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285章 囂張 四千大章
    徐老師愣了一下,心想著難道是那個孩子的家長親自過來接人了嗎?

    要知道他們學校的學生,家世都是十分優越的。

    開的起這樣的豪車,也不是不可能。

    想到此,徐老師立即露出友好又專業的笑容,低下頭看去——

    下一秒,她對上一張熟悉的笑臉。

    司念勾著唇角,一手握著方向盤,一手朝她揮了揮:“嗨~”

    徐老師的笑容霎時僵住,聲音瞬間拔高,“——司,司念?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她歪了歪頭,道:“徐老師,麻煩讓讓,你擋到我家孩子了。”

    徐老師的表情那叫一個五彩斑斕。

    “媽媽!媽媽你會開車?”小老二一屁股把徐老師擠了開,雙手扒拉著車門,腦袋塞進了車窗,一臉驚喜。

    爸爸出遠門后,車就一直沒用了,他都好久沒能坐爸爸的小車了!

    小老二開心極了。

    媽媽真厲害,不僅會騎自行車,還能開車!

    看到后座的妹妹,他更是驚喜,拉開后座車門就坐了進去,也不管自家妹妹聽不聽得懂,就炫耀起來,“妹妹,妹妹我今天拿小紅花了,十朵……不,二十朵,我跟你講,我今天可厲害了吧啦吧啦……”

    司念笑看了他一眼。

    又看向車外一副不顧徐老師死活的表情,對小老大道:“小東,快上車,回家了。”

    “嗯!”周澤東乖巧的點了點頭,走出兩步又道:“媽媽,劉老師可以跟我們一塊兒走嘛。”

    他掉頭看了一眼同樣眼珠子都差點瞪出來的劉老師。

    雖然接觸不多,但是他看得出來,劉老師很喜歡弟弟,對弟弟很好,還給他買大雞腿。

    對弟弟妹妹好的人,都是好人。

    司念立即笑道:“當然,劉老師,上車吧,我順路送你們回去。”

    天知道她為了裝個逼多難,沒有駕照全程繞路過來的。

    雖然說這年代管得不嚴格吧,車也很少,但是生在未來世界,她不得小心謹慎。

    周越深不在家,車放著也是放著。

    司念一個有著十年老司機開車經驗的人,這樣放著是在浪費。

    想著早上兩個小家伙為了個座位還要被人翻白眼,心里也不是滋味。

    就算是周越深不在家了,她也要給兩個孩子撐腰。

    讓兩個孩子知道,他們不比別人差什么,沒必要因為別人的打壓強勢而害怕。

    徐老師在車上,自己不在,兩個孩子回家占不到位置。

    所以才想著自己開車過來。

    果然就看見了徐老師對著兩個孩子指指點點的場面。

    不用聽司念也大概猜到,估計是不想讓兩個孩子上車了。

    所以她開了過來,沒想到這自視甚高的徐老師沒看到自己的時候,那表情討好的跟狗一樣。

    她還真以為她多清高、多仇富、多與眾不同呢。

    沒想到也是個欺軟怕硬的主。

    現在看對方吞了蒼蠅一樣的表情,司念心里很是爽快。

    劉老師立即驚喜道:“司老師,可以嗎,不順路的話,我自己坐公交車回去就好。”

    “順路,我家離學校近。”

    劉老師本來還有些不太好意思,然而看到一旁徐老師的臉拉的跟老黃瓜似的,立即高興了,腰桿子一挺直,似乎還嫌她臉色不夠難看,道:“那就麻煩司老師了,正好呢,剛剛徐老師說車上位置不夠,讓我帶小寒和小寒哥哥坐公交車回去。”

    “徐老師,勞煩你操心了,我就和司老師他們一起先走了,你慢慢等大巴車吧。”

    說完,扭著腰上了車。

    那表情得意的像是打了勝仗。

    以往他們這些普通班的老師,就沒少被精英班的老師瞧不起,別人都還好,看不起人家也不會說什么。

    但徐老師可不一樣,平時鼻孔都是朝天的。

    一瞧見三三兩兩老師圍在一起聊天,就說你們這些老師這么松散,難怪學生不成器等等。

    路過的狗都要被她貶上兩句。

    今兒個可算是看到她吃癟了,劉老師心里好不痛快。

    瞧見她這坐態,徐老師氣的臉都歪了。

    剛想開口嘲諷兩句,司念又按了兩聲喇叭。

    徐老師被嚇了一跳。

    “你、你不知道學校門口,不允許按喇叭的嗎?開個破車可把你得意的。”她氣急敗壞。

    司念無語道:“徐老師,我倒是不想按喇叭,實在是你人擋在我的車旁邊,堵著不讓走啊。”

    “還是說你這老師不想當了,想當碰瓷的?”

