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23章 我是不是很笨
    這個年代和未來也不一樣,自然也不能掉以輕心。

    她干脆放松道:“那你再按一下。”

    周越深手大,她的骨架纖細,粗糲的大手仿佛輕輕一用力就能捏斷。

    他放輕了力道,用拇指按壓她手臂緊繃的地方。

    沒一會兒,司念的手紅了一大片。

    痛感過后,竟是一陣酸爽。

    手臂都放松了不少。

    司念很滿意老男人的服侍,要不是樓下兒子叫吃飯的聲音,她都想來個全身按摩了。

    周越深捏著她的小手,問她:“還酸嗎?”

    司念:“好點了。”

    約莫又動了動脖子說:“我脖子更酸,晚上你再給我揉揉。”

    周越深說好。

    他牽著她下了樓。

    三個小家伙已經乖乖坐在餐桌上等開飯了。

    司念不好意思的揉揉他們的小腦袋,“媽媽今兒個忙忘了,餓了吧。”

    “媽媽,我不餓,等媽媽一塊吃。”小老二立即道。

    瑤瑤坐在凳子上,小短腿空著歡快的搖晃,捏著小勺子說,“麻麻,要吃肉肉。”

    司念目光放到了桌上的三菜一湯上。

    菜色還是不錯的。

    就是那肉切的又厚,看著嚇人的緊。

    她雖然挺愛吃臘肉的,但也僅限于那種薄的,大部分都是瘦的。

    老男人還真是,切這么厚怎么吃呀。

    好在三個孩子都是餓過肚子的,都愛吃肉。

    這么肥他們也不覺得膩歪。

    司念給女兒夾了一塊稍瘦一些的。

    這才坐下。

    剛端起碗,周越深就往她碗中夾了一筷子肉,說:“你最近累,多吃些補補。”

    他記得司念挺愛吃臘肉的,所以今兒個炒了一大碟。

    司念:“”

    “心意我收到了,肉你拿回去吧。”

    她轉頭夾回了老男人的碗中。

    周越深以為她嫌棄自己做的不好吃,說道:“是按照你之前的方法做的,味道不差。”

    司念:“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你這肉太肥了。”

    小老二咬著一塊肥肉抽空說:“不肥呀,好次~”

    司念白了他一眼。

    周澤東看爸爸一臉苦惱,提醒道:“媽媽只愛吃瘦的。”

    司念立即感動了:“還是我們小東懂媽媽。”

    周越深愣住了。

    因為這個年代,他還真很少見人不喜歡吃肥肉的。

    農村人都愛吃肥肉,買肉也是往肥的買。

    不僅能夠煎豬油,油渣也很愛吃。

    他們男人更是一筷子一筷子的往嘴里塞。

    幾個孩子也愛吃,所以司念經常做。

    不過相比較,司念做的都是切的比較小的。

    剛剛他還想著是不是自己切的太厚了。

    這會兒兒子這么一說,頓時一語驚醒夢中人。

    周越深將肥肉吃掉,將瘦的放她碗里。

    司念好笑的看著他。

    但也不嫌,自己吃了起來。

    說來,小時候她也這樣,不愛吃肥肉。

    爸爸也是這樣把肥的吃了,瘦的夾給她。

    這個年代的人是不是都愛這樣。

    飯后,幾個孩子去洗漱。

    周越寒又想起了妹妹比自己厲害的事情。

    拉著司念問:“媽媽,你是不是偷偷教妹妹英語。” 司念打了個哈欠,本想上樓找老男人按摩的,被兒子這么一打岔,哈欠打了一半收了回去,疑惑問:“嗯?偷偷教妹妹說英語?”

    小老二撅著嘴巴,都可以掛瓶子了。

    他其實看妹妹辣么厲害是很開心,很驕傲的。

    但是驕傲過后,心里有有些難過了。

    哥哥比自己厲害就算了,怎么連妹妹也比自己厲害呀。

    剛剛吃完了飯,他想找妹妹教她彈彈珠的。

    但是妹妹不學,說不好玩。

    非要跟著大哥。

    大哥在那里看數學題,有什么好看的。

    他一看就要睡著咯。

    看著相親相愛的哥哥妹妹,小寒忽然覺得好孤獨。

    不是無敵的孤獨。

    而是無能的獨孤。

    忽然就覺得,哥哥跟妹妹跟自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他用手比劃說:“妹妹會說那——么長的英語,我不會,我只會說單詞,只會唱英文歌。”

    “大哥也學習好,拿獎狀。”

    說完,他失落的垂下腦袋問司念:“媽媽,我是不是很笨呀。”

    司念轉身面對他,微微彎腰,手按在小家伙垂著的肩頭上。

    雖然對瑤瑤說英語這件事,她還有些迷糊。

    但看小老二似乎受到的打擊不小。

    他哥那么厲害,他都沒有這么難過。

    立即安慰道:“小寒當然不是笨蛋。”

    她說:“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有些人語文好,有些人數學好,我們小寒雖然語文數學都不好,但是小寒體育好呀!”

    “哥哥雖然學習好,但是哥哥也跑不過你對不對。”

    “人生條條大路通羅馬,學習的路走不了我們就不強求,選擇合適自己的路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小老二似懂非懂的望著她。

    但他在媽媽的眼里,感覺到了,自己跟哥哥妹妹并沒有像是大家說的那樣大的差距。

    在媽媽看來自己好像和跟哥哥妹妹一樣厲害。

    小老二的心情一下就開心起來了,“媽媽,媽媽,我也很厲害對嗎?”

    司念點頭:“當然厲害。”

    誰家小孩能跑五千米不帶喘氣的。

    小家伙天生運動健兒不自知。

    只是四肢發達的人,通常都是頭腦簡單。

    學習成績不好倒也能理解。

    司念也不會強迫他,給他太大的壓力。

    對于曾被強迫過學習的自己來說,深知那種痛苦。

    自然也不會轉移到孩子身上。

    小寒頓時開心了,大晚上的也不困,要不是太晚了他恨不得出去跑幾圈證明一下自己的實力。

    司念又從周澤東口里聽說了白天的事情。

    看向他懷里抱著的瑤瑤。

    瑤瑤坐在哥哥懷里,正盯著他手中的數學題看。

    眼珠子晶亮。

    她想起之前自己看書也總是抱著孩子。

    瑤瑤也會盯著看,但司念只當是她無聊而已,并沒多想。

    這會兒卻萌生了某種想法。

    她聽說過一種孩子,看似愚笨,比一般孩子發育的晚。

    實則卻是隱藏天才。

    天才身體多少會有毛病,比如性格怪異,不會說話。

    瑤瑤說話太晚,原本以為是發育的問題。

    但現在看來,或許并不是這樣。

    于是司念指著書上的內容問瑤瑤:“寶貝,你知道這個是什么?”

    瑤瑤抬起小腦袋,望著司念說道:“知道呀媽媽,這是函數。”

    —

    周家三兄妹熱度投票開啟——請點擊下方愛心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