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31章 我兒子考了九十八分
    她這話一出,本以為林思思會感動。

    誰知道林思思的臉卻瞬間難看了下去:“媽,你說什?離婚!你們怎么就要離婚了,實在不行你給我爸爸道個歉,服個軟啊,又不是什么大事?”

    “離婚了,你讓我在傅家怎么見人,本來我們家條件就不如傅家,他那邊的人瞧不上不上我,要是你們在離婚,我怎么辦!”

    林思思急了,雖然對兩人沒感情,但是她也是不想他們離婚的。

    更別說跟張翠梅了。

    張翠梅只是一個小小的公職職員而已。

    但是司父好歹也是軍官啊。

    要是離婚,張翠梅就得搬出家屬院。

    那自己跟她的話,日后在家屬院還怎么生存?

    林思思強烈反對。

    聽到這話,張翠梅難以置信的望著林思思。

    她以為自己跟女兒說丈夫對自己的不公,她肯定會心疼自己,站在自己這邊的。

    可沒想到她居然也讓自己去低頭認錯。

    可張翠梅硬氣慣了,怎么可能拉得下臉。

    原本丈夫說離婚的時候,她也沒放心上的。

    他們可是軍婚,沒有什么問題,丈夫也不能隨便離婚,上面不可能批。

    可這一次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說了那些話,讓蔣師長和傅母聽見,背后針對她。

    上面居然暗示丈夫司家家風不正,讓司父自己決定。

    也就是說,只要司父決定下來,自己就真的要離婚了。

    本來丈夫之前每天不回家門,就有人注意到了,都說司父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要是真離婚了,得多少人笑話她、幸災樂禍。

    如果連女兒都不站在自己身邊的話……

    察覺到張翠梅臉色難看,林思思才反應過來自己太過激了,忙安慰道:“媽我不是不愿意跟你,只是我覺得這樣對你不好。你看你要是離婚了,我在傅家的日子舉步艱難,而且爸爸向著司念,日后要是出了點事,都沒有人護我,也沒有娘家可以依靠,我已經過了十八年的苦日子,我真的很害怕失去你……”

    聽到這話,張翠梅心中頓時一痛。

    自己要是離開了,女兒該怎么辦。

    就算是女兒跟自己,日后也是生活在家屬院的,那個男人如果給她找個繼母,那她的日子肯定更難過。

    司母下定決心了,他在外面有女人就有女人吧,為了女兒她死也不同丈夫離婚。

    五月初,天氣越發好了,氣溫上來,大家也穿上了短袖裙子。

    司念將厚被褥收了,將軟被放到門口曬。

    大黃躺在一旁曬太陽。

    這時候,門被人敲響。

    司念看去,卻見是隔壁的方慧。

    方慧依舊一身職業裝,看著很有白領氣質。

    一手提著一些水果,一手提著一臺收音機。

    掃了一眼,是他們學校的同款。

    司念眉頭微挑,上前開門,問:“你好,方同志,有什么事嗎?”

    兩家雖然隔得近,但有距離感,一直都保持互不打擾的相處方式。

    方慧不屑討好人,但是這一次也是沒了辦法。 方慧道:“我買了臺收音機,但是不怎么會用,聽說司老師你是在外語小學當外語老師的,可以教我調一下嗎?”

    她之前看見司念的收音機那么好才買的,結果買了卻不會用。

    本來想去找老板,老板說自己也不懂。

    又不能退掉,方慧氣的不行。

    這么貴重的東西,她也舍不得放著浪費。

    這會兒才厚著臉皮找上門。

    “上一次的事情你別在意,我也是不熟悉才問的,沒想到會冒犯你,真不好意思,這點水果算是給你賠禮道歉。”

    她說的是之前和筒子樓議論司念的事。

    司念皮笑肉不笑。

    不好意思還現在才來道歉,這都過去多久了。

    不過伸手不打笑臉人,她道:“方同志客氣了,我一向不跟背地里說別人閑話的人計較,因為對方不配。”

    方慧的臉色難看了一瞬,這是指桑罵槐的嘲諷她呢。

    很想轉身就走,但是想著自己的目的,她還是忍住了。

    她干笑兩聲道:“是是,不開心的我們就過去吧,至于這個收音機,能不能麻煩司老師幫我調調……”

    她舉起收音機道:“說來也真不好意思,買了才發現司老師也有一個。不過司老師別多想,我也不是看你有才買的,只是我兒子最近的測試成績不錯,我賣給他當禮物……”

    “不夠說到這,我聽說你十歲的大兒子也在外語小學四年級,不知道測試成績怎么樣,我兒子這一次不太行,英語作文被扣了兩分……”

    司念認真點頭:“是不太行。”

    方慧以為自己聽錯了,強調道:“我兒子考了九十八分,只是英語作文被扣了兩分,全班第一。”

    司念點頭:“所以呢。”

    方慧腦袋上涌出問號,換做自己對別人這樣說,別人早就夸贊羨慕滿天飛了。

    怎么她這么淡定。

    她不甘心的道:“雖然是全班第一,但是還是差了兩分,我不太滿意。”

    司念道:“那你讓他留級吧。”

    方慧笑不出來了,“那算了,兩分而已,我沒那么苛刻,不過司老師你家的考了多少?我兒子九十八是全班第一了,你兒子應該也不比我兒子差吧?”

    這下輪到司念笑了:“太客氣了,雖然我兒子考了一百分,但你兒子也不錯。”

    方慧:“”

    司念暗暗的欣賞了一會兒她有些扭曲的臉色,其實她也能理解方慧,兒子四歲就這么天才,覺得她兒子就是天下第一。

    不能被人超過一點。

    但炫耀歸炫耀,貶低別人的孩子來炫耀自己的,那司念可就不茍同了。

    更別說對方貶低的還是自己孩子。

    小時候父母就總那她跟別人比,不是這家女兒多優秀,就是哪家兒子成績好又孝順。

    反正就是她最差。

    這種打壓式教訓,就讓司念很不喜歡。

    方慧估計也是第一次遇到自己炫耀結果被人家超過的。

    那臉色精彩極了。

    她笑的難看,“看來你兒子真厲害,雖然已經十歲了,我兒子比不上他。”

    司念淡淡道:“抱歉,我不喜歡拿我兒子跟別人比,他不是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