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皇家玄學小奶團,八個哥哥排隊寵 > 第364章 你沒機會當上皇帝
  “你怎知我終只會一事無成?”祁王這般說著,俊臉上的神情依舊很是溫和,“難道我在小公主這里的印象,便是這般無能,連一搏之力都沒有嗎?”

  “據我所知,你自然不是無能,反而很有才干。”小霜寶點評道。

  “那你為何不看好我?”祁王微一挑眉,像是沒想到小霜寶竟然還會夸他。

  “很簡單啊。”

  小霜寶兩只小手往懷里一環,小身子站得筆直,個頭雖然只到祁王的大腿,可氣勢卻足得很。

  只聽她道:“在這世上,人的能力高低,就跟身高是一個道理,你以為你已經長得很高了,殊不知還有比你更高的。

  “我雖只見過文帝叔叔一面,可單從那一面我便知道,文帝叔叔是比你還要厲害的存在。

  “你以為你善于玩弄權術?

  “可實際上,文帝叔叔才是權術的高手。

  “他自小便身體不好,多災多病,也并不受寵,卻能登上皇位,你倒是身體康健萬事順遂,可就是沒登上皇位,這足以說明,你雖有才,可文帝叔叔更甚于你,你比不上他,就只能成為他手中用來制衡的一枚棋子,你和陳皇后,互為棋子,所以他即便如今病重,也依然可以憑借一副病弱之軀,保持著南燕國的朝局穩定。

  “只要有文帝叔叔在一日,你就沒機會當上皇帝。”

  小霜寶一番話,似夸似貶。

  祁王聽得面色微微有些沉了下去。

  “便是一切如你所言,可他如今身體病入膏肓,已經沒有幾日可以活了。”他話語中,仍舊透著不服。

  “祁王叔叔,我知道,你是覺得文帝叔叔若是駕崩,你就有機會登上皇位,可你這么認為,未免也太看不起阿羽哥哥了。”小霜寶撇了撇嘴,對他當真有幾分看不上了。

  “鐘離羽?他今年才十歲。”祁王語氣加重,似是在強調鐘離羽還只是一個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對啊,阿羽哥哥才十歲就已經這么厲害了,他只會越長越大,你只會越來越老,你拿什么和他爭?”小霜寶說著,把兩只小手可愛地一攤,肩膀跟著一聳。

  祁王倒沒料到這小奶娃居然會拿他的年齡說事,笑話他老……

  不過,拿他跟一個十歲的小孩子比老,這種事,這位靈福公主倒真是干得出來!

  祁王忍不住眼角抽了抽。

  “我一看就知道你還是不服,我這么跟你說吧。”

  小霜寶兩只手叉著腰,望著祁王道,“之前我跟阿羽哥哥來大理,路上遇到截殺,不用說,這里面肯定有你派來的殺手吧?

  “你不會以為,將你養的那些殺手都殺掉,是我的皇帝爹爹為我安排的人干的吧?

  “錯了哦。

  “那么幾波暗殺,全都是阿羽哥哥手底下的人干的!

  “怎么樣?阿羽哥哥如今才十歲,你能明白他有所厲害了吧?”

  她這么一說,祁王面色便不由浮現出一抹沉思之色。

  小霜寶見他并未因自己一番話而生出惱意,反而在認真思考,對他就不免又看了兩分。

  她原本是打算說完這些就走了。

  此時,干脆耐心地在一旁坐下了。

  這祁王雖然也不算什么好東西,畢竟剛剛白洛晚對她出手時,他選擇袖手旁觀。

  不過,是個聰明人。

  若能為阿羽哥哥拉攏到他,那陳皇后就不足為懼了,阿羽哥哥的壓力也就可以減輕一些。

  “本王真是想不到,你小小年紀,竟懂得這么多。”

  祁王思索了片刻,目光就又移向小霜寶,語氣里倒聽不出什么夸贊,有些像是陳述事實一般的平鋪直敘,“你不但身手好,懂得玄門術法,能輕易將白洛晚殺死,且連帝王權術也懂得。”

  “那是當然!”

  小霜寶聽得這話,小臉就有些驕傲地揚起,“我以前都被皇帝爹爹抱著面見群臣的,皇帝爹爹處理政務時常常把我帶在身邊,聽得多了,慢慢的自然也就懂了!

  “至于玄門術法,那都是我娘親在夢里教我的,我當然要認真學!”

  “原來如此!”祁王聽完,俊臉上露出幾分恍然大悟的神色來。

  他看向小霜寶說道,“不知小公主對本王,可還有什么要說的?”

  “那要說起來,可就太多了。”

  小霜寶剛剛動用力量殺了白洛晚,這會兒忽然覺得有些餓了。

  此時,她就小手敲了敲面前的餐桌,“你請我吃飯,我就給你算一卦,如何?”

  祁王聽得她這個要求,臉上才是露出了幾分真切的笑意。

  “那自然是甚好。”

  他微微一笑,而后就吩咐身邊的人去傳菜,要將這家酒樓的招牌菜全都上一遍。

  接著,自然就是見證小霜寶這個小飯桶的高光時刻。

  祁王從一開始的震驚,到后來的平靜,一看就是一個接受良好的人。

  終于,小霜寶放下筷子,摸了摸自己圓滾滾的小肚皮,小臉上露出了心滿意足的吃飽了的神色。

  祁王望著她,又等了片刻,才喝了口茶水,潤了潤喉嚨,開口詢問道:“小公主,可否開始為本王算卦了?”

  “自然可以。”

  小霜寶說著,卻既不問他的名字,也不問生辰八字,只小手一揮,說道,“你這一輩子都是大富大貴的命,自小出身帝王之家,且聰明懂事,受到先帝和你生母的疼愛,萬事順風順水,可以活到一百歲。

  “但前提是,你心里對權勢的欲望不會受到他人的影響,不斷膨脹。

  “譬如白洛晚,她就是會令你的野心欲望不斷膨脹的負面因素。

  “接下來,你有兩條路,兩種不同的結果,你想要聽哪種?”

  祁王聞言就又是面露思索之色。

  壞的結果,無非就是之前小霜寶說的最終一場空。

  那么好的呢?

  正如她所說,他這一生都無比順遂,除了沒有坐上皇位之外。

  所以,他其實對于好的結果興致不高,左不過也就是繼續順風順水下去,一輩子便這樣平庸致死了。

  可他又忍不住想,這小奶娃如此故弄玄虛,不直接說結果,可是好的那一個結果,與他所預想的還有什么不同之處?

  “本王,想聽好的。”最終,祁王有些好奇地說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