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61章 放飛自我
    小老二逐漸開朗,知道自己找朋友,開始放飛自我。

    而小老大依舊還陷在自己的世界,不愿意接觸除了他接納的外人。

    雖然說獨立自強很好,可是沒朋友也太可憐了。

    司念嘆息一聲。

    果然是自己想的太簡單了。

    她帶著孩子一前一后的進了院子,小老二已經回家了。

    院子內飄浮著骨湯香味,濃郁的叫人口水直流。

    看到哥哥跟媽媽一起回來,正在喂魚的小老二立即瞪圓了眼睛,生氣道:“大哥,你作弊,你不是說讓我在學校門口等你一起回家的嗎?你怎么跟媽媽一起!”

    可惡,他知道了,大哥肯定是故意不讓自己看見。等自己回去了,然后媽媽去接他們的時候,就看不到他。

    然后哥哥就和媽媽回來了。

    難怪自己回家看不到媽媽。

    大哥真的是太狡猾了。

    司念笑著揉了揉他的腦袋:“行了,我買了一些菜籽,等會兒你跟哥哥幫我種菜,種完咱們就吃晚飯。”

    小老二剛剛還生氣的想著找哥哥麻煩的。

    立即就被轉移了注意力。

    “種菜,真的嗎?媽媽你支持我當農民工了?好耶,我這就去拿鋤頭!”

    說完一陣風似的跑進了屋。

    司念笑著轉身,看還有些僵硬的周澤東,道:“還愣著干什么,去把書包放好過來幫忙。”

    周澤東一愣。

    他以為媽媽回家后肯定會教訓自己的。

    之前弟弟打架的時候,媽媽還說他了。

    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好緊張。

    心里已經想好了,如果媽媽生氣,他就立馬道歉。

    司念吃軟不吃硬,肯定就原諒他了。

    沒想到她不僅沒有生氣,還不怪罪他。

    周澤東站了一會兒,忽然眼睛一彎,心里積郁的陰霾一瞬間煙消云散,他重重的點頭“嗯!”。

    司念進屋看骨頭湯差不多了,下鍋煮飯,這才翻出菜籽出門。

    “媽媽,媽媽,我們家的地在哪里啊!”

    “我都好久沒挖地了,我好開心啊!”

    “等等,我去叫小蔣一起……”

    小老二自顧自的興奮的說完,拔腿就要朝著蔣家跑去。

    還小蔣?

    司念哭笑不得,忙拉住了他,道:“咱們家沒地,不用蔣究幫忙。”

    “啊?”小老二懵了,“沒地咋種菜啊?”

    “沒地當然能種。”司念領著一臉茫然的小老二走到墻角,指著幾個大泡沫箱子說:“種在這里面。”

    說完,她將菜籽遞給跟上來的小老大:“小東,你跟弟弟種菜,媽媽去做飯。”

    在家都是兩個孩子跟著她種,本來就沒什么技術含量,看兩次就會了。

    司念也懶得自己動手了。

    小老大重重點頭,無比嚴肅的接過菜籽。

    這肯定是媽媽給自己贖罪的機會。

    他一定要將菜種的又大又好!不辜負媽媽對他的看重。

    兩個小家伙蹲在幾個泡沫箱子前就準備種菜。

    小老二雖然有些失望,但地少總比沒有好。

    很快就來了興趣,一個挖,一個丟,很快整整齊齊的就種好了。

    晚上吃飯的時候,小老二抱著個大骨頭一邊啃一邊問:“媽媽,爸爸今天又沒回來嗎?”司念頓了一下,皺了皺眉說:“你爸爸這幾天有事,可能暫時回不來。”

    老男人嘴上說只是去兩天就回來,可司念知道,能讓他大老遠的過去,那肯定不會那么容易。

    而且之前從他口中聽說過他部隊的軍區。

    西北。

    坐火車都得幾天。

    可能是不想讓她擔心,所以老男人說的輕松。

    不管怎么樣,司念只希望他能夠平安歸來。

    其他的倒也無所謂了。

    反正周越深在家也是天天忙著廠里的事情。

    沒啥太大的區別。

    天天吃肉她也膩歪了,過一段時間清湯寡水的日子也不錯。

    幾個孩子同樣也是見怪不怪的表情。

    問一句已經是他們對周越深最后的尊重了。

    “多喝點骨頭湯,長得高。”

    她囑咐兩個孩子。

    周澤寒來者不拒,咕咚咕咚喝完問:“媽媽,喝完湯會長得跟爸爸一樣高嗎?”

    司念看了看小家伙的個子,半年下來,長得已經很好了。

    幾乎和同齡人沒什么差別。

    其實周越深這樣的基因,已經很逆天了,他姐應該也差不到哪里去。

    而且小老二即便是在以前那樣的生活環境下,官方設定也有一八五的身高。

    現在吃的更好了,營養到位,說不定能直逼他爹。

    司念看了看眼前的小豆丁,滿臉滑稽的小表情,又想著小老二長大后是個黑老大……

    瞬間覺得不忍直視了。

    她道:“當然,小寒以后肯定跟爸爸一樣高。”

    “哇,那我好高啊!哥你聽見沒有,我有爸爸那么高,那么壯~”小老二手舞足蹈的比劃著。

    本來不愛喝湯的周澤東聽到這話,又看了看弟弟。

    弟弟確實是長得好快,即便是天天相處,他也能明顯看到弟弟的個子變化。

    再想想自己七八歲的時候,他比弟弟小多了,是全班最矮的。

    來到城里后,大家也都很高。

    他雖然長了一些,但是在班里也不算高。

    周澤東抿了抿唇,默默的把湯喝了,并趁著司念不注意,又多喝了一碗。

    他也想和爸爸一樣,長得又高又壯。

    所有人都不敢欺負他們。

    懷著這樣的想法,周澤東抱著圓鼓鼓的肚子美美入睡。

    然而睡到一半,他忽然感覺自己像是被水淹了,還是熱水,渾身濕噠噠的。

    周澤東立即驚醒了過來,拉開被子。

    自己和弟弟身下濕噠噠一片。

    他的臉以一個難以置信的速度瞬間漲紅了起來。

    自己……尿床了?

    他驚得跳下床,自從五歲之后,他就再也沒尿過床了。

    想到晚上自己偷偷喝的湯,沒錯,他背著媽媽喝了兩碗之后,去廚房洗碗的時候,又沒忍住喝了一些。

    想到這個可能,周澤東臉都白了。

    一旁的弟弟動了動,“哥……”

    周澤東表情一緊,“怎么了?”

    周澤寒:“好吃,太好吃了,吧唧吧唧zzz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