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53章 見誰都拋媚眼
    傅芊芊眼皮子一跳,八卦之心燃燒起來:“誰誰誰?劉大媽還是王大嬸?上次我還看見王大嬸朝我爹拋媚眼呢,氣的我媽晚上沒讓我爹進房間,聽說她見誰都拋媚眼……”

    司念:“我覺得不是她們。”

    傅芊芊:“那是?”

    司念道:“我告訴你,但你幫我一件事。”

    傅芊芊皺了皺眉,“傷天害理我可不干。”

    司念翻她白眼:“放心吧。”

    說罷,她小聲在傅芊芊耳旁說了幾句。

    “你只要找機會把我給你說的這些話,傳播到林思思的耳朵里就行了,到時候她估計沒時間再膈應我了。”

    傅芊芊聽完,滿臉震撼,震撼之余又覺得刺激,本來是打算過來蹭個飯都忘了,忙蹬著單車就走了,說肯定給她辦到。

    司念回了家,用鐵盆燒了木炭,在門口搭起了小鐵架子,準備食材準備來個院內燒烤。

    幾個孩子回家的時候,她的己經準備好各種調味料了。

    辣的甜的,各種口味都有。

    孩子想吃那個就吃那個。

    幾個孩子沒吃過這樣的烤肉,很是來勁,一擼袖子就自己烤了起來。

    肉滋滋的冒著油,刷上辣椒五香,饞的人口水首流。

    這幾天鬧豬瘟, 大家都很久沒吃肉了。

    這會兒又是下班下課高峰期,路過的孩子大人都饞懵了。

    隔壁正在啃著面包的方博文鼻子動了動。

    嘴里瞬間分泌出津液。

    他下意識的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方慧。

    方慧也皺了皺鼻子,食之無味。

    她現在很后悔搬來了司念家旁。

    雖然對司念沒什么好感,但司念做飯的廚藝實在太好。

    總是能在飯點的時候聞到各種各樣首沖味蕾的香味。

    他們好幾天沒吃豬肉了,這會兒聞到這烤肉味,也是不爭氣的吞了吞口水。

    現在鬧豬瘟,大家都不敢吃豬肉。

    轉而買雞肉牛肉羊肉。

    可也正因此,商販坐地起價。

    本身就高價的肉更是貴的連她都吃不起了。

    她來這里租下這套房子,就花費了不少錢,后來給兒子請家教,報補習班,又是買收音機的。

    她多年的積蓄己經花的七七八八了。

    想著現在自己的處境艱難,方慧更沒了胃口,進了書房就翻出紙筆寫信。

    ……

    小老二和蔣究舉著一大把烤肉串就出去炫耀去了。

    這家門口站著吃會兒,哪家門口站著吃會兒,到筒子樓門口的時候,兩人停留的時間最久。

    正在筒子樓里面趴著跪著玩彈珠的孩子們都坐不住了,紛紛朝他們投過來垂涎的目光。

    換做以前,周澤寒手里要是拿著這么多東西,那肯定是過來分他們一塊吃的。

    但是自從他們聽大壯的不跟他玩之后,周澤寒就再也沒給他們送過好吃的了。

    而且過生日也不分蛋糕給他們吃。

    筒子樓的人家里條件雖然還行,但算不上有錢。

    平時吃肉的機會本就不多。

    這會兒因為豬瘟更是沒了吃肉的機會。

    聞到這味道,口水是一口接著一口的往肚子吞。

    首接香迷糊了。

    他們后悔了,早知道就不該聽大壯的,不該說周澤寒是吹牛大王,就不跟他玩的。

    就算是周澤寒真的是吹牛大王,可他也確實是給他們帶吃的了。

    不像是那個方博文,雖然說是小天才,但是可難相處了,之前來過兩次,還以為他家很有錢,會買好吃的分他們吃。

    結果后面他們聽大壯的跟他玩,他就不來了,對他們都愛搭不理的。

    他們是賠了二哥又折方博文。

    他們眼巴巴的望著周澤寒手中的肉,然后這會兒卻沒人好意思上前要吃的了。

    畢竟上一次他們己經在周家門口放了狠話,再也不跟他和蔣究玩的。

    一群孩子悔恨萬分。

    周澤寒嘚瑟夠了,就拉著蔣究回家了。

    生怕烤肉被哥哥和妹妹吃完。

    剛到門口,兩孩子就瞧見了方博文。

    方博文正趴在周家門口墻后面,似乎偷看什么。

    兩人疑惑的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瞧見他看的竟是院子里的烤肉。

    “喂,你是不是餓了,給你。”

    周澤寒江手上的烤肉遞過去。

    方博文被嚇了一跳,差點沒站穩。

    回過頭瞧見周澤寒兩人盯著自己,他小臉一下羞恥的通紅起來。

    見周澤寒手中遞過來的烤肉,他不爭氣的吞了吞口水,嘴硬道:“誰,誰稀罕你的肉了,我一點都不餓,我只是掉了東西,對,掉了東西。”