    “你……你……”

    司念道:“你什么你,讓開!”

    徐老師氣的臉都在抖。

    司念也懶得搭理她,一轟油門就走了。

    這學校門口這么多人,來來往往的,雖然說車不多,但也不好停在學校門口太長。

    再說了她無證駕駛,心虛的很。

    這徐老師還你你我我的。

    煩都煩死人了。

    雖然打她的臉很痛快,但是司念是那種干了壞事就會心虛的人。

    還是趕緊開走吧,被交警叔叔抓到就不好了。

    也不知道這年代無證駕駛會不會很嚴重。

    司念嘆了口氣。

    空有車技沒有駕駛證,也不好上路啊。

    回到家,門口的大黃聽到汽車的聲音,立即站了起來,汪汪叫著。

    車平時沒停在院子里,大黃還以為是周越深回來了。

    它雖然已經被媽媽養熟悉了,但是作為一只一生只會認一個主人的犬類,它對周越深的感情也是十分深的。

    小奶狗就被周越深帶回來了,它對汽車的聲音也是很敏感。

    司念不在家,都是把它拴著。

    雖然有鐵門,但還是以防意外吧。

    不然要是誰家孩子路過被嚇哭了怎么辦?

    大黃從小就是被拴著長大的,這樣的生活對它來說,也是正常,早已習慣。

    他們不在家的時候,就趴著睡覺。

    也不會狂叫。

    這也是司念喜歡的點。

    兩個孩子到家,司念停了車,就準備做飯去了。

    讓幾個孩子去遛狗。

    因為家里沒有繩子,司念把大黃跟小孩子手臂粗的鐵鏈子解了開。

    并提醒幾個孩子,不要前去人多的地方。

    不要讓別的小孩子摸狗。

    要是問大黃咬不咬人,就說不咬人,它吃人。

    這樣就沒人敢來招惹大黃了。

    最好不要去筒子樓那邊,那邊孩子多。

    小老二最討厭的就是筒子樓的一些小孩子了。

    平時就老在他家門口丟石頭進來打大黃。

    他都看到了。

    所以媽媽才會把大黃拴起來,也不敢讓它怎么出去。

    還是在農村好,如果那些人敢打大黃,他就放大黃嚇他們。

    扛著鐵鏈子,三兄妹出發了。

    大黃站起來有一個成年人那么高,加上司念喂得又好,肚子上都長贅肉了。 它的骨架很大,毛發十分旺盛。

    因為司念有潔癖,所以經常給它梳理。

    不僅不亂,還十分有光澤感。

    就像是一只金毛獅王。

    瑤瑤最愛趴在它的背上曬太陽。

    果然三兄妹牽著大黃出門溜達了一會,就碰到了筒子樓的學生了。

    雖然小老二經常跟蔣究往那邊跑,但也不是誰他都玩的。

    他們也就是喜歡過去彈彈珠而已。

    筒子樓有個男生叫大壯,可討厭了,他們不跟他彈彈珠,就罵他。

    還不讓他去筒子樓,但是他的朋友不樂意。

    大壯見大家不聽他的,偷偷趁他們不在家,拿石頭砸大黃。

    “鄉巴佬,你又來了,還牽著你家的土狗啊!”

    筒子樓的小伙伴都愛跟新來的周澤寒和蔣究玩。

    別人不知道,大壯卻很清楚。

    以前蔣究跑過去,他們就不跟蔣究玩,說他長得像個姑娘,娘兮兮的。

    也不讓大家跟蔣究玩。

    蔣究就總是偷偷的躲著看他們彈彈珠,被欺負哭了,他也不敢告狀。

    還以為住大房子有什么了不起的。

    聽說他爸媽都不要他了,把他丟給爺爺奶奶生活。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很久,沒想到會被新搬來的周家打破。

