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22章 林雪失蹤

屋內燒著柴火,雖然說比不上司念家有火爐那么好的效果,但也還算暖和。
關上門,隔斷了風,舒服的不得了。
林家的燈泡不是很亮,昏黃色的。
照的人眼睛有些不舒服。
家家戶戶也就過年這幾天舍得用電,加上冬天了,天五六點就開始黑了,不用再屋里根本看不著,只能點蠟燭。
大家都沒有先入座吃飯,而是供神龕。
這是村里歷來的習俗。
逢年過節的,都先得供奉祖宗。
還得下跪上香求祖宗保佑。
一番結束,大家這才上桌吃飯。
林媽媽其實做飯的時間并不多,林爸爸做的多一些。
今兒個也是高興,難得的做了一桌菜,司念把手套脫下,換了一雙林媽媽給她勾的拖鞋,走到周越深旁邊坐下。
林媽媽立即給他們一人舀了一碗湯放到兩人跟前:“小周,念念,你們試試我的廚藝有沒有好一點?”
司念喝一口湯,說道:“有。”
周越深隨后跟著點頭。
林媽媽立即笑的合不攏嘴,讓兩人趕緊試試其他的菜,兩人也都配合,一一都試了。
林媽媽沒什么做飯的天賦,平時都是能吃就行,其實她也不愛下廚,偶爾下,所以味道不能說很差,只能說能入口,但算不上好吃。
林媽媽看兩人嘗了,問道,“好吃嗎?”
司念硬著頭皮點頭:“不錯。”
周越深面無表情:“好吃。”
林媽媽高興的不得了,試吃了幾口,呸了一聲,“還是那樣,沒味兒,你兩個就會安慰我。”
司念眨了眨眼睛。
其實她也不明白,為什么林媽媽能做到什么配料都放了,卻還是什么味道都沒有。
林爸爸討好的笑,夾起土豆絲往嘴里放,“我覺得很好吃啊,就合我口味,再說,你也不愛下廚房。”
他夾了肉給幾個孩子:“來,小冬小寒,多吃點肉,長身體。”
“就你貧嘴。”林媽媽還記得丈夫背地里跟別人吐槽自己做飯難吃這件事,翻了他一個大白眼,“瑤瑤給我吧,你一身臭酒味兒,熏著我們乖孫了。”
說完,翻臉跟翻書似的,望向瑤瑤粉嫩的小臉蛋,慈愛的伸出雙手:“來瑤瑤,姥姥抱。”
司念道:“媽,瑤瑤會自己吃飯,你們不用管,自己吃,等會兒菜涼了。”
林媽媽笑著應聲、尋了個位置坐下。
瞧見擠著坐在司念身邊一高一矮的兩兄弟,怎么瞧怎么覺得可愛。
又看了看離自己十萬八千里遠的兩個小兒子,她臉一黑。
心碎,徹底心碎!
沒有電視機,沒有春晚、更沒有節目,過年也無非是大家圍坐在一起吃個飯、發壓歲錢。
林媽媽給他們一大家子都發了紅包。
第一次拿到姥姥姥爺的紅包,周澤東和周澤寒兩個孩子眼睛里都是亮眼的光。
他們一直認為,他們是跟別人不一樣的。
別人有爸爸媽媽,外公外婆,爺爺奶奶。
可他們什么都沒有。
對過年從來就沒有期待。
但今年,他們過了一個別人眼中無比正常,卻在他們看來,十分奢侈的新年。
“這是大舅舅大舅娘給你們的紅包,要好好保管好,別弄丟了知道嗎?”司念看大哥也給三個孩子包了紅包,分別發給兩個小家伙,囑咐。
兩個小家伙重重的點了點頭。
一旁拿到姐姐和姐夫紅包的林雨看了過來。
一臉羨慕。
真好,他們能拿這么多壓歲錢。
他轉過頭看向自家二哥,瞧見他背對著自己干什么,好奇的湊過去,卻見他正在包紅包,頓時驚喜,“二哥,你也要給我發壓歲錢嗎?”
林風頭也沒回,“不是。”
他掉過頭,看向周澤東和周澤寒說;“是給他們包的。”
“啊?為啥啊?”林雨驚呆了:“我們也要包嗎?”他才九歲啊!
“我們是他們的小舅舅,他們還給我們送禮物了。”
聽到禮物林雨就來氣:“他給我送了一本寒假作業!”
