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23章 難道她哥不行?

林大伯這邊的事兒暫且不提。
畢竟和大家沒什么關系。
倒是原本對林老二家頗有微詞的村民,這會兒都改變了態度。
別說嘲諷了,這會兒趕著上門的討好。
生怕以后去周家買不到肉吃了。
來拜年的人,都快把林家的門檻踩扁了。
熱熱鬧鬧的誰不喜歡,大家也沒什么大仇大怨的,林媽媽也不好多說什么。
司念更是被一群人圍著,個個嬸子看她的眼神都泛著金光。
誰不知道司念得周越深看重,聽說不僅給她買車,還給她洗衣服。
十里八村誰家男人會給媳婦兒洗衣服啊。
更別說還是出了名的難相處的冷面煞神、一個眼神就可以嚇哭小孩子的周廠長。
司念現在簡直就是他們十里八鄉女性的標桿人物。
聽說這事兒傳出去之后,家家的男人都遭受到了自家女人的冷眼。
說他們沒人家周廠長賺錢就算了,還連衣服都不會洗。
村里的男人們對這天降之災,也是有口難言。
當然,態度好的也知道心疼老婆幫忙了。
這也讓大家發現,男人不是不會做,只是之前她們不會調教罷了。
劉媒也來了,本來她和林老二家不太對盤的,之前才給林思思說了個離婚帶三娃又不好相處的周廠長。
誰知道這件事誤打誤撞的,居然還成了。
林思思雖然沒嫁過去,但司念這個如花似玉的嫁過去了。
現在周廠長喜歡的很,對司念好,舍得給她花錢,聽說要什么買什么。
十里八鄉個個都羨慕。
為此,她這個名聲不太好的劉媒,一下就被洗白了。
這段時間找她說親的人多的很。
她之前和王翠關系不錯,還把城里的人介紹給她女兒。
彩禮少是少了些,但好歹人家身家干干凈凈。
誰知道被王翠給害了。
她氣惱的回到家,又聽說了王桃把周家得罪了,好多人都去林家拜訪。
就擔心林老二一家會不會因為自己和王翠關系好這件事,日后不賣豬肉給他們家啊?
劉媒婆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不行,她得和林媽媽打好關系。
劉媒婆提著水果雞蛋上門拜訪,卻發現司念被大家圍著,根本擠不進去。
瞧見一旁招待的林媽媽,她臉上立即扯出一抹笑來,看上去別提多滑稽。
“老二媳婦,這么忙啊,我來幫你。”
這話不僅是林媽媽驚了一下,就連院子里其他人都一臉驚愕的望向劉媒婆。
林家村沒有人不知道劉媒婆跟林媽媽關系不好的,這是什么情況。
林媽媽也是一臉狐疑的望著劉媒婆,這是想干啥?
當初給林思思說親,本來他們是不同意的。
畢竟雖然沒考上,但林思思好歹也是高中生,條件算是非常優越的。
怎么也不至于給別人當后媽。
如果不是林思思答應,他們是不認同這個婚事的。
后來更是發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林家可算是倒霉至極。
好在周越深沒有傳聞中那么可怕,人也好,也算是安心了。
但她對劉媒婆這個害人精依舊沒啥好感,這會兒也沒啃聲。
劉媒婆到底也是說媒的,臉皮厚的很。
一點都不尷尬。
還裝模作樣的拭淚:“老二媳婦啊,嬸子以前對不住你,不應該老是嘲諷你是個外來人。”
“之前給你家思思說親,也沒壞心眼,誤打誤撞的還讓你找回了念念這個親女兒。之前我不該聽你大嫂的教唆找你麻煩,咱們就過去了吧,你能原諒我嗎?”
說完,她上前向拉住林媽媽的手,一臉悔恨的表情。
林家院子的人都瞪大眼睛盯著劉媒婆,村里最厚臉皮的劉媒婆居然會道歉。
見鬼了?
林媽媽嘴角抽了抽,她不喜歡劉媒婆,但伸手不打笑臉人。
一時之間也不好說什么。
“劉媒你都這樣說了,那些事就過去了吧。”
雖然這老婆子不好,但是她也不是好惹的,平時都是互相對罵,互不相讓的,林媽媽也沒受啥委屈。
只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拉得下臉,她也是相當的吃驚的。
劉媒聽到林媽媽這話,立即抹眼淚:“嗚嗚嗚你這妹子真的好啊,過去是我這個老姐姐做錯了,對不起你啊,日后你就是我的好姊妹。”
林媽媽:“”滿頭黑線,這家伙還上癮了。
“這,好了好了,都過去了。”
劉媒抖了抖嘴巴上的痣,想著自己關系好卻害了自己的王翠,又看得罪了卻這么輕易原諒自己的林媽媽,眼眶一紅,悲從心來。
“妙啊~你真是心地善良,
心胸寬廣,難怪大家都說你人好,妙妹子你真是個大好人啊。”
林媽媽原名叫做張妙,但是很少有人叫她名字。
林媽媽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別說是他,院子里的人都抖了抖,天了,這老女人也太惡心了。
林媽媽也遭不住,忙尋了個借口出門買東西去了。
誰知道劉媒婆居然還沒放棄,只是她腿腳不好,追不上林媽媽,一路跟到了門口,還在哪里揮著手叫喚:“妙妙啊,老姐姐腿腳不好就不跟你去了,放心,屋內的人姐姐給你招待著,你早些回來啊。”
說完,她還感嘆一句:“這妹子人咋這么好呢。”
后面的眾人一頭黑線,這老婆子也太不要臉了。
大家圍著司念說這話,“以前劉媒婆跟你媽關系不好,兩人誰也看誰不順眼,劉媒是你大伯母那邊的姊妹。”
“肯定是因為怕得罪了周廠長,日后你家不做她生意,所以她才這么討好你媽媽。”
司念聽了想笑:“當著這么多人的面道歉,她也算是有本事的。”
像是這些人,不泛有前幾天鬧事的人家。
雖然說是上門拜訪,但誰說過一句對不起?
那天的事兒,是提都沒提。
司念被圍了一會兒,被問的煩了。
趕忙尋了一個借口去廚房幫忙。
她看著一直忙不停的周穗穗,有些不大好意思:“大嫂,你歇會兒吧。”
大冬天的,周穗穗忙的滿頭大汗。
她聽司念買了之前那些洗澡洗頭的之后,幾個月下來,皮膚竟然真的比之前好了,臉上也沒開裂,反倒是滋潤的很。
頭發都柔順了不少。
這會兒熱,雙頰通紅,是健康的高原紅,很是好看。
司念心想著,哥哥也是有福氣的。
嫂子這身段顏值,要不是因為同村,之前又不懂的打扮,哪里輪得到她那話都不會說的憨厚老哥?
“沒事小姑,我不累。”
司念走了過去幫忙,問:“大嫂,你跟我哥結婚多久了?”
周穗穗臉一紅:“快,快兩年了都。”
司念驚訝了:“兩年?”
兩年都沒孩子,這個年代的人避孕意識不高,不像是她和周越深。
不應該沒孩子才對。
難道是她哥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