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72章 嚇尿了
    他轉身又走了回去。明.日,.閉站.,,本,文.為.番,茄小.說.獨,家,版.權,,.請,.下.載番,茄.a,p,p,免,.費,看,.正版,。,下,載,地.址,:,

    周澤東是一個相當知道自己自身能力的人,他不會沖動,也不會做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最近他看的《孫子兵法》中就有這么一句: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有時候要學會避禍⾃保,避免與敵⼿正⾯相撞,使⾃⼰得不償失。

    看他又回來了,正在抱著存錢罐美滋滋的辰哥等人有些驚訝。

    “你怎么又回來了。”

    周澤東看了一眼幾人,他們認識的時間不長,他也沒打算讓這些人為自己拼命。

    這段時間過來,他也看出了,這三人日子過得苦。

    這片巷子很老舊,是爛鐵皮房子,有很多干工地的人都在這里住著,周圍也很雜亂。

    不怪剛剛李有才說這里是貧民窟。

    “還有其他可以出去的路嗎?”周澤東問。

    看來這幾天,他都不能來這邊了。

    幾人愣了一下,聽到了外面腳步聲。

    表情一變。

    瞬間像是明白了什么。

    “不是,你這么小,咋這么多仇人啊?”辰哥表情很復雜。

    剛剛走過去的那些人,他認識,是不遠處二中的初中生。

    周澤東還是個小學生,怎么就招惹了初中生呢?

    周澤東看他一眼,語氣相當平靜,好似要被人堵的人不是他不一樣。

    “因為我是農村來的。”

    沒錯,李有才針對他的理由,僅僅是因為他是農村來的。

    農村來的就應該低調毫無存在感才對。

    可他卻出盡了風頭。

    周澤東又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自然明白對方看自己不順眼的原因。

    “什么?”辰哥等人皺了皺眉,但很快想起那天在巷子里聽到那個老師罵他鄉巴佬,沒教養,幾人的表情又是復雜起來。

    他們雖然不是農村來的,可他們生活在這個城市中,卻也被無數人踐踏嘲笑。

    在這些城里人的眼中,他們就是蛆蟲和敗類,多看一眼都像是臟了他們的眼睛。

    一開始他們也不理解,難受,但現在已經免疫了。

    聽到周澤東這樣說,不免有了幾分感同身受。

    是啊,這座城市就是這樣,看似美好繁華,實則背地里的黑暗,卻無人得知。

    雖然和周澤東認識不久,但到底他幫了他們。

    三人對視一眼。

    在巷子里轉悠了兩圈,沒看見幾戶人家,李有才的表哥有些不耐煩了:“有才表弟,你確定是這邊嗎?這里感覺都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

    表弟的學校是出了名的有錢人才能上得起的,既然能在那樣的學校上得起課,不應該會住在這種地方才對。

    “不可能,我親眼看到那個鄉巴佬過來的!”李有才也有些懵,他這幾天就看見周澤東每天都往這里來,今天也跟著,絕對沒錯才對。

    怎么會找不到人呢?

    就在他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周澤東耍了的時候,就聽身后響起熟悉的聲音,“你找我?”

    李有才猛地回頭。

    就瞧見了周澤東不知何時站在他們身后。

    他單肩背著書包,手上還有一本書。

    平時就是這副裝模作樣的樣子,迷得香兒都不理他了。

    李有才臉色瞬間難看,指著他道:“表哥,就是他!”

    他表哥愣了一下,沒想到對方居然自己出來了。

    立即笑道:“好,我這就幫你教訓他!”

    “喂!聽說你跟我表弟搶女人對吧?”

    周澤東眉頭一皺:“什么意思?”

    他跟李有才搶女人干什么?

    他們班上有女人嗎?

    這有些涉及到周澤東不理解的知識范圍了。

    一時之間,他一臉迷茫。

    “還裝呢,小小年紀就這么會裝,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你要教訓誰?”

    以辰哥為代表的三人從周澤東后面的巷子走出來。他嘴里叼著皺巴巴的煙,沒點,看很有氣勢。

    到底是混社會的,眼前的幾個人只是學校比較囂張的,沒想到會有小混混,這會兒臉色都變了。

    因為只對付一個十歲的周澤東,李有才只叫了他表哥跟朋友。

    這會兒三人站在辰哥等人跟前,被堵的人仿佛變成了他們。

    李有才剛剛還得意的臉瞬間變了。

    下意識的倒退了兩步。

    他表哥臉色也是變了。

    他只是為了討好這個表弟,才答應過來幫忙的。

    哪里想到這里會有混混啊。

    而且看對方手上還提著家伙,這真不是鬧著玩的啊。

    平時仗著家里有錢在學校里欺負欺負一些看不順眼的人他敢。

    但真碰上社會上不要命的,那也只有求饒的命。

    他們學校管的沒那么嚴格,而且混社會的也多。

    他見過太多打架的,被那些社會人砍死街頭警察也沒辦法的。

    一時之間,表哥臉都白了。

    “喂喂喂,有才,你可沒跟我說這家伙還有朋友啊。”

