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68章 小老大想賺錢 修改
    辰哥等人早早就在那里等著了。

    辰哥手插在褲兜里,雖然十四五歲,但是穿著很邋遢,臉也曬得黑,但是他力氣很大,打人的時候有股子狠勁兒。

    他的兩個兄弟分別叫肥膘和祥子。

    比他小一歲,才十三歲。

    兩人個頭也不大,一個長臉,一個圓臉。圓臉是肥膘。

    除了辰哥要淡定一點之外,兩人都有些忐忑。

    總覺得要聽一個比他們還要小幾歲的孩子的話怪怪的。

    但是辰哥不知道怎么了。

    明明昨兒個他最反對警惕這個人的。

    可今天他忽然就決定了,說要跟著他干。

    兩人沒什主意,就跟過來了。

    “喂,我們幫你了,昨天你說做生意的事情是真是假?”

    辰哥叼著半截皺巴巴的煙,吊兒郎當的望向周澤東。

    有種故作成熟的感覺。

    周澤東似乎對他的態度轉變并沒有太大的驚訝,依舊平靜的說:“當然是真的。”

    自從那天徐老師當著全班的面問他“你知道這字帖多少錢嗎”周澤東就有了自己賺錢的想法。

    這里不是農村,他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處處都是商機。

    可自己還要上學,沒辦法做生意賺錢。

    他道:“我們學校門口很多賣小吃的攤販,生意很好。”

    這是他最先注意的。

    一開始是弟弟總是嚷著要吃那些東西。

    周澤東才恍然發現,這里的小學和他們小學不一樣,這里的小學門口,賣各種各樣的小吃的都有。

    都是一些年紀比較大的人賣。

    而且這里的學生都有零花錢,每次下課,攤位都被圍滿。

    生意好的時候十分鐘就能賺一塊錢。

    而辰哥他們在這里累死累活的撿垃圾,一天也撿不到一塊錢。

    “你不會想讓我們去賣小吃吧?”辰哥愣住,“我們啥都不會做啊。”

    周澤東道:“我會。”

    他現在跟著媽媽學做飯,會做的東西很多了。

    特別是雞蛋灌餅,弟弟早上能吃三個。

    而且做法也特別簡單。

    周澤東以前認為,媽媽廚藝好,都是在城里面學的。

    后來他來城里面之后,發現并不是這樣。

    賣雞蛋灌餅的人不是沒有,可做的卻沒有媽媽的好吃。

    還賣的很貴。

    一個就一毛五分錢。

    他們在學校門口,便宜一點的話,一個一毛錢,十個也能賣一塊錢了。

    “我教你們做,但是不能讓我家里人知道。”周澤東道:“我存了一點錢,這是小本生意,應該夠了。”

    雖然他說的這么簡單,可幾人還是有點懵。

    因為他們從沒做過生意。

    然而這會兒都答應了,一時之間也是騎虎難下。

    反正也不是自己出錢,幾人也就沒多想。

    周澤東沒跟他們多說,反正這種事做了才知道行不行。

    多余的話他不想說。

    回到家,司念正在廚房做飯。

    她下午的課都少,回家也早。

    每回回來,剛好能吃晚飯。

    妹妹正坐在沙發上盤著腿畫畫,妹妹現在越來越喜歡畫畫了,閑著沒事就用畫筆涂涂抹抹。

    媽媽說這可以培養妹妹畫畫的天賦。

    他走了過去,從書包里摸出一顆大白兔奶糖,塞她嘴里。

    “哥哥~”瑤瑤幾顆小牙齒吧唧著嘴里的糖果,看到他就舉起手中的畫給他看。

    周澤東看了一會兒,畫的是個小人,牙齒缺了一顆。

    嗯,是他那缺牙巴弟弟沒錯了。

    “二哥~漏風~”

    瑤瑤指了指周澤寒齜著的大牙漏風的地方。

    然后又低頭給他畫了一顆牙齒,“二哥,不漏風~”

    周澤東沒忍住露出一抹笑,摸了摸她的腦袋。

    要是弟弟看見,指不定得氣死。

    他將書包放到沙發上,正準備拿出作業,就瞧見桌上放著好幾本嶄新的字帖。

    周澤東愣了一下。

    司念端著菜從廚房走出來,看他回來了,笑道:“小東回來了。”

    “嗯,媽媽,這個?”周澤東指著字帖,眼神有些疑惑。

    司念看了一眼新字帖,頓了頓。

    隨即笑道:“你們徐老師不是嘲笑咱們家買不起字帖嗎,媽媽就給你一口氣買了十本,明天你帶去學校,放桌上,好好讓徐老師看看,咱們到底買不買得起。”