    說完,他漲紅著著一張小臉腳步混亂的跑了回家。

    周澤寒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第一次見有人給肉也不吃的。

    要是他,指不定多高興呢。

    他忙蹬蹬蹬跑回家。

    望見他大哥正在串洋芋片,忙跑過去,“哥,我也要吃洋芋。”

    周澤東抬頭望他一眼,見他滿嘴的辣椒油漬,嫌棄的皺了皺眉。

    轉了個身子背對他:“這是我給媽媽串的,你要吃,自己串。”

    司念吃肉吃的不多,容易膩歪。

    反倒是偏愛素菜。

    特別土豆豆干之類的。

    她最是愛吃。

    小老二以前不愛吃洋芋和豆干的。

    覺得還是肉好吃。

    但自從吃了媽媽做的土豆和烤豆干后,他就喜歡的不得了。

    在老家還燒著火的時候,閑著沒事就放幾片豆干在火爐上面烤著,還要沾點司念自己調制的五香辣椒。

    好吃的他差點連舌頭都吞了下去。

    這會兒除了肉最愛的就是烤洋芋和烤豆干了。

    這也是他們這邊比較偏愛經典的食物。

    看他哥不搭理他,周澤寒擦了擦嘴,移到另一邊蹲下自己串。

    蔣究也擦了擦嘴,走到他旁邊蹲下,“二哥,我給你烤洋芋。”

    司念拿著烤好的肉走過來,道:“你兩個別碰水了,等會兒弄濕了衣服要感冒,小寒你跟小究把這些烤好的送去給你蔣奶奶蔣爺爺吃。”

    小老二立馬站起來,伸手接了過來。

    吞了吞唾沫,忙送去了蔣家。

    回來看他媽媽正在烤洋芋,他立即貼了過去。

    撒嬌道:“媽媽,媽媽,我也想吃洋芋。”

    司念立即笑道:“你想吃幾串?”

    小寒粗略的數了數手指頭說:“十串就好了, 媽媽說吃多了拉肚子,我不吃多。”

    十串還不多?

    這孩子簡首海底洞了。

    剛剛才吃了那么多肉串。

    司念覺得好笑,不過也任由他。

    孩子以前沒吃到好的,現在也算是補償回來了。

    起初她也挺擔心這孩子吃太多,消化不了,或者發胖的。

    可這么久下來,小寒雖然長肉了,但并不胖,反而身高蹭蹭往上漲。

    司念發現這孩子骨架不是一般的大。

    這才不到兩年的時間,他的身板都比同齡人要大了。

    蔣究在旁邊顯得玲瓏秀氣的很。

    不怪這孩子在上輩子營養不良的情況下,也能長到180往上。

    這輩子不得跟他爹一樣,長到190?

    而且他從小就愛運動,身子骨好。

    說來這么久了,小家伙除了牙齒生病了一次之外,之后雖然感冒但基本第二天就好了。

    不得不嘆息,這農村孩子身體素質的強大。

    反觀小東。

    司念看向大兒子。

    小東的變化并不大,只是看著肉有了些,個子卻不像是小老二這般增長明顯。

    看著還是瘦。

    司念有些擔心,這孩子是不是缺什么東西。

    比如缺鈣或者缺鐵貧血之類,都會導致這樣的情況發生。

    看來得找時間帶他去檢查一下。

    不然這孩子要是這輩子也只能17幾的話,估計還是會傷心。

    司念也想他們都能長到188,最完美的身高。

    自己帶出去多有面子。

    司念一邊烤著串兒,一邊想著這件事。

    “媽媽,媽媽,我剛剛和小蔣吃著串兒去筒子樓了,小豬他們看見我們吃串串,口水都留下來了,但是我一點也不可憐他們。”

    小老二站在司念旁邊,一邊搶著幫忙,一邊說道。

    司念笑了,這孩子還挺記仇的,之前小豬那群人在他生日的時候過來搗亂,小家伙雖然嘴上不說,但是心里己經記上了。

    他把幾個孩子當朋友,為他們高興為他們上傷心,結果過生日還來搗亂,小老二嫉惡如仇的很。

    司念道:“那你覺得誰可憐?”

    小老二想了想道:“我覺得方博文可憐,我每天在書房都能看到他在寫作業,白天寫,放學寫,晚上也寫,放假還寫……”

    他說著,自己都抖了抖。

    太可怕了,以前覺得哥哥每天都在學習,就己經很可怕了。

    沒想到方博文比哥哥還可怕。

    而且他媽媽還不會做好吃的。

    他早上遇到他,看方博文都吃干巴巴的面包。

    一點都不好吃。

    不像是自己,各種各樣的早餐換著吃。

    這樣一對比,周澤寒覺得,雖然自己笨笨的,不像是方博文那么聰明。

    可他比方博文幸福多了。

    想著想著,小家伙臉上不禁也露出幾分蕩漾的笑容。

    司念聽到方博文,愣了一下。

    確實是如此,雖然見方博文的面不多,不過這孩子似乎并沒有什么玩樂時間,她還看見每天都有家教老師過來,周末方慧還要帶孩子出去補課。

    平時也不出門, 基本都在看書寫作業。

    這樣的生活,簡首令人窒息。

    又聽小老二說:“剛剛我看見他躲在咱們家門口,方博文肯定也想吃燒烤,媽媽的烤肉這么好吃,沒有人不喜歡吃的,但我給他,他不要。他真傻,給吃的都不要。”

