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19章 大黃生病了
    “實在不行,你吃點好的也行。”傅芊芊看他表情扭曲,意識到自己說的太過分了,道。

    什么林思思,劉東東的,一個比一個奇葩。

    真不知道他哥到底啥眼光。

    人家是招蜂引蝶,他倒是好,招瘋引癲。

    可能是以前的司念對他太好他不尊重人家,所以現在遭報應了。

    那句話怎么說的,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她雖然可憐她哥,但也不得不承認他曾經對待司念更為殘忍。

    傅煬臉色更難看了。

    **

    家屬院很大,還有學校,育紅班等等。

    基本都是三四層的樓房。

    周越深因為是一個人,所以分配的房間不大,有一個臥室,一個客廳,里面有做飯的地方。

    房子很老舊,一段時間不住,就有一股子灰塵的味道。

    周越深來的時候本來就沒帶多少東西。

    司念也沒帶什么東西,加上有于東幫忙,基本不用怎么拿東西。

    家屬院的人本來聽說周越深出院了,還想請他吃個飯的。

    雖然因為太多年沒見,都生疏了,但到底人家救了他們,總不能一點表示都沒有。

    誰知道卻得知了周越深退伍的消息。

    都傻眼了。

    周越深立了這樣的大功,加上首長對他的看重,留下來的話,說不定和王建國一樣,都當旅長了。

    前途可謂是一片光明。

    可這樣關鍵的時候,居然退伍了。

    而且還聽說,首長是有意讓他或者王建國接班的。

    大家都很不理解。

    還讓司念勸勸他,讓他不要沖動。

    司念表示自己尊重周越深的決定,她其實大概也能猜測到一些,周越深留下有好處,但不一定是好事。

    況且他還有養豬場,他要是不回去了,養豬場得破產。

    可能別人會覺得他們太沖動,不值當。

    但在司念看來,他們已經不需要這樣的名利了。

    大家見他們不聽,也不好多說什么。

    畢竟大家都不熟悉。

    而且看司念那氣質穿著,都知道肯定不是過苦日子的人。

    說不定人家家里有錢,根本不需要來做這種賣命換名利的生活了。

    他們一方面又羨慕周越深,聽聞他農村出身,這會兒卻找了如此氣質年輕的妻子。

    也算是走上人生巔峰了。

    周越深接觸的人少,離開也沒有跟別人說,只是去看望了一下還在住院的王建國。

    找于東買了第二天的火車票之后,一行人就收拾行李離開了西北。

    到達云貴川市已經是兩天后了。

    還沒進門,司念就發現自家大黃不見了。

    一家子都變了臉。

    著著急急的聯系蔣奶奶,才得知大黃生病了,她擔心出事,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家畜牧站,送過去了。

    一家人也忙不得休息,忙趕了過去。

    蔣奶奶滿臉愧疚說:“你們離開之后,大黃就開始不吃不喝,第二天腿就瘸了,我當時都嚇死了,忙帶著它找醫院,但是陌生人靠近它,它就特別狂躁,大家都不敢碰它。”

    “醫生說沒救了,大黃已經失去了求生的欲望,你,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

    蔣奶奶說完,愧疚的眼淚掉了下來。

    她也喜歡大黃,大黃要是出事她這輩子都不會安心的。 司念聽完,臉色一白,心提到了嗓子眼。

    大黃不是一般狗,是藏獒,而且還是成年藏獒。

    就算是這城里面有人能給狗治療,但是藏獒這樣的大型烈犬也是沒辦法的。

    周越深也是皺緊眉頭,大黃帶回家,從來沒生病過。

    這是第一次,竟還這么嚴重。

    幾個孩子聽完眼睛一下紅了。

    “媽媽,大黃真的要死了。”

    “嗚嗚,大黃你不要死啊~”

    蔣奶奶不知道說什么,只能領著一行三人過去。

    遠遠的,一家人就看大黃被關在鐵籠里,這會兒正懨懨的趴著,像是失去了精氣神,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樣。

    呼吸都看不出來了。

    幾人慌忙跑過去,然而還未靠近,籠子里的大黃似乎察覺到什么,忽然猛地睜開眼,連滾帶爬的站了起來,朝著他們的方向看去。

    隨后,在一行人吃驚的目光中,它的尾巴開始晃動,在籠子里狂躁的來回走動,朝著他們發出嗷嗷聲。

    剛剛還以為它已經要沒了,下一秒原地復活。

    把一旁的老醫生都嚇壞了。

    他剛才才下了死亡通知書,下一秒就活了?

    一家子忙跑過去,大黃發出了嗷嗷叫聲,鼻子在他們身上嗅來嗅去。

    仿若剛剛病入膏肓的狗子不是它。

    醫生得知是大黃的主人家,似乎明白了什么。

    說大黃以為他們出遠門,不帶它,是把它遺棄了,因為適應不了會產生各種負面情緒,才會失去了求生欲。

    現在還沒有抑郁這個詞,但司念猜測大概就是這樣。

    心中對大黃十分愧疚。

    她當時想著離開時間不會太長,所以才會忽視了大黃對他們一家人離開的打擊有多大。

    導致了今天的局面。

    她心中十分悔恨,愧疚的抹著眼淚和它說對不起。

    然而大黃似乎并沒有生氣,只要他們回來,它就毫不猶豫的原諒了他們。

    狗狗的世界,就是這樣的純潔善良。

    只要你回頭,它一直都在。

    一家子將狗領回了加,為了補償大黃,司念讓廠里送了一大塊骨頭,給它燉了一大鍋。

    大黃又恢復了原本生機勃勃的模樣。

    隔壁的房子似乎也搬來了人家,司念看晚上亮著燈。

    不過她沒多想。

    回來就忙著要去上課了。

    畢竟請了這么久的假,不主動去上班,心里都有種慚愧感。

    兩個孩子也回到了學校上課。

    周越深在家養傷,也順便陪著大黃,撫慰它受傷的小心靈。

    然而小老大拿到第一的事件,以及小老二拐賣案件,在他們離開的這段時間被傳播了出去。

    也不知道是被誰挖了出兩人是兩兄弟。

    兩個孩子就被記者盯上了。

    司念剛回學校,就聽副主任說,記者想要采訪一下兩個孩子。

    司念當然是不同意的,兩個孩子還小,她不希望他們平靜的生活被打破。

    副主任,不對,已經升職了主任的副主任表示回絕,也不希望兩個孩子被打擾。

    但司念沒想到,這些記者會找到了她家。

    并給她扔了一顆驚雷。

    “周澤東周澤寒不是你們的親生孩子吧。有人找到我們,自稱才是他們的血脈至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