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50章 她不能給他找麻煩
    司念聽完, 也沉默了。

    病毒這東西,無論是在那個年代,都是相當致命的。

    傳染率極大不說,還危險。

    一個不小心,便是全軍覆沒。

    來自未來的她也經歷過病毒的磋磨,深知封禁隔斷的重要性。

    司念心里很擔心,在曾經的歷史上,豬瘟發展史實在太多。

    小說里只寫老男人養豬場,因為是配角,并不會去寫發生過什么事情。

    這會兒也難免擔心。

    她覺得自己來的不是時候。

    因為自己好像是沒辦法為他做些什么。

    反倒還耽擱他的時間。

    她知道周越深不會把她丟在這里,自己去忙。

    司念想走,可對上眉眼柔和望著自己的男人,又覺不舍。

    ……

    周越深時常會忙碌的忘了吃飯。

    按照慣例,都是于東里叫他的。

    或者首接送過來。

    今兒個大家也是這樣想的,菜剛出鍋,那第一勺子必定是給廠長留著。

    結果這還沒裝好送過去呢,就瞧見周越深來了。

    這邊只有個做飯的廚房,不是很大。

    大家平時都是捏個小凳子坐著吃飯。

    男人對這些都不太講究,吃完找個地方還能睡會兒午覺。

    只有周越深還有個辦公室,平時因為工作多,所以都是打飯去辦公室吃。

    周越深平時很少笑,總是冷淡著一張臉,大伙兒都比較怕他。

    也就是于東敢開他的玩笑。

    這會兒看他來了,說說笑笑的眾人都不約而同的安靜了下來,打了聲招呼。

    “老大。”

    “老大今兒個怎么自己過來了?”

    “老大,聽說嫂子來找你了?”

    周越深應了一聲,沒多說。

    上前拿了兩分碗筷打飯,然后就走了。

    大家看到這里,也明白了。

    原來是特意過來給嫂子打飯的呢。

    他們就說嘛,平時忙的連吃飯都忘了的人,怎么會突然跑過來打飯。

    原來是給嫂子打的。

    周越深回去的時候,司念正在掃地。

    瞧見他過來了,司念道:“你這里有點潮濕,對身體不好,有時間還是把屋頂補補。”

    地上本來就不是水泥地,就很潮濕。

    說完,她走到一旁打開窗戶。

    誰知道窗戶還沒推出去,啪嗒一下就掉了下來。

    司念:“”

    辦公室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當中。

    周越深低咳一聲,將飯放到桌上,低聲道:“這房子有些老了,窗戶也是壞的,不過在這邊住的不多,我就沒管。”

    司念嘴角抽了抽。

    看著地上老舊的紅木窗,“現在怎么辦?”

    周越深道:“等會兒找人修一下便是,你先吃飯。”

    司念嘆了口氣說好。

    剛剛不怪人家李艷紅說環境不好了。

    現在看來這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飯菜味道一般,不算好,但也不難吃。

    養殖場最不缺肉吃,對于大多數人說,頓頓有肉己經是足夠奢侈的了。

    但司念本身對吃的就有些挑剔,畢竟她也算個美食愛好者。

    這會兒吃了一點就膩歪的不得了。

    周越深看她吃不下去,也不嫌棄,將她剩下的飯倒在自己碗里,三兩下就吃完了。

    周越深道:“這里大伙兒都吃的比較隨意,不怎么講究。”

    司念點了點頭,表示自己能理解。

    不過還是提議道:“這個房子太老了,什么時候垮了也說不定,等天氣好些,讓人翻新一些,你住著也舒服些。”

    周越深慣來都聽她的,這會兒也沒拒絕說好。

    他雖然不在意,但司念都提了,自然也就放在了心上。

    雖然自己無所謂,但她偶爾過來,這里連個坐的地方都沒有,著實不方便。

    司念又說:“那你快些弄好,以后你要是在這邊待久了,我帶孩子來看你。”

    之前在村里,養殖場離得近。

    幾個孩子膽大了,也總往養殖場跑。

    司念也經常給他送飯。

    現在周越深離得遠了,不需要她送。

    這會兒又在這樣的環境,叫人怪心疼的。

    他們在家舒舒服服的住著大房子,享受生活。

    他卻日夜顛倒,晚上歇息在這樣逼仄的壞境中。

    周越深頓了頓,應了下來。

    司念還道:“如果你放心我的話,我可以幫你管賬,你也就不用每天這么累了。”

    周越深廠子里都是一些大老粗,沒什么文化。

    之前是于東來管。

    不過于東走了,雖然來了個李艷紅,但她自然也不可能能像是于東一樣萬能,不熟悉也不敢交給她。

    她只能走走業務什么的。

    這些事自然也落到了周越深手上。

    司念剛剛看他對賬,倒也挺簡單的。

    她參加高考之后,打算休學一年。

    等瑤瑤去育紅班之后,再去上學。

    她己經做好了跳級的打算,畢竟大學拿到畢業證對她來說,不是什么難事。

    司念差的就是這個證。

    而且她還要考最好的學校。

    在自己的世界她本就不差,來到這里,自然也不會退而其次。

    不過這也是司念頭一次插手周越深廠子的事情。

    以前她懶,從不過問。

    但現在覺得,自己這樣坐享其成的樣子有些不太好。

    高低自己也算個老板娘了。

    周越深猶豫了一下,倒不是他不想交給司念,而是司念又要高考,又要上學,還要帶孩子,她忙的過來嗎?

    司念要知道他這樣想,肯定立即表示,別的都忙不過來,但是算錢她還是挺開心的。

    畢竟這都是自家的錢啊。

    給別人算沒興趣。

    但給自己算,她興趣就大了。

    周越深見她真有想法,也不敢多說。

    生怕司念會以為自己不想給她。

    他很敏感的察覺到,這種事兒,必須聽她的。

    怕她不懂。

    周越深開始介紹養殖場這段時間的賬戶管理方法。

    他說話總是簡言意駭,聲音低沉,偶爾修長的指尖指向單子上一些標注過的地方,以及一些長期合作的賬戶公,他講哪些人賬是需要算的,哪些是月結的。

    司念安靜地聽著。

    特別認真。

    這是屬于周越深的工廠。

    她是他的妻子,她不能給他找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