    那天他就聽他媽媽吐槽著新來的人家不會做人,請她幫忙都不樂意,一只看門狗還讓她給買肉。

    他就知道是周澤寒家了。

    周澤寒搬來之后,他家有一只威風凜凜的大狗的消息,一下就傳遍了整個筒子樓。

    大家都很想去看看。

    周澤寒也老喜歡往他們那邊跑,還喜歡吹牛。

    說他有狗有兔還有魚。

    可把筒子樓的小伙伴勾引的。

    都不愛跟自己玩了。

    然后周澤寒還帶著蔣究來玩。

    他以前可是發過話,誰跟蔣究那個娘生生的家伙玩,就是不把他放眼里的。

    沒想到周澤寒不僅敢,還帶著蔣究到處跑。

    整天不是炫耀自家媽媽多漂亮,就是炫耀自家妹妹多可愛。

    然后還裝文化人,教大家什么英文歌。

    筒子樓的小女生都被他迷死了。

    氣死大壯了。

    大壯很生氣,明明是鄉下來的,還這么裝。

    他媽都說了,頂多就是個租房的鄉下人,沒什么了不起的。

    還說她媽根本不是親媽,是后媽。

    大壯心里舒服了不少,回家的時候路過周家門口,看到那只大狗趴著睡覺。

    他想著,反正也出不來,就想著自己豈不是能丟石頭砸它嗎!

    要怪就怪周澤寒讓他不開心了。

    哼,一條臭狗有什么了不起的。

    反正天天拴著,又不會咬人。

    大壯一點都不害怕。

    周澤寒也討厭大壯,聽到對方說大黃是土狗,他皺死了眉頭,瞪著大壯:“關你啥事啊。”

    “哥,大黃,我們走,媽媽說不跟別的小朋友玩。”說完,周澤寒扛著鐵鏈條就走。

    周澤寒走出兩步,一塊石頭就砸在了大黃的腳邊。

    他被嚇了一跳,忙扯了扯鐵鏈子。

    鐵鏈子太重,狗沒扯動。

    周澤東立即轉身看去。

    大壯被抓包,連忙收手。

    還特別囂張的做了個鬼臉。

    真是氣死周澤寒了。

    周澤東皺著眉頭,看對方還想要扔石頭,對弟弟道:“小寒,你把鏈條給我。”

    周澤寒嚇了一跳:“哥,你說什么?媽媽說不讓大黃跟別的人接觸的。”

    他雖然也很生氣,但是也害怕大黃咬人。

    要知道之前劉奶奶可是被大黃咬斷了腿的。

    可嚇人了。

    村里人都害怕大黃,沒人敢嚇它。

    也不知道這大壯是抽了什么瘋了。

    居然丟石頭打大黃,真是氣死他了。

    “給我。”周澤東沉聲道。

    周澤寒立即把鏈條給他。

    周澤東牽過大黃,朝著大壯走了過去。

    大黃雖然平時對什么都沒什么興趣,但它對惡意感知卻十分明顯。

    仿佛明白了周澤東的態度一樣,低著頭,朝著大壯齜起尖牙。

    肚子里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仿佛下一秒就要撲過去。

    到底是猛犬,那牙齒尖銳的嚇人。

    大壯立即就嚇到了。

    他以為周家兩兄弟會牽著狗被自己嚇走的才對。

    沒想到居然反過來嚇他。

    那只狗遠了看著也不是很大。

    走近后,卻快要有他那么高了,

    大壯腿一軟,石頭都拿不穩了,轉身就跑。

    周澤寒最討厭的就是他這一點。

    平時他們不跟大壯玩,大壯就喜歡來搞破壞,故意把他們的彈珠丟掉,或者搶他們的場地。

    然后罵他他就嬉皮笑臉的跑掉,還一邊跑一邊笑話他們。

    真是氣死他了!

    周澤東牽回了狗。

    路過的大人都離他們遠遠的。

    倒是孩子指著瑤瑤道:“媽媽,我也要騎。”

    家長看到也覺得新奇。

    牽著孩子過來,上手就要摸。

    “喲,這狗可真帥,什么品種的?”

    小孩看她媽媽摸,也伸手。

    周澤東立即制止道:“阿姨,我家大黃不讓摸。”

    對方愣了一下,反應過來覺得被駁了面子,不悅的道:“為啥不讓摸?它又不咬人。”

    “對啊,大黃不咬人。”周澤東道:“因為我媽媽說它吃人。”

    對方:“”

    小老二煞有其事的跟著點頭道:“對,媽媽說不能給小孩子摸,特別是小孩子,大黃喜歡吃小孩。”

    趴在大黃背上的瑤瑤:“嗯,次小孩~”

    對方立即白了臉,拉著女兒匆匆就走。

    恨不得從沒來過的樣子。

    ……

    西北軍區。

    周越深和王建國都被叫去了首長辦公室。

    辦公室內,氣氛很是凝重。

    “還是沒聯系到人嗎?”楊首長沉聲開口。

    “是!首長,我們的救援人員只找到一輛拋錨的越野,現請求緊急救援。”

    (修……心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