    其實這件事,還是吳仁愛告訴她的。

    上次她問吳仁愛徐老師的事情之后,吳仁愛可能也察覺到了情況不對,所以去了班上問同學們發生了什么。

    有孩子就說了這事。

    司念才知道原來字帖臟了還有這么一出情況在里邊。

    雖然現在徐老師受到懲罰了,學校還給她補償金,因為小老二被打,雖然只是一點皮外傷,但是學校擔心事情鬧大,都選擇花錢解決問題了。

    徐老師那邊是沒辦法開除的,因為老師打學生這種情況,發生的實在太多了。

    不可能就因為這么點事就開除她。

    別說,四年級學生的家長,更是盯得緊的很。

    再過一年孩子就升初中了,現在正是關鍵時刻。

    換老師學生們肯定不適應教學。

    為了學生能夠正常畢業以及升學率,學校都不可能把徐老師換掉。

    沒辦法,誰讓她教的數學在學校一直都是排名前三呢?

    這也是徐老師敢如此囂張的原因。

    如果不是這一次一年級學生家長舉報,加上徐老師突然被打驚動警方,可能她還不會這么快道歉。

    “媽媽……”周澤東眼眸緩緩睜大:“媽媽你知道了?”

    司念點了點頭:“當然,你是我兒子,你受欺負,媽媽都不知道,那我還是個合格的媽媽嗎?”

    在未來有太多孩子出現校園暴力,老師針對的情況不敢對家長說。

    家長明明察覺不對,卻不當一回事。

    甚至還覺得孩子莫名其妙。

    可對孩子來說,這也是相當無助的事情。

    他們不敢說,怕得罪老師。

    也怕給家里添麻煩。

    到了家長眼里,卻是無理取鬧。

    這個年代可能還沒有什么抑郁癥之說。

    他們只會覺得這個孩子奇怪。

    并不會覺得,這是一種心理疾病。

    司念覺得,小老大不愿意告訴自己的原因可能是,之前和圓圓發生爭執事情過去不久,這次又出事,他心里怕自己會生氣,又不敢給自己添麻煩。

    所以才自己憋著。

    但是她想用實際行動告訴他不用害怕。不管發生什么,她都會站在他的身后為他撐腰的。

    周澤東眼眶一熱。

    他低下頭,用力的眨了眨眼睛。

    晚上吃飯的時候,周澤東下樓了。

    校服還沒換。

    胸前別著的勛章和大紅花格外顯眼。

    小老二端著大海碗米飯出來,一眼就瞧見了。

    眼珠子都直了:“哥?你怎么多了一朵小紅花?”

    周澤東咳了一聲,偷看了司念一眼,這才道:“這是今天我們班主任給我的,說我懂事。”

    司念果然歪頭看了過來。

    周澤東挺直了胸脯。

    勛章和小紅花在白寸衫上顏色十分亮眼,漂亮。

    “這是警察給你的勛章是嗎?小老大真了不起。”

    司念夸贊道:“晚上我就給爸爸寫信說,你見義勇為做了好事,爸爸肯定也開心。”

    小老二抱著一碗大米飯看了看自家大哥,又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胸前,心里很不是滋味。

    “媽媽,我……要是我沒來城里的話,我也有一朵小紅花的。”

    對,鄉下的班主任都答應過他了。

    可惜自己還沒拿到就進城了。

    沒想到自己鄉下的小紅花都還沒拿到,哥哥就拿到城里的小紅花了。

    追不上,根本追不上。

    司念聽到這話,有些好笑。

    不過看小老二一副羨慕自家哥哥,拿眼睛一瞅一瞅的,恨不得摘下來別自己胸前的小表情,她又覺得有些可憐。

    摸了摸小家伙圓滾滾的腦袋,小寒這是不是長得太快了,臉都圓了一圈。

    “不然這樣,以后你考試如果能比上一次高十分,媽媽就獎勵你一朵小紅花,做好事媽媽也獎勵你小紅花。滿十多小紅花,就可以許一個愿望,怎么樣?”

    司念覺得,獎勵式教學最適合這兩個孩子。

    有獎勵才有動力。

    小老二長時間拿不到一朵,心里可能也很灰心,從而懷疑自己。

    加上小老大實在太優秀,這么一對比,他不受打擊是假。

    現在孩子還小,可能不會多想。

    可是小說中,長大之后叛逆的小老二和大哥關系卻并不好。

    可能是因為同樣的生存環境,哥哥成了科研人員,而他卻成了臭名遠揚的黑社會而感到自卑。

    所以兩兄弟的關系才會漸行漸遠。

    果然,聽到這話,小老二眼睛一下亮了。

    “媽媽媽媽,多考十分就能拿到小紅花嗎?”

