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皇后請自重我真不想代替陛下呀 > 第1672章 夢倒塌的地方布滿青苔
  喻光宗較真的話一出,直接導致他身旁的人沉默了好一會兒。

  喻光宗脾氣穩定時,做事嚴謹得過分,且有強迫癥,很多事情說一就是一,就算順手能做二,也絕不做二。

  而他脾氣不穩定時,癲狂中透露著些許神經質。

  這兩點,他身旁的人很深有體會,但喻家內部,少有人知,晚輩中唯有喻光宗以侄子身份打掩護的私生子喻騰龍知曉喻光宗的真實面貌。

  “那就將他帶回,無論以什么方式,但是要活的。”喻光宗身旁再次傳來聲音,這一次話語不再那般強硬,妥協了一些。

  喻光宗輕輕撫了撫衣衫上的褶皺,點頭道:

  “可以,我已經認真評估過此子的實力,既然他能很大程度上無視千星之域的規則壓制,那么實力就不是普通的古修道一境,而是能與古修大道無雙境界抗衡一二的修士。

  這一次不會再失手。”

  “無雙境的古修也好,八階的超級進化者也好,都是需要請的。”身旁的人點了點頭:

  “你派一人,我也派一人協同,確保拿下這人。

  事情不能有誤,你應該很清楚,祭品一事,不單單是為了我,還是為了你,更是為了我們。”

  喻光宗眸光深邃幽遠:

  “喻家就有無雙境的古修,精通符箓之道,只需暗中出手,事先布置好符箓陣法,此子別說是道一,就算是無雙境,失了先手也只能飲恨。”

  “那很好,我這邊的人選,也擅長搶占先手,只要先手,便是立于不敗之地。”

  “那就這樣吧,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安排,這一次的會面就到這...”

  “你還是太過小心謹慎,不過是見面罷了,你在擔心什么?就算被人發現,你有的是托詞來解釋。”

  “尋常見面也就罷了,如今你我見面的目的不是尋常目的,我說過,懷著什么樣的目的去什么樣的事,就會暴露什么樣的破綻。”

  “......

  好。”

  ————

  故人擁在懷,夢中夢一場。

  夢境會自動修正夢中的邏輯破綻,還會模糊入夢者的意識。

  趙無疆覺得好奇怪,他怎么一覺醒來,卻躺在養心殿的門口。

  他為什么趟在這兒?他難道不應該在...寢屋內嗎?

  他疑惑間,向著寢屋內走去,隱約聽見屋內傳來嘩嘩水聲。

  難道軒轅靖又在沐浴?趙無疆眸光一亮,似乎經歷過類似的場景,隱隱有些興奮。

  以后不用稟報,進來便是......他記得軒轅靖曾和他說過這番話,于是他推開里屋的門,眼前所見讓他一瞬愣住。

  預想中的女帝沐浴場景并未出現,眼前是灰蒙的天,墜著滂沱的雨。

  水聲嘩嘩,一瞬將他驚醒。

  不對!

  什么軒轅靖,什么女帝沐浴,這些不都是過往的事嗎?他的靖兒呢?

  他猛然轉身,諾大的養心殿消失不見,四周盡是斷壁殘垣,天雨啪嗒啪嗒打在碎石瓦礫上,冰涼的雨水一瞬侵濕他的衣衫。

  冰涼濕黏的衣衫貼合他的軀殼,如不斷蔓延纏繞他的藤蔓,勒得他生疼,讓他呼吸愈發急促。

  他覺得他好像忘了什么,傻子才淋雨,他應該打傘才對。

  “啪嗒啪嗒。”豆大的雨點打在油紙傘上,趙無疆疑惑抬頭,看著油黃的傘面,再順著傘骨看向撐傘的身影。

  這道身影婉轉入心,熟悉不已,他嘗試著呼喊,也喉嚨中似乎被什么濕滑的東西堵住,他難以發出聲音。

  他伸出手,想要去觸碰撐傘的身影。

  “啪。”

  身影消失不見,雨傘墜落在廢墟之上。

  撐傘的人已經不在了......他腦海中猛然意識到這一點,喉嚨中的淤堵物讓他難受惡心,他跪伏在地,任由滂沱大雨澆灌在身,他叩著嗓子眼嘔吐。

  “哇...”

  吐聲像是哭聲,又像是孩童新生。

  趙無疆吐出蒼綠的苔蘚。

  他迷蒙看向四方的瀟瀟雨幕,雨幕之下的廢墟,黃泥黑瓦白骨紅墻,青苔。

  他意識到,大夏已經遠去,早就成為記憶中的廢墟。

  如今不過大夢一場,夢中出現的,是他曾經夢倒塌的地方。

  已布滿青苔,因少有人念舊記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