    辰哥等人上前。

    他連連倒退,當場表演了一個識時務者為俊杰,“不關我事啊,是我表弟讓我來的。”

    李有才聽到這話,臉都綠了。

    看著比自己高好多的辰哥,他吞了口唾沫,嚇得移開目光,卻對上了周澤東平靜的雙眼。

    他瞬間感到一陣腿軟。

    那天他聽到了,徐老師去找他奶奶,說周澤東找人打她,他當時還笑話徐老師蠢,周澤東那樣的人,怎么可能敢找人打她。

    可現在,李有才才知道,徐老師沒說謊。

    他結結巴巴的說:“你,你們想干什么,我告訴你們,我奶奶可是學校的主任,你們敢對我動手,我把你們全送牢里面去!”

    “還有你周澤東,你媽媽不是在學校教書嗎,你要敢欺負我,我就讓我奶奶讓你們全家收拾包袱滾蛋!”

    他話沒說完,就被辰哥一手抓住了頭上的短發,當即疼的李有才齜牙咧嘴。

    辰哥脾氣也是爆,最煩被人威脅。

    這蠢貨還真是每一句都踩在了他的糟點上。

    雖然很想揍他,但他還是扭頭看周澤東:“東哥,怎么搞?”

    “你放心,我們現在是一根螞蚱繩子上的人,他敢欺負你,我肯定幫你揍他,你不用覺得害怕。”

    他覺得周澤東雖然膽大,但應該也是不敢打架的,不然上一次也不會讓他們動手幫忙了。

    “是一根繩上的螞蚱。”周澤東糾正他的話,才看向李有才。

    在辰哥都要以為他肯定不忍心的時候,就聽他說:“扭斷他的手怎么樣?”

    辰哥:“”

    胖墩&祥子:“……”

    李有才:“!”

    空氣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周澤東嗓音還帶著幾分孩童的天真,“將他的手指一節一節的扳斷,這樣他就再也寫不了字了,應該也搶不到別人的字帖了吧……”

    辰哥還沒反應過來,就聞到一股子尿騷味。

    他低頭,卻見李有才竟是嚇尿了。立即嫌棄的丟開手,雖然他也覺得周澤東一臉平靜的說著這樣殘忍的話很恐怖,但這家伙也太膽小了,居然被嚇尿了。

    李有才抖得跟篩子似的,“你,你敢,我,我要告訴我奶奶,你、你死定了。”明.日,.閉站.,,本,文.為.番,茄小.說.獨,家,版.權,,.請,.下.載番,茄.a,p,p,免,.費,看,.正版,。,下,載,地.址,:,

    周澤東上前,腳踩在了他的手上,彎腰道:“你想去告狀就去吧,好讓大家知道我們學習委員是怎么被嚇到尿褲子的。楚香兒肯定覺得你好惡心,以后班上沒人愿意跟你坐一起。”

    “我大不了就轉學,你卻要被全校的同學都笑話,真可憐。”

    李有才的臉瞬間扭曲。

    光是想到那樣的場面,他都恨不得挖個地洞鉆進去。

    周澤東冷笑一聲,轉身走了。

    辰哥等人目瞪口呆,“那,還要打斷他的手嗎?”

    周澤東:“隨你們。”他就嚇唬一下李有才,怎么就當真了呢。

    這幾個人果然還是太笨了。

    周澤東忙回家。

    但即便如此,還是耽擱了不少時間。

    看司念皺著眉,他頓時害怕了。

    捏緊了書包袋子。

    司念最近比較關注周澤東,擔心他受欺負。

    雖然徐老師的事情過去了,現在不敢明目張膽的針對他。

    但還是要小心一些。

    所以她囑咐過兩個孩子下課要跟蔣究一起結伴回來。

    可這孩子最近都不跟弟弟和蔣究一起回來了。

    每天都要晚一些。

    司念想著沒耽擱啥時間也沒在意。

    但今兒個居然這么久才回來。

    司念看了他好一會。

    也沒說話,沒質問,轉身回了屋內。

    周澤東臉一白,忙跟了上去。

    他才答應司念好好的說要早點回家,不要在外面逗留的。

    媽媽每天要上課,帶著妹妹早點回來給他們做飯。

    而且現在離家也不遠,自己還給她找麻煩。

    周澤東心里愧疚。

    小老二正趴在桌上寫作業,雖然給他們弄了書房,但他總喜歡跑到司念能看見的地方寫。

    咬著筆頭一臉心不在焉。

    看到他哥今天回來這么晚,也是相當吃驚。

    “哥,你咋才回來啊。”

