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肥警神醫 > 第623章 手足相殘
  審訊室中,孫平安直接給假于秋卉,真于春卉戴上了手銬。

  “你們憑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法?”

  孫平安一拍桌子。

  “于春卉,你以為我們警方沒有任何證據,就能隨便抓人嗎?”

  “你真以為你所犯的案子天衣無縫,我們警方查不到嗎?”

  “你難道沒有聽過‘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嗎?”

  于春卉愣了一下,叫道:“你們說什么呢?我是于秋卉,于春卉是我妹妹,你們抓錯人了。”

  孫平安不屑道:“呵呵!還真是塑料姐妹情啊!”

  “別說雙胞胎了,就算是關系比較好的閨蜜,聽到自己的姐妹犯法,難道不應該說‘不可能,我的姐妹是不會犯法的’嗎?”

  “而你的話,分明就是在推脫責任,生怕被對方牽連到。”

  “這是雙胞胎姐妹能干出來的事情?”

  于春卉愕然,繼而沉默不語。

  “于春卉,你姐姐于秋卉的尸體,現在就躺在法醫鑒定中心的尸檢室里。”

  “而你卻說你是于秋卉,所以,你姐姐的死,肯定和你有直接關系。”

  “你一定是做出了違法的事情,所以急需你姐姐的身份,來擺脫掉你惹到的麻煩,洗清你犯下的罪行。”

  “我說的沒錯吧?”

  于春卉繼續保持了沉默。

  孫平安也不著急,他已經確定眼前這個于春卉,就是殺害于秋卉的兇手。

  那么剩下的,無非是擊破于春卉的心理防線,將整件事情的經過補充完整。

  “你說與不說,結果都是一樣的,在法庭上,只要證據鏈完整,你就算什么都不說,也照樣可以定你的罪。”

  “在咱們大夏,殺人償命,死刑沒跑。”

  “但是,如果殺害你姐姐的并不是你一個人,而且你不是主謀,僅僅是幫兇的話,那么也許你會被判的輕一些。”

  “無期的話,表現良好可以減刑,有立功表現,也可以減刑。”

  “如果你運氣好的話,坐13年牢,就可以恢復自由,重新開始你的人生了。”

  “當然,如果你想要給真正的兇手背鍋,那我也沒啥可說的。”

  “我猜猜看,那個人應該是你深愛的男人,所以,你為了他,可以不顧一切,甚至愿意為了那個男人去死。”

  “證券公司,如果是銷售,公關的話,會認識一些大老板,有錢人,富二代。”

  “而你是財務部門的,所以,你不太會有接觸到那些人的機會。”

  “那么,這個男人,就應該是你就職的證券公司的中高層。”

  “我之前查過你們公司的中高層情況,部門經理,總經理,董事長,大股東,全都是已婚。”

  “所以,你愛上的是一個已婚的男人。”

  “于春卉,你可以為了那個男人不顧一切,可他會為你不顧一切嗎?”

  “你把所有罪都扛了,他逍遙法外了。”

  “你被槍斃了,他所有的罪行就全都消失了。”

  “他有家庭,他有老婆孩子,你死了,他的日子照樣過。”

  “在他今后的人生中,恐怕還會有無數個像你一樣,被虛假的愛情,被他的花言巧語沖昏頭的年輕女人,對他投懷送抱,成為他利用的工具。”

  “也許過去一兩年,也許過去三五年,他還記得你于春卉是誰嗎?”

  “沒準你死了,他不會有任何悲傷,反而還要開香檳慶祝自己可以逍遙法外,不用提心吊膽了呢!”

  “你想想看,你為他付出一切,甚至不惜殺死自己的雙胞胎姐姐,背上所有罪名,最后被槍斃,你覺著,值得嗎?”

  孫平安說完后,丟給陳家駒一支煙,自己也點上一支煙,靜靜的看著于春卉。

  這一番話,對于春卉的沖擊力是很大的,她也需要時間來將這番話徹底消化掉,等到她想明白了,自然就是她和盤托出的時候了。

  孫平安一支煙才抽了一半,于春卉猛地抬起頭。

  “我說!”

