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47章 探望老男人

周圍的人笑道:“誰讓咱們這里,只有你一個人會做飯呢?”
“哈哈,可不是,聽說做飯你是專業的。”
“你家好像就是開飯店的吧,老于,啥時候帶咱們兄弟去搓一頓。”
“去去去。”于東白了他們一眼,“老子給你們做就算是你們有口福了,還想去我家飯店吃飯,做夢呢。”
說完又吐槽周越深:“老大,你干嘛不讓嫂子來做?嫂子做飯那么好吃。”
周越深處理完一只豬,聽到這話,看也沒看他。
將手上染血的手套摘下來,丟到一邊。
隨即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
于東心里一咯噔,忙道:“老大,我錯了,我不配還不行嗎?你不吃飯?”
周越深瞥了他一眼,冷漠的丟了兩個字:“難吃。”
然后頭也不回的走了。
于東差點氣暈過去。
他不就是提議一下讓嫂子做飯嗎,至于嗎?
雖然說自己做飯確實是沒有嫂子那么好吃,但也不至于難吃吧?
之前劉嬸做的那么難吃,他還不是照樣吃!
被嫂子養刁了,這老小子!
于東后槽牙都咬碎了。
不行,這憋屈的日子,他是一天都過不下去了。
他還想去城里找漂亮mm約會呢。
哪里能把時間浪費在這里給這群老爺們做飯吃。
看來找人做飯這件事,不能耽擱下去了。
……
周越深回了辦公室。
他問一旁站在門口的人:“有電話嗎?”
對方愣了一下,呆呆的搖了搖頭說沒有。
心里卻奇怪,為啥老大每天過來的第一句話是問有電話嗎?
有電話他能不過去通知他嗎?
周越深沒說什么,進了屋,關上門。
視線落到嶄新的座機上。
抿了抿唇,又收回了目光。
他坐到辦公桌前,這兩天剛穩定下來,之前送來的豬崽子出了點問題,一直守著。
沒回家。
兩個孩子也快開學了。
司念肯定很忙,所以自己給了她電話號碼,她才沒時間給自己打電話。
這樣想著,周越深拿起筆,開始工作。
然而目光又落到放在一旁的婚紗照上。
那是他們之前還沒結婚的時候去拍的。
后面照片送了回來,他讓人多洗了一張裱在相框里。
照片中的少女明艷驚人,笑容燦爛。
他那會兒還有些不適應,面容緊繃著。
表情顯得有些古板。
周越深看的有些失神,筆尖在紙上沁了黑點也沒發現。
他沒了工作的心思,走到床邊躺下。
一夜未睡的男人這會兒卻絲毫沒有睡意。
過了一會兒,周越深睜開眼,走到書桌前,將照片拿到床頭放下。
臨睡前,指尖劃過照片上的那抹明艷。
……
司念和蔣阿姨蔣究分開,自己就去找了大巴車。
城里坐大巴車,去哪里的都有。
周越深給了她地址,她按照位置,上了車。
雖然已經入春了,但天氣依舊還是有些冷。
然而不明所以,她的耳朵卻很燙。
她揉了揉耳朵,問了一聲師傅要多久。
師傅說一個多小時。
司念想著,還怪遠的。
這個男人,找房子的時候,應當是提前就想好了,找在她和孩子上班上學比較近的地方。
反而離他的養殖場很遠。
她之前沒去過周越深的養殖場,沒注意過這個問題。
一旁有人問她:“你是西郊的人嗎?那邊好偏僻的,都沒啥人了。” 司念頓了頓,說:“不是,過去找人。”
對方笑道:“那邊現在都被一些開工廠的包了,都是一些打工的。”
司念笑笑,沒說什么。
她是去找人,不過是去找男人。
好在自己提著保溫盒,不然一個多小時,吃的怕是都要涼了。
“說到這件事,我家那邊的房子也被人買了,雖然不值幾個錢,但沒想到還有人在那邊開廠。”
“可不是嘛,可惜我家沒有土地,早知道這樣,以前就在西郊官山那邊就多搞點地了,說不定能賺一筆。”
司念本來都要閉上眼睛睡覺了,聽到這話,忽然一下睜開眼。
“官山?”
“對呀。”對方笑道:“以前我們那邊叫官山鎮,現在搬走了,成了郊區,大家都稱西郊而已。”
司念眼神一閃。
她以前雖然不是這個地方的,但是她知道,在未來,城中發展之后,各種火車高鐵飛機場開始通行。
而城中有個短短幾年之間發展成市中心,便是官山區。
飛機場和高鐵全都建立在了這個區域,周圍迅速發展,幾年間迎來巨變,房價飆升,人流增幅,金融優勢。
而曾經在這里有房子的人,都一舉成為了一夜暴富的拆遷大戶。
不會說的就是這里吧?
雖然在未來,司念不太關注這些東西。
但是她工作出差的時候,去過一次官山區,那會兒的官山區早已成為了最繁華的市中心。
高樓大廈、燈紅酒綠,誰曾想幾十年前,這里還只是一片荒廢的城鎮呢?
所以說,周越深有可能誤打誤撞的,在這樣一片未來可能寸土寸金的地方,開了個養殖場?
這男人,實力和運氣證明,隨便投資也能躺贏的人生?
她記得小說中沒有怎么描寫周越深到底做了些什么。
只知道他開養豬場。
但是未來他卻成了身家過億的大佬人物。
誰也不知道他怎么成的。
司念也沒想過這個問題。
但這會兒,她忽然就有種預感了。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人生贏家啊!
而現在自己成了老男人的老婆。
四舍五人,未來億萬富翁就是自己?
司念從沒什么遠大志向,在她心里,錢夠用就好。什么轟轟烈烈的賺錢,干事業,那么累的事情,她是真不想干。
別的穿越大軍都為了事業忙的熱火朝天。
然而重來一世的她不認為,自己上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重活一世就能做到。
她現在只要教教書,考大學。在這個年代,日后怎么也不可能缺飯吃就好了。
但一想到,自己什么都不用干,日后還能成為億萬富翁。
就算是周越深有錢了變心了,離婚自己也能分不少。
想到這種可能——
“哈哈哈!!!”周圍的人被她忽然的笑聲嚇了一跳。
“你怎么了?”一旁的人問司念。
司念一時得意沒忍住笑出聲,這會兒才反應過來,忙捂住嘴。
眼睛眨動。
“沒,沒事。”
……
周越深沒睡多久,辦公室門就被人敲響了,他皺了皺眉,嗓音低冷:“誰?”
“老大,門口有個女人找你。”
周越深翻身坐起。
司念來了?
沒錯,工廠來了不少新人,大家沒見過司念,不認識也正常。
他忙起身準備過去,走出兩步,忽然注意到自己的衣服上還有些血跡。
又轉身翻了一件干凈的衣服換上,理了理領口,這才大步流星的走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