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17章 遭報應
    劉冬冬裝作后知后覺的跟了過來,她并不想離開傅煬的,但是張翠梅出來了,她一個未婚女孩和傅團長單獨呆在一個房間,難免會被人說閑話。

    所以張翠梅沒走多久,她也跟了過來。

    只是她故意拉開了距離。

    因為傅煬的態度讓她總覺得哪里有些不對的地方。

    她雖然也期待司念被趕走,但是自己不好幫襯。免得像是張翠梅那樣強勢,惹人不喜。

    但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的第六感救了自己一次,沒想到司念的丈夫竟然是這個軍區的團長。

    別人可能不愿意相信,可劉東東卻是聽說過的,周越深以前就是當兵的。

    可她也沒往這方面想過,畢竟周越深早已退伍回村了。

    這會讓得知他而且還是以一個不輸傅煬的身份的存在。

    這讓劉東東又是吃驚,又是嫉妒。

    覺得司念命實在太好。

    本來以為她嫁給一個殺豬的,就算是對方會賺錢,也沒什么好羨慕的。

    可沒想到周越深居然還有這樣一層身份。

    這也解釋的清,為什么司念帶著周家的兒子出現在這里。

    為什么傅煬提到司念的時候,臉色那么難看。

    原來司念根本就不是來看他的,而是來看周越深的。

    劉東東心里五味雜陳。

    她看見張翠梅的下場,慶幸沒有第一時間跟上去。

    不然說不定這會兒自己也被趕出去了。

    如果周越深真的是這里的團長的話,那即便是傅煬,怕也是真的沒辦法給她做主的。

    再加上傅煬對司家并沒什么好感,更不可能站出來幫忙了。

    劉東東裝作慌張的跑過去,像是有人攔住她似的,站在鐵門內擔憂的喊道:“張姨,您沒事吧,怎么會變成了這樣。”

    張翠梅回過神來,想要進去,卻被攔住,她臉色陣青陣白的,難看極了,剛想說什么,劉東東就道:“放心張姨,我這就去找傅團長幫您說說話,他們肯定會放你進來的。”

    說完,轉身跑了。

    張翠梅臉色很難看,心里更是慌張。

    她還沒反應過來司念丈夫是西北軍區團長這件事,整個人都是懵的。

    以至于劉東東沒出來攙扶她也沒多想。

    看著兩個警衛員一臉嫌棄的盯著自己,張翠梅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剛剛的行為實在丟臉,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

    心里又忍不住埋怨司念,為什么不提前告訴她這事兒,要是她跟自己說,自己哪里還用得著丟這么大的臉?

    說不定她就是故意不說,讓自己丟臉的。

    想到這個可能,張翠梅氣的鼻子都歪了。

    四月份的西北還很冷,她站在門口又不能進去,又不能走。

    只希望劉東東趕緊過來。

    腿都站麻了,還是等不到劉東東。

    心里暗自罵了一句沒用,她又餓又累,實在待不住了。

    她上前,被幾人攔住也不生氣,沒了之前的神氣,討好道:“兩位同志,我剛剛想了想確實是我太沖動了,我現在已經知道錯了。其實不瞞你們,念念那丫頭是我的女兒,剛剛是我誤會了她才會那么生氣,你們別放心上。”

    兩人聽到這話,面面相覷,更是鄙夷:“虎毒還不食子呢,哪有你這樣對女兒的,你當我們是傻子嗎?”

    恰好這會兒司念也買菜回來了,兩人立即敬了個禮:“團長嫂子。”

    司念挑眉,掃了一眼臉色青白的張翠梅,問:“又怎么了這是?”

    “這個瘋婆子在這里鬧事呢,嫂子你別擔心,我們不會讓她進去的。”

    就憑她之前針對司念的行為來講,兩個人也不敢放她進去,怕她找司念麻煩。

    張翠梅急了:“那我也不是不知情嗎,怎么能全怪我呢。”

    “對了念念,你快和他們說讓我進去。我好歹也是你的養母,周越深也是我女婿,他們怎么能這樣對我!”

    兩個警衛員狐疑的看著她,又向司念求證,“團長嫂子,真是這樣?”

    司念點了點頭:“確實是沒錯,她是我的養母。”張翠梅立即得意的冷哼一聲,算你識相。

    卻又聽司念說道:“不過早就跟我斷絕關系了,你們也可當做不是。”

    說完,不顧張翠梅驟變的臉色,拉著吃瓜的小老二走了進去。

    張翠梅回過神來,立即急了,就要追上去。

    誰知道兩人立即站了出來,攔住了她,做出要拔槍的手勢。

    張翠梅嚇得險些腿軟,又慫又怒。

    眼瞅著司念頭也不回的背影,她幾乎抓狂:“司念,你個喪心病狂,忘恩負義的白眼狼,你這樣對我你會遭報應的!”

    司念回到病房,小老二生氣的跑向周越深告狀:“爸爸,爸爸,門口那個討厭的奶奶又找媽媽麻煩了,她還罵媽媽!”

    周越深怔了一下,“奶奶?”

