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26章 再次觸發劇情 兩個弟弟的未來

司念看著哭得傷心的兩個弟弟,一時之間也有些心疼。
因為和兩個弟弟接觸的不多,所以感情自然也是不深的。
所以也沒有去想過兩個孩子的未來。
這會兒下意識就去腦子里搜索他們在書中的記憶。
本來以為兩個家伙沒什么存在感,應該沒怎么寫。
可這不搜不知道,一搜嚇一跳。
前期對兩個弟弟的描寫很少,可這兩個家伙長大卻并不簡單。
老大林風居然也當上了科研人員,不僅如此,他還是和周澤東敵對的一方。
沒錯,因為周澤東在后期是反派之一,而小說中,林風林雨和林思思關系極為好,作為正派的一方,兩人自然是看不慣陰暗的小老大。
林雨更夸張,這家伙居然當了警察,整天就追著當黑社會的小老二跑,兩人可謂是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也同現在一樣,是歡喜冤家。
司念:“”什么小說都只看開頭,只會害了自己。
沒錯,這本小說,她只關注了林思思的主線發展。
因為林思思的倒臺,并沒有牽扯出兩個孩子的劇情。
所以司念壓根就沒有多想。
這本書的劇情,她記得并不完整,只有接觸到劇情中相同的情節,以及特意去想一個人,才會知道對方在書中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司念聯想到昨日陳姐找到自己當老師一事,臉色微微變了變。
周越深察覺到她的情緒變化,歪頭看她,嗓音疑惑:“念念,怎么了?”
司念眼眸閃爍,臉上還是沒收回的復雜。
她看向兩個弟弟,抿了抿唇:“我沒事。”
周越深盯了她一會。
微微蹙眉。
剛剛的一瞬間,她情緒起伏極大。
是想到了什么?
司念揉了揉太陽穴,看著眼巴巴盯著自己的兩個弟弟。
頭疼。
按照劇情走勢,如果沒有自己。
這個當老師的機會,是給林思思的。
沒錯,小說中,林思思在這次演講中驚艷全場,得到了學校的關注。
又聽說她還是農村來的,對她更是高看一眼。
演講結束沒多久,學校找到了林思思,給了她當老師這個機會。
林思思本來在軍區大院被人瞧不起,一躍成了市中心最有名小學英語老師,為她輝煌的人生增添了一筆風采。
而作為一個不論是司家還是林家的團寵女主角,她有本事了,自然沒有忘記林家人。
林思思將機會給了兩個弟弟,介紹兩個弟弟去了這所學校。
這也是后期兩個弟弟為什么會對她馬首是瞻的原因。
這一刻,司念感覺,自己化身成為了本小說中最大的反派。
因為如果不是她,這機會肯定是給弟弟的。
沒錯,按照小說中林思思的視角,林思思是個大好人。
雖然自己來到了這本書中,感覺到了林思思并沒有寫的那么正派,但她后期確實是帶領了林家司家走上人生巔峰了。
如此正派的形象。
司念一時之間,頭疼的很。
她本以為,林思思坐牢之后,就可以好好安心的過日子了。
可現在發現,自己帶來的蝴蝶效應,卻改變了很多東西。
但已經走到了這一步
算了,反正原作中,自己也不是什么正面角色。
大不了找個機會把兩個弟弟帶城里面去上學就行了。
她也不可能因為小老大和小老二,就毀掉了兩個人的未來。
再則,書中的林家也因為林思思吃了很多苦頭,因為三千塊被冤枉,林蕭一天八十八份工出事,終生殘疾,兩個弟弟失去了上學的機會
但他們卻都不知道這些都是林思思帶來的災難。
反而之后林思思出現給了兩個孩子再一次改變人生的機會之后,她就成了兩個孩子眼中最明亮的那道光。
之后林家一直對林思思感恩戴德。
說來,林思思依舊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行了,別哭了,等家里存到錢,就讓爸媽帶你們來城里上學。”
現在林家的情況好轉,想要去城里也不是什么難事。
司念拍了拍弟弟的腦袋瓜子。
林雨擦了擦鼻涕又往衣服上搓了搓:“姐,真的嗎?”
司念嘴角抽搐,小老弟你可是未來要當警察的人啊,注意點形象好嗎?
點頭:“真的,但你得好好學習。”
林雨眼神一定:“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我也要去城里面。”
他倒是想要看看,兩個姐姐都想去的城里,到底是什么樣子!
**
回到家后,司念閉關梳理了一番劇情。
周越深也開始忙著市里村里兩處跑。
這段時間,他需要找好新的養殖場,還有轉移工作等等。
村里不會全部撤走,留幾個心腹再繼續在發展。
這件事他也同霍村長商議過合作。
霍村長人清正廉潔,大公無私。
和他合作周越深也放心。
幾個孩子聽說要搬去城里了,也很開心。
開心過后,小老二又獨自傷感起來。
他舍不得班主任,也舍不得石頭。
忽然就要轉學了,他一時之間有些緩不過來。
“哥哥,我不想轉學,我舍不得班主任。”班主任答應過他,下一年自己考八十分的話,就給自己當班長的。
他的小紅花都還沒到手就要走了。
聽小舅舅們說,城里人學習成績都很好。
自己在村里都比不過,去城里了豈不是更難拿到小紅花了嗎?
周澤東一點也不慣著他:“你不想轉學你可以跟媽媽說留在這里看家,你可以自己做飯,反正也餓不死。”
周澤寒:“”
他氣得不行,扭頭去看自家大哥。
好啊,他知道了,大哥就是嫉妒媽媽對自己比他好,所以才會支持自己留在家里。
這樣的話,他就能一個人享受媽媽的寵愛了。
可惡!
周澤寒立即拉開自己的書包裝東西。
周澤東扭頭看他一眼:“你在干什么?”
周澤寒:“收拾東西。”
周澤東:“”
**
城內,司家。
“什么?念念他們要搬城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