    周澤東本來想說謊自己打掃衛生的。

    但他知道司念在學校當老師,問一下老師就知道自己肯定說謊了。

    他不敢。

    媽媽最討厭人說謊了。

    也沒搭理一臉好奇的弟弟,上樓放了書包。

    剛下樓,司念就道:“吃飯吧。”

    周澤東心里更不安了,他寧愿司念罵他打他,質問他,也不愿意她這樣子。

    “媽媽。”他走了過去。

    司念沒看他,嗯了一聲。

    周澤東抿了抿唇,道:“媽媽,你是不是生氣了。”

    司念把飯放到他面前,“那你說媽媽為什么生氣。”

    周澤東低下頭,在弟弟妹妹好奇的目光中,道:“因為我回來晚了,沒有聽媽媽的話。”

    司念看了他一會兒,“就這樣嗎?”

    司念是對他們好,從來沒有責怪過他們,就算是做錯事了,也很耐心的安撫。

    生怕因為自己的責怪就傷害了兩個孩子脆弱的心。明.日,.閉站.,,本,文.為.番,茄小.說.獨,家,版.權,,.請,.下.載番,茄.a,p,p,免,.費,看,.正版,。,下,載,地.址,:,

    可她也不是什么都慣著。

    她可不想因為自己這樣的耐心,而慣壞了兩個孩子。

    她有底線。

    可以讓他們開心,但不能超過自己的底線。

    小老大才十歲,雖然說他們來這里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但是城內也是十分危險的,特別是周越深現在還不在家,司念更擔心幾個孩子會出什么事。

    以前在農村,他時常跟著弟弟手拉著手回家。

    可現在來城里,或許是因為弟弟有了蔣究這個好朋友之后,他就不怎么管了。

    不知道是不是接觸到了新的人和環境,她感覺這個孩子長大了許多。

    心境也變化了。

    上一次警察的事情,她都還覺得有些奇怪。

    往常比小老二還聽話的孩子,現在又屢次沒有聽自己的話早點回來。

    這讓司念感覺到了不安。

    周澤東抿了抿唇,約莫才道:“媽媽,我錯了,我瞞著你做了一件事。”

    司念愣了一下。

    小老二好奇的瞪大眼睛。

    “哥,你干啥了?你又偷偷背著我學習了?”

    周澤東沒搭理笨弟弟,繼續道,“我認識了幾個朋友。”

    “這不是好事嗎?”司念更吃驚了。

    周澤東交朋友的概率,比他殺人的概率還低好嗎?

    她也很吃驚,小說中周澤東可沒啥朋友。

    “他們是混混。”周澤東又吐出一句相當炸裂的話。

    司念愣住了。

    周澤東將他怎么認識辰哥幾人的事情告訴了她,又跟她說,他這幾天回來晚了,是因為和辰哥們做生意。

    說完把這段時間分到手的前拿了出來,放到桌上。

    整整三十塊。

    “這是我們賣雞蛋餅分的錢,媽媽,我都給你,你不要生氣了。”他說完,小心翼翼的看了司念一眼。

    司念坐在原地,好半響沒回過神來。

    雖然三十塊對她來說,不多。

    可要知道,現在農村一個老師,一個月也就三十塊錢的工資而已。

    而他卻只花了一個星期就賺到了,還是幾個人平分下來的錢。

    司念忽然想到那天在電影院門口賣餅的幾個小男生。

    不會就是他們吧。

    雖然她不覺得周澤東是那種看別人撿垃圾,就會覺得他們可憐的人。

    可他應該不會對自己撒謊才對。

    司念好半天消化完內容,才道:“小東,你想做生意沒錯。”

    “你只是不該瞞著家里人,是因為我們不值得你信任嗎?”她表情嚴肅。

    周澤東一慌,忙站起來道:“媽媽,不是的……”

    司念搖了搖頭:“你這么小就想到去賺錢很好,你能賺到錢媽媽也開心,這證明你是個聰明有能力的孩子。”

    周澤東眼睛紅了紅。

    “但是你卻不是這樣想的,你連我們都瞞著,還有什么是值得你信任的呢。”

    “可能是我這個當媽媽的做的不好吧,也是,畢竟我不是你的親生母親。”

    周澤東眼淚一下就下來了:“對不起,媽媽,我錯了,求你別生氣……”

    他跑到司念跟前,大聲哭道:“我不該瞞著你讓辰哥去打徐老師,今天回來晚了也是因為有同學堵我,但是我沒有打他,你別生氣,我以后什么都告訴你……”

    司念:?

    好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