    司念將菜放到一邊,醫院有專門做飯的地方,周越深打了招呼,她就可以去那里做,所以有時候也不用回周越深住的地方。

    說道:“是我養母,張翠梅,聽說傅煬受傷了來探望他。看見我在這里,以為我又來糾纏傅煬了,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

    小老二路上就說好討厭張翠梅,問媽媽為什么不罵回去。

    司念說,狗咬了咱們一口,咱們還能咬回去嗎,她并不想和張翠梅多做糾纏。

    但小老二心里還憋著氣,說狗咬了他雖然不能咬回去,但是他能打回去呀。司念覺得兒子的話很有道理,但話是這樣說,張翠梅畢竟是她養母,是長輩。張翠梅罵她可以,但是司念罵回去,就是大逆不道。

    司念更擅長用不壞自己名聲方式就讓敵人丟盔卸甲。當然,在小老二眼里就是媽媽被罵了,還不能罵回去,太憋屈了。

    這會兒委屈巴巴的跟他爸爸告狀呢,恨不得他爸爸能去打張翠梅一頓。

    周越深眉頭微蹙。

    雖然知曉司家對司念并不真心,但沒想到能奇葩到這個地步。

    司念同自己結婚都那么久了,竟然還會以為她對傅煬念念不忘。

    真是晦氣。

    他聲音沉道:“過兩天我們就回去,不用管她。”

    傅芊芊和傅母回來的時候,瞧見了劉東東,十分吃驚。

    “東東?你怎么在這里?”

    劉東東忙說緣由。

    聽她說是張翠梅帶她來的時候,傅母的臉色并沒有開心,反而不大自然。

    搞不懂張翠梅跑過來干什么。

    心里不喜,但是也不好朝劉東東發火,只道:“你告訴張翠梅不用她假好心,我們小煬不需要她的幫忙,你們趕緊回去吧。”

    她被纏的也煩了,感覺司家就像是吸血鬼一樣,走到哪里,他們跟到哪里。

    劉東東咬唇低頭:“張姨說傅團長現在受了傷,身子骨虛弱,西北這邊條件艱苦,吃食上肯定比不得家里,所以才讓我過來。我做的湯傅團長比較喜歡,能補補身子,雖然知道這樣很冒昧,但是張姨也是希望傅團長能快些好起來……”

    這話簡直說到了傅母的心坎上。

    剛剛他們去食堂吃飯,吃的都是炒白菜和油膩的肉,味道一般,也不太適合他們的口味。

    兒子本就挑食,難怪短短一個多月瘦了這么一大圈。

    看氣色也是差的不得了。

    傅媽媽心疼極了。

    偏偏自己跟女兒都不會做飯。

    劉東東的出現,簡直就是幫了大忙了。

    雖然很煩張翠梅,但她也希望兒子盡快好起來,趕回去。

    這邊醫療水平不太好,她擔心兒子會留下什么后遺癥,那就得不償失了。

    加上之前劉東東送來的東西,兒子確實是吃了、

    傅母當即讓她留下,但對于張翠梅卻是裝沒聽見。

    劉東東感恩的表示自己一定會好好照顧傅煬,嘴上也沒提張翠梅被攔在外面的事情。

    傅芊芊嘴上叼著根牙簽,若有所思的看著她。

    劉東東心里很高興,剛走出來就看見司念牽著孩子進了隔壁的病房,吃了一驚。

    原來周越深也受傷了。

    不過司念進來了,剛剛肯定也看見張翠梅被攔在外面。

    她也真是心狠,雖然張翠梅人確實是不太好,可到底養了她十八年。

    這會兒自己進來了都沒讓張翠梅進來,可想而知。

    這種行為在劉東東看來,那就是忘恩負義。

    她來到門口,瞧見張翠梅一臉狼狽,也沒出去,就像是忘了旁邊有門一樣,站在門內對張翠梅添油加醋的說,自己給她找傅煬了,但是傅家不想得罪周越深,沒答應。

    又說找司念求情,司念還罵她,說張翠梅活該。

    差點把張翠梅氣暈過去。

    見她對司念的恨意達到頂點,劉東東才打發她讓她先去找個賓館休息,說自己很想出去,但是出去就進不來了,而且傅媽媽想個人幫她給傅煬做飯調養,這是打好緩和兩家關系的好機會。

    果然憤怒之中的張翠梅被忽悠的一點沒多想,還讓她千萬別出來,又慶幸說:“還好帶你來了東東,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辦好。”

    又囑咐她幫忙看著,別讓別的女人接近傅煬,這才離開。

    ……

    司念下午去做飯的時候,瞧見了劉東東在廚房忙活。

    她挑了挑眉,剛得到消息,張翠梅都走了,劉東東卻還留在這里?

    張翠梅不會故意把她留下來,照顧傅煬了吧?

    劉東東看到她,也被嚇了一跳。

    不知道為什么,她有些恐懼司念的眼神。

    這會兒瞧見她若有所思的打量,忙低下頭,端著雞湯快速離開。

    司念掉頭掃了她急匆匆的背影一眼。

    傅芊芊閑著無聊,象征性的安慰她哥兩句就出去玩了。

    結果迷路了,實在找不到路正準備找個人問問路的時候,她聞到了一股子熟悉又霸道的香味。

    她驚呆了,忙吸著鼻子朝著香味的方向趕過去。

    然后就與正在做飯的司念碰了個正著。

    “臥槽?司念?”傅芊芊被嚇出表情包。

    司念掉頭看她一眼,淡定的語氣,“有事?”

    傅芊芊左右看了一眼,確定自己還在西北,沒有穿越,才道:“你咋在這里啊?”

    司念剛要說話,又見她拍了拍臉,搖搖頭自言自語的說:“我傻了,司念怎么可能在西北呢,說不定只是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而已。”

    司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