  于秋卉和于春卉是雙胞胎姐妹,都長得很漂亮,身材好,氣質佳。

  在大學畢業后,進入證券公司工作,有不少追求者。

  但于秋卉這個人比較務實,生活上也比較節儉。

  于春卉則有些愛慕虛榮,想要找到一個有實力的男人,給她富足的生活。

  總經理周寒看上了于春卉,發動了猛烈的追求攻勢。

  燭光晚餐,名牌包包,各種羅曼蒂克情節在現實中上演。

  周寒有錢,有地位,有品味,簡直就是于春卉最想要找到的男人。

  于是,于春卉投降了,投入到了周寒的懷抱中。

  周寒告訴于春卉,他和家里的黃臉婆早就沒有了感情,已經進入了分居狀態,等到他離婚了,就把于春卉娶進門。

  就這樣,于春卉搬出了和姐姐同租的房子,住進了周寒租下的高檔小區房。

  在同居了幾個月后,周寒告訴于春卉,他有一個發財的好機會,但是需要于春卉配合才行。

  這個好機會,就是利用財務監管漏洞,里應外合,貪污證券公司的錢。

  于春卉剛開始的時候是抗拒的,但是在周寒的花言巧語之下,以及對未來美好生活的幻想中,漸漸迷失了自己。

  剛開始的時候,于春卉的膽子很小,做事也特別的謹慎。

  在貪污了200多萬后,于春卉發現,公司財務主管就是個關系戶,沒什么專業能力,根本就察覺不到她在賬上做的手腳。

  于是,她的膽子越發大了起來,貪污的金額也達到了驚人的2000多萬。

  就在10天前,公司高層偶然間發現公司賬戶中,有一筆錢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于是,公司準備聘請知名會計師,對證券公司進行系統的查賬。

  于春卉和周寒得知這個消息后,頓時慌了。

  貪污2000多萬,不但前途盡毀,還要坐牢。

  就算公司高層能夠對他們二人網開一面,他們貪污的錢也要一分不差的還回去。

  而且他們還要賠償給公司一大筆錢,公司才能放過他們。

  他們貪污的錢,就剩下了1500多萬,其余的錢都被他們購買房產,購買豪車,以及各種奢侈品用掉了。

  連貪污的錢都還不回去,那不是肯定要坐牢了?

  于春卉不是沒想過讓姐姐于秋卉給自己頂罪,以她對姐姐于秋卉的了解,姐姐是一定會同意的。

  但問題是,那些被動了手腳的賬目,都是于春卉經手的。

  專業的會計師,一查就能夠查出來。

  所以,這條路行不通。

  急病亂投醫。

  走投無路的二人,想到了一個辦法,決定鋌而走險。

  于春卉以旅游為借口,向公司請了年休假,并且購買了火車票。

  這就制造出了于春卉畏罪潛逃的假象。

  當晚,于春卉以姐妹聚一聚為理由,在提前用假身份證租下的出租房中,給于秋卉喝下了加了料的紅酒。

  在于秋卉昏睡后,于春卉親手用塑料袋結束了自己雙胞胎姐姐的生命。

  而后二人對于秋卉進行了放血。

  并且利用家用切割機,對于秋卉進行了分尸。

  為了防止于秋卉的身份暴露,還剝掉了于秋卉手上的皮,割下了于秋卉的頭。

  于秋卉的頭用錘子砸碎,通過馬桶沖走。

  周寒不知道從哪兒得知,煮過的尸體,會檢測不出真實的死亡時間,這樣能夠為他們提供不在場證據。

  于是,二人把所有尸塊都煮了一遍,趁著夜色,倒入了窨井當中。

  至于于秋卉的內臟,則扔到了菜市場的垃圾箱中。

  于春卉舍棄了自己所有的個人物品,取代了于秋卉。

  這兩天上班,她都是頂著于秋卉的身份。

  因為姐妹二人長得一模一樣,身材,聲音也幾乎沒有差別,所以,還真沒被人發現破綻。

  “指紋是怎么回事?”孫平安問道。

  于春卉的指紋,和人口信息登記的指紋是完全相同的,這就讓人感覺很奇怪了。

  要知道,就如同世界上沒有完全相同的兩片樹葉一樣。

  這個世界上,也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指紋。

  “辦理身份證的時候,我姐姐長了手癬,指紋不清晰,沒辦法錄入。”

  “我就替我姐姐錄入了指紋。”

  “我們老家那邊查的不嚴,就被我混過去了。”

  孫平安:……

  好家伙,不是這姐妹倆老家那邊的工作人員被騙過去了。

  如果不是有追蹤雷達,直接確認了死者的身份,孫平安都會被騙過去。

  等到證券公司那邊的帳被查出來問題,鎖定于春卉的時候,于春卉已經人間蒸發了。

  只可惜,正應了那句:法網恢恢疏而不漏。

  周寒被逮捕后,一口咬定一切都是于春卉自作主張,他也是被于春卉牽連了。

  于春卉則咬死了是周寒主謀。

  二人上演了一出狗咬狗的鬧劇。

  最終,二人均被判處死刑。

  當然,這是后話了。

  ……

  一天之內搞定了這起窨井分尸案,孫平安和陳家駒,又閑下來了。

  “組長,我想請個假。”陳家駒在下班時,對孫平安說道。

  “行,保持通訊通暢,如果有案子,我給你打電話。”

  “謝謝組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