟送去了。
她端著幾個菜進屋,瞧見家里還多了個人,臉色更是難看。
那老女人她認識,是他們林家村有名的媒婆,劉媒婆。
之前還給他們村子的劉家說了個親,是隔壁幸福村的一個老頭子。
劉冬冬運氣好,沒嫁過去。
她姐卻沒那么好運氣。
這會兒來了自家,不用想也知道是為了什么。
林雪走過去,就聽見那女人說道。
“王妹子,不是我說,你家林雪年紀也快二十了,你看別的村年紀大的誰還有人要,王家看上她,是她的福氣。”
“雖然說長得不咋好看,但人家鎮上開包子店的,可賺不少錢呢。”
“我保證沒問題,彩禮這方面也好說,人家愿意給一百!”
“什么,一百,打發叫花子呢!”
本來聽到鎮上的,林雪眼睛還亮了一下。
結果一聽只給一百塊錢彩禮,林雪臉都綠了。
隔壁林家女兒,她的堂妹司念結婚,人家周越深可是給了八千八!
自己給一百塊,這傳出去,她還要不要臉了。
王翠也是一臉難看:“劉姐,這也太低了吧,還鎮上的,咱們村子都不止這么點吧?”
丑一點倒是無所謂,但這開包子店的,居然這么摳門。
要不是現在兒子那邊需要用錢,王翠都不會考慮。
劉媒婆聽到這話,冷笑一聲:“你拿你家的跟人家比啊,人家隔壁司念,城里來的,高中生,隨便能找工作,長得如花似玉,年輕漂亮!別說是周廠長了,就是城里人估計也舍得花這個錢。”
“再說你家林雪,我聽說初中都沒上就輟學了,這些年也沒出過門,都沒見過世面,長得也只能算一般般吧,人家給這個錢已經是合算的了。”
“要不是看她長得還算行,我跟你說,這么好的事兒,還輪不到你們,人家再怎么樣,還是鎮上做生意的呢。”
林雪被這么對比,臉色陣青陣白的。
是,司念她比不上。
可林思思也就是比自己稍微好一點,但周越深也給了她三千啊。
自己不值三千,起碼也得有個一千吧!
真是氣死她了。
“再怎么樣,一百都太少了,起碼這個數。”王翠比了三個手指。
“三百?”劉媒婆冷笑:“別太貪心了啊妹子,人家那條件,就算是免費也有人去。”
王翠急了:“別啊,劉姐,你再談談,我這情況你也不是不知道。”
“媽,我不答應,我絕對不答應,一百塊就嫁人,我還不如死了算了。”
見她媽居然還真動搖
,林雪激動的道。
“你還有臉說,老娘養了你這么多年,才值這么點錢,你弟弟在牢里都要餓死了,你也不知道幫幫忙。”
“但凡你跟司念林思思那樣有用,我也不至于這么慘!”
王翠氣急敗壞。
兒子坐牢之后,她整日整夜的睡不好,夢里都是兒子被人欺負求她救命的場景。
王翠心都要碎了。
哪里還顧得上林雪。
林雪聽到這話,差點氣暈過去。
丟下一句自己不嫁,就轉身跑了出去,門砸的好大聲。
出門瞧見站在門口和幾個孩子放鞭炮的司念,她捏緊了拳頭,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轉身跑了。
司念一臉莫名,真是冤家路窄啊。
“念念,快帶孩子進屋吃飯了,天冷,別感冒了。”
司念應了一聲,“進屋吃飯吧。”
幾個孩子也是第一次玩煙花爆竹,這會兒小臉興奮的,意猶未盡的表情。
“媽媽,以后咱們是不是每年都能放煙花爆竹啊?”
小老二雖然還想玩,但看司念走了,立即追上去,小手拉住了她的手,一臉幸福的望著她。
司念應了一聲道:“讓爸爸給你們買,但不能玩太多。”
周澤東也追了過來,站在了司念的另一邊,教導弟弟道:“偶爾玩一下就好了,書上說煙花爆竹會污染空氣。保護環境,人人有責。”
說完,他伸手去拉司念,見她沒有動作,小臉微紅,仰頭看向司念,“媽媽,我們不會玩很多的。”
后面本打算還要玩一會兒的林風林雨看著這一幕,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不是,他們都一點都不貪玩的嗎?
……-
越寫越爛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字數多了
找不到寫的
都找不到狀態了
不知道別人后期到底咋寫的
想停更學習一段時間了
最近追更大把大把的掉……感覺還是不能這樣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