    司念愣了一下。

    她遇到過幾次那孩子,和方慧一樣,清高的很。

    沒想到還會做這種事。

    到底是年紀小,表面愛面子,實則估計也是想吃的吧。

    算了,這跟她又有什么關系呢?

    司念搖了搖頭,沒多想,方慧總不可能會餓著自己的親兒子。

    **

    傅芊芊回家就聽見家屬院大槐樹下的大媽們正在議論紛紛司家的事情。

    家屬院鬧離婚的人少,平時也沒什么八卦。

    這會兒忽然有人鬧離婚,還是備受爭議的司家,這事兒當然成了茶前飯后的話題。

    原本只是討論兩人為什么要離婚的,后來林思思出獄了,話題就落到了林思思身上。

    但不知何時,又轉移到了司念身上。

    “病的很嚴重?都這么久了還沒出院?”

    “聽說氣出闌尾炎了,要做手術,前兒個林思思還來找我借錢,說是會打工還我。”

    “哎,說來也可憐,剛出獄就遇到這樣的事情,林思思回家時間也不長,但沒過到兩天好日子。”

    “是啊,用得著這么借錢嗎,她養女司念不是搬城里來了,我都聽說了,她在外語小學當外語老師,男人在老東街買了大別墅,這點錢也舍不得出?也太沒良心了吧?”

    “人家現在可拽的很,有錢了就瞧不上人了,聽說當初林思思坐牢,本來這件事可以私了的,沒想到還了錢她還依依不饒,非要把林思思送牢里去。兩夫妻離婚,背地里少不了她作祟,這丫頭真是蛇蝎心腸。”

    見人越說越夸張,傅芊芊臉一黑,停下自行車,反駁道:“放屁,才不是這樣,我都看見了,司叔叔離婚是因為司阿姨沒有道德,幫人販子說話,被人舉報,司叔叔才跟她離婚的。”

    “我還看見司叔叔都帶別的女人回家了,才會把司阿姨氣生病,跟司念有什么關系呢?”

    “林思思自己偷錢,你們還幫她說話,小心以后她把你們錢也偷了。”

    說完,她冷哼一聲, 不顧一群人尷尬的表情,騎著自行車走了。

    一行人表情又青又白的。

    尷尬極了。

    約莫有人反應過來什么,吃驚道:“司副營長當真往家里帶女人了?那林思思不是說是因為司念和司副營長說了什么, 兩夫妻才會鬧離婚的?”

    “說到這事,我還真想起來了,上一次我路過司營長家門口,瞧見他門口有個女人給他洗衣服,不過我聽說是他家保姆的姐姐,因為保姆生病了,來幫她代班的……”

    “不會吧,司營長居然看上保姆的姐姐,張翠梅再怎么不至于,也不應該找個保姆啊。”

    “那個保姆,不是林思思的朋友嗎,聽說看她可憐,帶回家的,咱們大院誰家用的起保姆,我當時還記得司營長家好生奢侈呢。”

    “我也記得,她經常做吃的往傅家送,長得還挺標致。聽說之前還帶著去西北了,那段時間,都是她姐姐過來照顧的司營長……”

    “嘶~孤男寡女的,真沒發生什么,司營長會這么著急離婚?”

    大家說到這里,相視一眼。

    目光中都帶著幾分了然。

    ……

    司念現在教天才班的孩子英語。

    兒子就在天才班。

    下午下課的話,就可以一同回家。

    不過今天司念不打算回家,而是打算帶孩子去醫院檢查一下身體。

    看看健不健康。

    小老大只去過一次醫院,那還是司念被劉奶奶推倒的時候。

    這會兒聽媽媽說要帶自己去檢查身體,他也不免有些緊張。

    自己身體是有什么問題了嗎?

    不然媽媽為什么要帶他去檢查身體。

    他忐忑不安的想著。

    兩人牽著瑤瑤正在門口等著周澤寒,今兒個這家伙打掃衛生,人都走光了,還沒出來。

    司念左右看了看周圍,忽然注意到還有個小身影沒走。

    她看了過去,是方博文。

    方博文臉色不大好看,有些蒼白。

    方慧今兒個估計是被耽擱了,竟然還沒來。

    似乎也注意到媽媽沒來,方博文咬了咬唇,看了他們一眼,就自己背著書包回家了。

    司念皺了皺眉,剛收回目光。啪嗒一聲,再看去,方博文己經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