    這樣簡單多了,以前老師都是要考前三名才能拿到小紅花的。

    對小老二來說,那簡直就是天方夜譚的事情。

    但一次進步一點點的話,那可能就沒有那么難了。

    雖然每次進步不多,但是日積月累,也是相當吃驚的一個數字。

    小老二開心了,剛剛的難受一瞬間煙消云散,抱著比自己臉大的碗就大快朵頤了起來。

    吃了兩碗米飯他才滿足。

    小老二想著要做好事,恨不得眨眼睛就到明天。

    一大早就開始找目標了。

    看誰需要幫忙。

    然而等他走到學校,都沒發現需要幫忙的人。

    小老二很失望,雖然媽媽說多考十分也給自己小紅花,可誰知道什么時候才考試啊。

    這樣的話,自己什么時候才有十朵小紅花呢?

    大哥現在已經有一朵了,不行,自己不能輸給他。

    小老二立即想到了別的想法,那就是主動討好老師。

    他知道了,老師都愛主動學習的孩子,每天舉手答題的同學,就算是答錯了,老師也夸。

    小老二仿佛醍醐灌頂一般,早上語文老師問有沒有人會背《靜夜思》的時候,從沒有舉過手的他,馮管自己會不會背,先舉手再說。

    果然,老師立即就看向他,“小寒同學第一次舉手啊,大家給小寒同學鼓掌。”

    同學們都很喜歡周澤寒,覺得他很好玩,很有意思,跟別的小朋友不一樣。

    他說他家也很厲害,他家有十萬頭豬。

    還說他小時候還是騎著豬上學的。

    大家可羨慕了,都約好了放暑假去他家騎豬。

    而且他哥哥也好厲害,是做好事的英雄,上過臺的。

    警察蜀黍和校長都讓他們跟他學習。

    小老二在他們眼里,是閃閃發光的。

    小老二站了起來,背著小手,搖頭晃腦的背了起來:“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

    “抬頭看月亮,低頭……低頭看褲襠!”

    他背完,同學們還沒覺得有錯,特別是蔣究鼓掌鼓的最大聲。

    “原來是這樣的,我奶奶還說地上有霜,我都說是鞋兩雙,怎么可能會有霜,都春天了。”

    “可是為什么是兩雙鞋,不是三雙鞋?”

    “因為我們長大了,不用跟爸爸媽媽一起睡,爸爸媽媽就只有兩雙鞋了。”

    小老二這樣解釋道。

    語文老師:“”

    她錯了,她不應該認為小寒復讀一年就認為他會背詩。

    “老師,你看我背了詩,我能拿到一朵小紅花嗎?”

    小老二期待的望著她。

    語文老師有時候真的為自己不好意思拒絕孩子這種想法而感到痛苦。

    “小寒同學要小紅花干什么?”

    “媽媽說,我有十朵小紅花,就可以實現我一個愿望。”小老二捧著臉滿臉期待。

    同學們都羨慕的看著他,隨即期待的目光又望向語文老師:“老師,我也會背詩,我也要小紅花。”

    語文老師頓時感覺一陣頭大。

    不過想到過段時間有體育競賽,她想到體育老師反應過小寒運動神經發達,一個人跑十圈都不帶喘氣的,立即有了想法。

    他們學校雖然說是外語學校,可卻并不走這么一條路,除了英語出名之外,數學競賽,以及體育這方面都是十分重視的。

    發現孩子天賦,加以訓練,走最適合他們的道路才是校長的終極目標。

    “小寒,你想要小紅花是嗎,過段時間咱們學校有比賽,你去參加,你要是拿到獎,老師就給你小紅花,怎么樣……”

    ……

    相比較一片和睦的一年級,而四年級那邊的氛圍卻很僵硬。

    周澤東將自己的十本字帖放到桌上的時候,同學們眼睛都直了。

    老師不是說他家窮,買不起字帖嗎?

    怎么買了這么多。

    大家還有另一種想法,那就是這么多字帖,要練到何年何月啊。

    然而還不等他們多想,徐老師沉著臉來了。

    她一眼就注意到周澤東放在桌上的字帖,臉色難看了一瞬。

    但很快,她眼底閃過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