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崽崽熱文 > 第354章 食物中毒
    醫院。

    “你們怎么當家長的,孩子都食物中毒了現在才送來,這很危險的不知道嗎。”

    醫生剛走出來,逮著司念就開罵。

    司念淡定道:“我不是他家長,我是老師。”

    醫生一噎:“額……不好意思,孩子家長呢?”

    司念:“己經讓學校聯系孩子家長了,你放心,她來了,您不要客氣,使勁罵。”

    醫生:“”

    你都把話說完了,我還說什么。

    “媽媽,什么是食物中毒,不會和我以前一樣吧?”小老二聽到食物中毒,心里忽然一咯噔,驚恐的看向司念。

    司念看他害怕,這才想起,孩子小時候被周越深前一任喪心病狂的妻子下過毒。

    差點也沒了。

    她忙安慰道:“當然不完全一樣,食物中毒可能是吃了變質和不干凈的食物。”

    小老二目光落到病床上的方博文身上,疑惑的問:“那他為什么會吃壞了的食物呀?”

    司念搖了搖頭,“媽媽也不知道。”

    看方慧對這孩子雖然嚴格,但應該也不是很差才是。

    怎么會食物中毒呢?

    她還想多問醫生幾句,又見一群人急匆匆的抱著孩子過來了。

    這些孩子的癥狀都相差不大,上吐下瀉,臉色青紫。

    醫生看見這么多孩子,臉都綠了:“這一看就是食物中毒了,今兒個怎么回事,怎么這么多食物中毒的孩子?這又是吃了什么?”

    “嗚嗚,醫生,救救我們孩子吧,他們只是吃了幾塊豬肉,就這樣了,嗚嗚嗚……”

    “什么,豬肉?快,快送進去。”

    司念拉著兩個孩子忙讓開,看著那群孩子被送進了急救室。

    小老二只是好奇的瞥了一眼,就吃驚了,拉著司念的手道:“媽媽,是大壯和小豬他們!”

    司念剛剛還沒注意,兒子這么一說,她才發現這個幾個孩子,不正是筒子樓常在一起玩的那批人嗎?

    大家也注意到她了,立即投來仇恨的目光。

    “天殺的黑心豬販,居然賣給我們豬瘟死掉的肉。司念,是不是你家男人做的虧心生意,你們不得好死!”

    “昨兒個他兒子拿著肉跑去亮殤我兒子,我兒子回家就吵著鬧著要吃肉,都是他們害的!”

    “你賠我兒子!”

    司念聽到這話,臉色沉了下去,剛要開口,接到消息的方慧匆忙趕了過來。

    聽到大壯媽他們的罵聲,方慧立即沉了臉,“我說我兒子怎么會食物中毒,肯定是昨兒個司念你們給他吃肉了是吧!”

    剛剛接到學校的電話說兒子食物中毒暈倒,方慧差點暈過去。

    兒子人好好的怎么會食物中毒了呢,她想起昨天下午周家在院子里搞烤肉,香的兒子都沒吃什么東西,后來她去書房出來,看兒子心虛的從外面回家,當時還沒多想。

    現在看來,肯定就是那會兒自己不在,讓他吃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方慧臉色難看極了。

    方慧這話,更讓眾人朝著司念投去仇視的目光。

    小老二聽到她怪司念,急了,忙道:“才沒有給他吃,我給他了,他都不要!我們的肉是好肉!”

    方慧猩紅著眼,不信,“誰知道你們有沒有給。”

    司念攔住激動的兒子,緩緩道:“你知道昨天你花錢給我買肉,我為什么不賣給你嗎?”

    方慧皺眉:“你什么意思。”

    司念:“因為我就是為了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

    方慧臉色一沉。

    “你兒子若是昨天下午吃了我們的肉,昨天晚上就該出事了,不可能今天下午才暈倒,這種基本常識你應該懂才是。”

    司念冷靜的陳述,又看向筒子樓的一群大媽。

    “如果你們懷疑我丈夫,請走正規法律渠道,去警察局舉報,我們愿意接受調查。但一旦證明我們是無辜的,后續的賠償費用,也請諸位提前備好。”

    本念著都是附近人,能忍則忍,不想過多計較。

    可這些人實在過分,這也能怪到她們身上來。

    真是奇葩了。

    聽到她讓報警,一群女人一下沉默了。

    他們也確實是從沒有看見過周家在這邊賣豬肉的。

    之前本來有筒子樓的人想找周越深,想著大家都是鄰居,便宜一點。

    可才知道周越深的養殖場離這邊太遠,所以沒有在這邊賣的打算。

    為此大家私底下還在議論,說周家是不是怕他們講價,所以才故意不開在這邊的。

    私底下都說周家摳門。

    更何況這市內養豬的人那么多,誰知道到底是誰呢?

    如果真的誤會了,那他們豈不是要賠錢了?

    而且昨兒個大家都看司念家在吃烤肉,他們的兩個孩子就沒事……

    一時之間,一行人都不說話了。

    方慧卻覺得司念是在唬人。

    她才沒有筒子樓的這些人膽小怕事。

    而且自己從來不在外面買那些亂七八糟的垃圾食物給兒子吃,兒子之前也一首沒事。

    現在忽然這樣,只有可能是昨天下午在周家吃了不該吃的東西。

    方慧一意孤行,決心要檢查。

    “這段時間,我都沒有買過豬肉,我兒子現在食物中毒,不是你們我真想不到其他。”

    她冷聲道:“放心,如果和你們沒關系,我肯定給你道歉,但如果真的是你們,那就請司老師提前做好賠償和下跪道歉的準備。”

    兒子這么優秀,現在進了天才班,她聽說司念的大兒子也進去了。

    說不定這兩個孩子私底下嫉妒自己兒子優秀,偷偷逼著他吃了不該吃的東西,才會這樣。

    不然兒子怎么會莫名其妙的食物中毒呢?

    方慧越想臉色越是陰沉。

    司念聽到這話,也是氣笑了,“好啊,同理,我接受你的提議,但如果檢查出來不是因為我們,那麻煩請方慧小姐也下跪道歉和賠償吧。”

    方慧一臉不屑,一時之間,兩人之間電光石火,毫不退讓。

    大家屏住了呼吸。

    等了不知道多久,醫生總算走出來了。

    方慧忙上前道:“醫生,醫生我兒子怎么樣,他是不是也是豬瘟中毒了?”

    醫生愣了一下,疑惑的問:“你是?”

    方慧道:“我是方博文的家長,剛剛接到學校的消息說我兒子食物中毒了,我懷疑他也是吃了病豬肉。”

    說完,她冷冷的回頭看了司念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