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11章 你們就是我的整個世界

司念睜開眼,抬眸。
彼此視線交纏。
周越深掌心微微用力,還壓著她。
司念的頭微微抬起,他指腹摩擦她的唇角,“我怎會要你走,你們就是我的整個世界。”
司念眼眶一熱。
老男人嘴上說不會哄人,可他說起情話卻要命。
他總是讓她有一種被人呵護寵愛的感覺。
病房很安靜,兩人的呼吸可聞,男人的氣息打在她的臉上,司念手下意識的捏緊被子,指尖泛白。
一切似乎都在不言之中。
周越深看她幾秒,手再次壓緊,低頭吻住她的唇。
她的發絲凌亂的散在白色的床間。
司念仰著頭,被他吻著,周越深受傷了也不老實,情動時手掌往下,用著幾分勁道按著她的腰往他身上壓。
司念下意識地抓住他的有力的臂膀,摸到男人身上的繃帶才清醒過來。
她可不想男人帶傷上陣,再說現在還是病房呢。
司念一下睜開眼,推了推,周越深倒退一些,拉開距離。
司念抬頭就能看到他那棱角分明的下頜線,他的唇上有著淡淡水漬,頗為澀情。
周越深的膚色似乎又深了一些,可能是這邊紫外線太強了。
臂膀鼓起來的時候很有力量,摸起來像是石頭。
為了不引火燒身,司念也克制了自己的欲望,伸手摸了摸男人的側臉,道:“周越深,我有點困。”
周越深本想低頭要吻她,聽到這話,怔了一下,隨即低頭在她唇上輕點,將她往自己臂彎中一帶,下巴搭在她的頭尖,輕應一聲:“好,你睡。”
司念也是真困,這會兒已經很晚了,白天還有些吵鬧的醫院寂靜無聲。
她靠在男人懷里,沒一會兒就昏昏欲睡。
只是迷迷糊糊之間,她目光注意到病房后被拉著的床簾。
她本想問里面是什么,但太困了,男人溫熱的大手在她背上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拍著,像是哄孩子,叫她轉瞬就睡了過去。
被子很小,床也是單人床,好在司念小小一個,周越深抱著她倒也不是不能睡。
他拉著被子給她蓋上,聽著她逐漸平緩的呼吸聲。
很快,房門被人輕輕推開,是值班護士進來給他送藥了。
接著,她看到本還是傷患的周團長坐在床邊,而病床上微微隆起,躺著一個嬌小身影,睡得似乎正熟。
護士有些呆滯,下意識看向周越深。
他眼眸垂著,神情漠然。
見她進來,他才投去目光。
一個眼神護士就立即放低了聲音,“周團長,這是給您送的藥。”
周越深頷首:“放那里吧。”
看起來很平靜,可聲音壓的很低。
像是怕驚擾了床上的人睡覺。
護士唏噓不已,悄聲放下,又拿著藥拉開簾子走到了里面。
下一秒,她對上了里面病床上男人有些猩紅隱忍的雙眼。
護士嚇了一跳,“傅……”
周越深側頭看了一眼。
司念第二天清醒的時候,發現里面的床簾已經被拉開了。
里面放著一張鐵床,但沒人。
她怔了一下。
動了動,就聽頭頂傳來男人低沉的嗓音:“醒了?”
她抬眸,周越深半靠著床頭,手上拿著一張報紙,眼神卻望向她。
司念應了一聲,還是盯著床簾后的那張床,問:“這里昨天有人嗎?”
她到底有些尷尬,當時還以為這個房間就周越深一人,過來注意力一直在他身上。
這會兒瞧見里面有一張床,就擔心了。
要是有人的話,那昨晚上兩人在病房卿卿我我豈不是被人聽見了?
周越深掃了那空掉的病床一眼,神情莫測,“嗯”了一聲,“有人。”
司念的臉上立即露出幾分窘迫。
“那你怎么不跟我說。”她把錯推到周越深身上。
周越深低笑兩聲,胸腔也跟著微微震動,“我當時也不知道。”
要不是昨晚上護士進去給對方換藥,他確實是沒注意。
按道理說平時都是只有一張病床的,但是這段時間傷者多,所以就有些擁擠了起來,開始加床了。
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周越深垂眸看她,司念滿臉羞恥。
他覺得她可愛極了,昨晚上惹自己的時候那么膽大妄為,現在知道羞了。
只敢窩里橫的女人。
司念見他還笑,心里更氣憤了。
她總有種周越深故意的感覺。
但是又沒有證據。
因為他今兒個看起來心情格外的好。
這會兒有護士走了進來,道:“周團長,換藥時間到了。”
周越深放下報紙,應了一聲:“放這里吧。”
說完,他看向司念,“念念。”
司念:“?”喊我干嘛?
護士頓時一個秒懂的心情,出去后立即跟小姐妹磕起來:“天了,周團長和他那貌美天仙的媳婦兒實在是太恩愛了,周團長簡直溫柔要命,看著報紙還不忘抱著她。”
“天了,昨晚上我進去的時候我都驚呆了你們知道嗎,受傷的周團長坐在床邊哄她睡覺,這什么家庭地位啊這……”
周越深看護士走出去了,才看向她,嗓音低沉道:“念念,我沒讓別的人幫我換藥。”
司念:“so?你把她叫回來,我不是那么小氣的人。”
周越深:“”
“嫂子,我給你們送早餐來了,”
好在于東這會兒跑了進來,給了周越深臺階下。
他手上提著早餐,手上牽著瑤瑤,后面還跟著兩兄弟。
瑤瑤頭發亂七八糟的,一看就是沒有梳理,這會兒手上還捏著一塊小餅干兒。
看到兩人才松開于東的手踢著小腿跑過去,舉著咬了一半的小餅干遞給司念:“麻麻,吃餅干。”
司念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忙起床洗漱。
周越深看了一旁的藥,沉默了一會,自己動手換了起來。
“爸爸,爸爸我們幫你。”周澤東兩兄弟忙過來幫他。
于東把吃的放一旁,瞧見桌上放著報紙捏起來一看,噗嗤一笑:“這還是故事報啊,老大你還看這玩意?老婆發現老公住院和小護士搞在一起,一氣之下毒死了老公……哈哈笑死我了。”
周越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