本來自己作業都快做完了,現在好了,
喜提一本新寒假作業不說,自己還要給他發壓歲錢。
痛,真是太痛了!
林風:“”
他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我們是長輩,不能跟他計較。”
還要小周澤東一歲的林雨:“”
村里有過年守夜的習俗,所以晚上幾個男人一邊喝酒一邊守夜,
瑤瑤早就睡著了,白天被幾個家伙帶著到處跑,小團子都累得打起了呼嚕。
司念今天來大姨媽,也不太能坐,抱著孩子先去了房間。
林媽媽也打發幾個孩子去睡覺。
周澤東周澤寒跟林風林雨兩兄弟睡一個屋,這會兒洗了臉洗了腳,兩個家伙就朝著司念的房間跑了過去。
林風林雨不明所以,忙追過去:“我們屋在這邊,你們干嘛去?”
“聽媽媽講故事。”小老二回頭道:“難道你媽媽不給你們講故事哄你們睡覺?”
林風林雨:“?”
他媽不給他們一大耳巴子就好的了,還講故事?
那不是書本中才會有的媽媽?
不行,得跟過去看看。
……
第二天一早上,外面吵吵嚷嚷。
司念晚上歇息的早,一大早就被吵醒了。
身旁已經沒人了。
家里的被子不是她買的真絲蠶被子而是厚重的棉被。
一晚上睡下來,她渾身骨頭都酸痛的厲害。
不得不說,自己真是被周越深養的嬌氣了。
外面吵吵鬧鬧的,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
她忙起身套上外套,出門。
卻見鬧的不是自家門口。
而是不遠處林老大家的。
周越深也在。
她忙走了過去,周越深掉頭看來。
見她靠近,上前幾步,“吵著你了?”
司念點頭:“有點吵,發生什么事了?”
周越深神情有些復雜,“你大伯家的女兒不見了。”
司念愣了一下:“林雪?”
“嗯。”周越深點頭,道:“聽說是昨兒個給她說親,不樂意,跑了。”
“現在對方要求他們還彩禮錢。”
所以這一大早才這么吵。
司念嘴角抽了抽。
咋這情況聽起來這么耳熟。
林雪這是要效仿林思思,東施效顰?
卻沒想到,人家不像是周越深這么好說話,第二天就來讓他們還彩禮了。
這樣說來,周越深也是好脾氣。
一個月了他都沒找林家麻煩。
司念擠了過去,八卦道:“我瞅瞅。”
她踮著腳,伸著脖子朝林大伯家門口瞧去,側臉漂亮,脖頸白皙。
周越深瞧了一眼,一旁有人給他遞煙。
他抬了抬手拒絕,站到了她后面。
此時已經是大年初一,雖然沒下雪,但是山上已經打霜了,空氣全是冷氣。
大家都一邊跺腳一邊看八卦。
幾個小家伙也擠著自家爸爸湊了進來,站到了司念前面,好奇的仰著腦袋問:“媽媽,這是怎么了,她怎么哭的那么慘?她好可憐啊。”
小老二看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王翠,疑惑的問。
司念嘴角抽了抽,“她兩百塊錢把自己女兒賣了,可憐嗎?”
小老二一噎。
“”
“這個錢必須還,你們林老大家什么意思,說好把錢給你們,今天帶林雪過去的。好啊,收了錢就跑路了是吧,你以為我劉媒好忽悠是吧!”
劉媒一臉難看,昨兒個她見王翠缺錢,所以好說歹說,一下就把這件婚事辦妥了。
說好昨兒個收錢,今兒個就把林雪帶過去的。
今兒個一過來,林雪不見了!
真是氣死她了!
她可是對那邊保證過了,今兒個肯定把人送過去的。
要是送不過去,別說自己的錢拿不到,還要把這兩百還回去。
王翠可真是把她害慘了。
“劉姐,我真不知道啊,那個死丫頭肯定只是賭氣,你放心,過兩天我肯定把她找回來。”
“這個錢我拿不出來,我已經給我兒子寄過去了。”
王翠為了讓兒子早點出來,一直花錢找關系。
昨兒個剛拿到錢,立即就找人幫自己給兒子送去了。
結果晚上回來,女兒不在家。
但她當時沒多想,
還以為林雪心里不開心,跑她奶家去了。
今兒個早上沒見人回來,她跑過去一趟,才知道那孩子沒去過。
這才意識到了事情不對勁,一大早差點把整個村子都翻過來了,也沒找到人。
這會兒劉媒婆過來帶人了,她找不到人,兩人就鬧了起來。
王翠心里又是生氣又是擔心的。
生氣是林雪忽然消失,害的自己丟臉。
擔心是怕她脾氣大了,不回來了,那自己不是又得欠下兩百塊錢嗎!
