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27章 你以為我為什么這么著急結婚

張翠梅和司父聽到劉冬冬這話,大為震驚。
司念才嫁去農村不過半年時間,怎么就要搬城里來了。
他們當初把司念送去鄉下,可是做好了她這輩子都只能在農村生活的打算的。
沒想到這么快,就要回城里來了?
兩人的臉色不大好看。
司念回城里的話,被熟人看見了,大家會怎么想。
雖然那個周越深看起來很不錯的樣子,但再怎么樣,他也是個二婚男,而且還有三個孩子啊。
被人看到她給別人帶三個孩子,那些人指不定又要罵他們司家多過分了。
之前因為林思思的事情,大家都認為是他們司家害了司念。
到現在還在背后指指點點,說他們過分。
本來這件事隨著司念的離開,可以淡下去的。
可她要回來了。
劉冬冬道:“是真的,這件事村子里到處都在傳播,聽說她還要去市中心的外語小學當英語老師。”
“這所外語小學,你們應該也知道,就是思思之前幫傅芊芊演講的那所學校。聽說是學校的領導看重了她的能力,才會邀請她的。”
劉冬冬說著,心里也難免羨慕。
她這會兒其實也能理解林思思為什么那么討厭司念了。
畢竟司念能有如此的機會,也都是因為小時候有司家愿意花錢培養她。
不然又怎么能有今天。
換做別人,下了鄉,嫁給一個鄉下男人,這輩子都很難有翻身機會了。
可司念卻不一樣。
長得漂亮還有才。
如果不是因為她不是司家親生的,劉冬冬都不敢想象這樣的人會有怎樣一個輝煌的人生。
不像是自己,就像是泥潭的丑小鴨,即便是接近了她們,也只能仰望艷羨。
自己用盡全力得到的,別人卻不費吹灰之力
劉冬冬眼神暗淡。
聽到這話,張翠梅和司父臉色更為吃驚!
轉而變得復雜起來。
親女兒林思思因為偷錢丟盡了司家臉面,這會兒還坐了牢,對他們百般怨懟。
可養女司念即便是去了鄉下,也能被人挖掘,還當上了外語老師,風光無限。
明明這才是他們所期望自己孩子該有的人生,卻因為放棄了司念,救不了林思思,而竹籃打水一場空。
到時候司念來了城里,當上了老師,外人指不定要怎么嘲笑他們撿了芝麻丟了西瓜。
很快張翠梅又覺得這都是多虧了他們,她的想法和劉冬冬一樣:“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都不跟我們說,再怎么樣,我們也是她的養父母,如果不是因為咱們小時候培養她,她能有今天嗎?”
“等她來了,可一定得好好說說她。”
**
之后的幾天。
司念帶著小老大小老二找班主任提轉學這事,提前辦理轉學手續。
畢竟就算是這個年代,該有的過程也是要有的。
不過沒有未來那么麻煩就是了。
至于學校那邊,她從陳姐那里拿到了外語小學主任的聯系方式。
說明了兩個孩子的情況。
主任也不知道是不是對她濾鏡太強,也沒多說什么,讓她盡管帶過去。
周澤東年紀大一些,對方怕有影響,所以需要參加考核。
小老二則不用,他本身就才讀一年級,大不了再讀一年就是。
雖然手續不難,但確定下來,還是花費了好幾天的功夫。
正好就是寒假期間,辦完手續,周越深那邊也找好房子了。
周越深回到家,就遞給了司念一堆東西。
“房子辦理好的資料,放你那吧。”
周越深倒了一杯茶水咕咚咕咚灌完。
司念伸手接過,看了一眼,手猛地抖了一下:“房、房產證?你,你直接買了?你身上還有那么多錢?”這家伙到底是存了多少錢啊,除了給她的錢,他之后可又給了彩禮買了車啊!
“咳!”周越深差點被嗆到:“有關系,這些年借出去了不少錢,讓他們都還回來了,這房子也是朋友幫忙找的,不值錢。”
周越深好歹也當了十幾年的兵,這些年認識的人也多,總之,挺復雜。
一時之間也跟她說不清楚。
但他絕對不是藏私房錢的人。
不動她哪里的錢,是想著,她存著,安心一些。
以免日后有什么麻煩。
司念張了張嘴,這男人,人脈廣,還會做生意,人人都對他馬首是瞻的。
仿佛就是天生的領導者。
這完美的男主人設,怎么偏偏就當了個沒什么存在感的二婚老男人呢?
司念翻來覆去的看了一下證件,這年頭很多人都沒有這個房產證,只要上頭批了想在哪里修房子都可以,但市里卻沒有這么隨便。
沒有證件的房子,也不敢買,現在就算是沒事,日后市內房產增值,也會出現很多麻煩。
有這么一個證件,圖的是安心。
她很是納悶:“你看起來挺聰明的,為啥之前劉嬸對孩子不好,孩子那么瘦都看不出來?”
這是夸他還是罵他?
“我知道她不會對孩子太好,但確實是沒想到她會這么過分。”周越深嗓音低沉:“念念,你以為我當時為什么都找了人幫忙照顧孩子了,還會愿意花三千塊給林思思,著急結婚?”
當時媒婆介紹的時候,他便是看中了林思思有學識,想著她或許和別人不一樣,能照顧好孩子便是不錯的。
不然,怎么會有后來這么多事情發生。
司念吃驚,所以說他也知道劉嬸對孩子不好,所以才想著趕緊找老婆幫忙照顧孩子的嗎?
即便是沒有自己和劉嬸作對,只要對方對孩子好,劉嬸也做不長久?
想到這里,司念哼哼道:“看來你還挺欣賞林思思?”
“她上過高中,我以為她會跟別人不一樣。”周越深說:“之前我結過一次婚,發生了很多事。”
他垂下眸,嗓音都暗了幾分:“念念,人是沒辦法做到十全十美的。”
司念沉默了。
“周越深。”她抬頭望他,“你說的對。”
“但是,都過去了。”
周越深低頭,盯了她一會兒。
眉眼冷厲散去,嗓音柔和,“念念,你說的對,都過去了。”
“這兩天收拾東西吧,先過去適應一段時間。”
司念說好。
她又看了看自己布置的溫馨小家,有些不舍,“我還以為要在這里呆一輩子了呢。”
周越深抬眸看了看自己的房子。
眉眼中也閃過一絲恍惚。
是啊,他曾也這樣以為。
“我們會回來的。”
**
就在司念忙著準備搬家去云貴川市時,司家,張翠梅忽然接到了林思思打來的電話,和丈夫匆忙的趕往了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