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18章 鼻子都要翹上天了
    經過司念的無視,傅芊芊立即肯定了!

    這不是幻覺!

    這就是司念!

    沒錯,絕對!

    因為只有司念那個小婊砸才會這樣沒禮貌的忽視她。

    傅芊芊氣的磨牙,震驚也顧不得了,噔噔噔跑過去,大眼瞪小眼的瞪著她,第一句話不是問她為什么在這里,而是:“你做的啥啊,這么香?你來西北當廚師了?你的老師不當了?總不是來看我哥的吧?”

    司念白了她一眼,“你覺得可能嗎?”

    傅芊芊很堅定的說,“肯定不可能。”

    司念要是來看她哥的,他哥鼻子怕都要翹上天了,早就在那里自信滿滿的嘲諷司念又去對他糾纏不清了。

    司念也沒瞞傅芊芊,將周越深的事情告訴了她。

    傅煬既然是周越深所救,肯定也是知道周越深的身份了。

    外人知道也都是遲早的事情。

    聽完,傅芊芊一臉震驚:“我看到你男人的時候,我就覺得他身子骨比我大哥好,沒想到他也是干這行的,所以你這個是給他做的嗎?說來我剛趕過來,還沒來得及吃飯呢,哎,人生在外不容易啊。”

    司念覺得好笑,她剛剛看她過來的時候,嘴里還叼著根牙簽的,一看就是剛吃完飯的模樣,只是太震驚,牙簽掉了,現在還擺在地上呢。

    她來做飯也是等著醫護人員這邊結束了才來的,不占用人家的廚房。

    傅芊芊估計吃飯還沒過半小時。

    不過她也不拆穿她,道:“剛剛不是看見劉冬冬來廚房做飯了,沒做你們的份兒?”

    傅芊芊聽到這個名字,就忍不住撇嘴說,“我看她就覺得礙眼,一天天多委屈似的,我媽又是那種心軟的人,一看她裝可憐不好意思拒絕,老去我家送湯,她做的湯可難喝了,還是你做的好喝,也就我哥那種不挑嘴的人能喝得下去。”

    說完,她意識到什么,忙捂嘴,小心的去看司念的臉色。

    劉東東的湯燉得那么難喝,她哥都喝,卻不喝司念的,司念知道豈不是要氣死嗎?

    哎喲,自己這個烏鴉嘴。

    司念倒是一臉無所謂,仿佛并沒在意道:“看來劉東東挺得傅煬看重的,張翠梅都被趕出去了,她還在。”

    司念其實有點擔心,現在林思思出事了,進了監獄,就給了劉東東挖墻腳的機會。

    本來小說中兩人在一起都差點被挖了,更別說現在。

    倒不是擔心傅煬,那樣的男人吃點苦頭也是活該的。

    但是如果劉東東真的上位了,傅芊芊怕是要憋死。

    聽到這話,傅芊芊一臉吃驚:“你養母?我沒聽她說啊,我還說怎么沒瞧見人呢。”

    司念頓了頓,“劉東東沒讓你們幫忙把張翠梅放進來?”

    傅芊芊茫然搖頭。

    司念沉思。

    大概猜測到了情況。

    嚴肅的對她道:“芊芊,雖然你哥死活不關我的事情,不過你跟傅阿姨人還是可以的,我得提醒你一句,小心劉東東。”

    傅芊芊愣住:“為啥?”

    司念轉過頭繼續做飯,道:“你覺得一個女人為什么會不遠千里的過來照顧一個男人,真的是因為張翠梅叫她過來嗎?” 傅芊芊立即一拍腦袋:“我就說這個劉東東怪怪的,這會兒你這樣說,我才發現,她跟你以前一樣。”

    司念臉一黑,不想跟她說話了。

    傅芊芊說完,就皺著臉,顯然對劉東東很不滿意。

    等了半天,她才猛地開口:“等等,什么叫我跟我媽人還可以,你會形容嗎?”

    司念無語,這半天了,才反應過來呢。

    反射弧未免太長了些。

    “算了,看在你提醒我小心劉東東的份兒上,我就不跟你一般計較了,咱們先去吃飯吧。”

    雖然不喜歡林思思,但是劉東東也沒好到哪里去。

    她就很討厭這樣矯揉做作的人,總覺得心思跟針眼一樣多。

    更別說現在雖然林思思去坐牢了,但是兩人可是打了結婚報告的,也就是說,劉東東明明知道她哥結婚的情況下,還做出這樣的舉動,簡直是太惡心了。

    她還聽說,劉東東是林思思的好朋友呢。

    嘖嘖,這一家子,真是一個比一個奇葩。

    司念擔心大黃,雖然請人幫忙喂,但大黃到底是猛犬,她還是想趕緊回去。

    好在周越深恢復的快,沒幾天外傷基本都痊愈了。

    只是腿還需要杵著拐杖。

    但對男人來說不是什么問題。

    他們在這邊不熟悉,也擔心生什么事端,所以想趕緊離開。

    周越深的退伍手續也辦理好了。

    這下再也不用回來了。

    她本來擔心過來還會遇到楊玉潔為難,但是自從第一天楊玉潔來過之后,估計是怕被說閑話,再也沒來過。

    直到出院。

    傅芊芊閑來沒事就跑過來找她聊天,笑的哈哈的,完全不管她哥死活。

    不過聽說他們要出院了,就要收拾離開,心里很不舍,因為她哥傷的嚴重,還不能走。

    司念只是提醒她小心劉東東,如果不想讓劉東東當她的大嫂的話。

    傅芊芊臉色立即就黑了,勢要讓她哥單身一輩子也不要跟劉東東在一起。

    劉東東被盯著,自然是不敢做出什么舉動。

    甚至東西送到門口,就被傅芊芊截胡了,不讓她進去。

    傅芊芊給自家哥端吃的,看他那張俊臉,提議道:“哥,要不然你毀容吧?”

    傅煬一臉離譜的看著她。

    哪有妹妹讓哥哥毀容的。

    不過這幾天不只是劉冬冬,很多護士也總是借著換藥護理的工作,對他動手動腳。

    他也有些煩。

    他又忍不住想到周越深。

    周越深在軍區名聲響亮,可自從司念來了之后,基本沒有人去打擾他。

    司念的存在就足以讓那些人自慚形穢,不敢再靠近。

    桃花全來了他這里。

    聽到妹妹這話,居然罕見的猶豫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