而且劉媒人脈廣,不好招惹,得罪了日后別說林雪,就是自己的兒子都怕是難說上一門親事了。
兩方說了半天,沒準,直接就掐了起來。
還是村長來了,才制止了兩人。
王翠打不過劉媒婆,別提多狼狽了。
這會兒被人指指點點,丟盡了臉面。
大家都在指責她,居然兩百塊錢就把女兒給嫁了。
實在是太不應該。
他們村子雖然窮,但也鮮少會有人兩百塊就把女兒嫁出去的。
而且這么著急,現在林雪跑了,肯定也是因為不愿意。
林偉進了局子,林雪也跑了。
這林大伯一家還真是夠慘的。
被人嘲諷,還被村長教訓,王翠這臉色別提多難看了。
一抬頭,瞧見剛剛教訓呵斥自己的村長,正一臉討好的和老二一家說話,她的表情更是精彩。
都是老二一家,要不是老二一家,自己也不至于被害的這么慘。
如果兒子沒有坐牢,她至于花那么多錢,賣女兒的去救他嗎?
如果不是他們逼自己到這個境地,他們老大一家又怎么可能會這么慘!
這會兒倒是一個個開開心心的過大年,真是氣死她了。
王翠捏緊了拳頭,后槽牙都咬碎了。
她剛進屋,又有人找了上來。
是鼻青臉腫的妹妹,她還沒反應過來呢,王桃上前就給了她一巴掌。
王翠被打懵了,“桃兒,你,你干什么啊!”
王桃一臉難看:“你問我咋回事,不都拜你所賜嗎?要不是你讓我到處傳播林老二一家的謠言穢語,我也不至于被教訓的這么慘!”
王桃和王翠一樣,嫁了同一個村子。
不過王桃的日子可沒有以前王翠的那么好過。
她嫁的那家子男人大男子主義,會動手,她姐在村里強勢,自己日子好過一些。
不過王桃不同王翠這么囂張,她只是喜歡背地里說人閑話。
在村里還有一個響當當的名字,婦女主任。
有啥消息,她是第一個知道的。
也正因此,所以她說什么,大家就信什么。
但這一次,她慘了。
本來仗著林老二家送林偉坐牢這件事,大家一直都是很不認同,站在她這邊的。
可這一次,因為她從她姐這里聽到了關于周越深要收購土地擴展工廠這件事,誤錯了意思,導致錯失這個機會,還把周越深得罪了這件事鬧得很大。
昨兒個被她誤導的那些男人都上門找她男人了。
聽說了這件事,家里差點把她趕出去。
丈夫更是直接動了手。
王桃本以為和王翠跟自己說的一樣,應當是沒事的。
村長過去,也不過是擔心鬧得太難聽而已,再則,從姐姐的口中,她就不認為,周家是那樣舍得幫助他們村子的人。
加上老二一家的行為,她就更往壞處去想了。
哪里知道,真正的情況居然是村長去求得人家。
這下可好了。
她成了村里的罪人。
丈夫也也要跟她離婚。
她當然得來找王翠的麻煩了。
畢竟要不是她,自己也不會誤會。
“姐,林大壯要跟我離婚,這個村我是待不下去了。”
“你給我錢,我今天就離開。”
“錢”王翠尖叫一聲:“我哪里來的錢,錢全都給你外甥寄過去了。”
別人不知道,王桃還不知道嗎,她冷笑一聲:“姐,我們從小一起長大,你什么樣的人我清楚,你不可能會一分錢都不給自己留。你要不給我,我這就出去,大家都還在外面看著呢。我告訴大家,周廠長的事情,都是你讓我傳播的。到時候,我看誰還可憐你。”
因為大家覺得王翠可憐,所以還借給她不少錢。
要是知道這件事是王翠干的,估計要把她生吞活剝。
跟林大壯王桃本來就不想過了,她只有個女兒,被瞧不起好久了。
加上這一次鬧的太大,她留下來日后怕是沒好日子過。
加上自家本來是鎮上的,她回去還能找活兒干。
總比在這里過苦日子的好。
但她也不能給王翠背黑鍋。
王翠聽到這話,差點氣暈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