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極品太子我爬出棺材征服天下趙衡林清芷 > 第287章 有太子殿下在,我不怕!
  “不信?行,那本太子今日就讓你們心服口服!”

  趙衡也不啰唆,直接讓幼薇取來紙筆,隨手寫下兩份策論,速度極快,只用了半炷香而已。

  而兩份答案,分別代表簫玉兒和柳依依,直接交給禮官。

  “這么快?”

  簫玉兒眼神閃過一抹驚訝,心里反倒冒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這第一題,甚是矛盾,趙衡居然想都不想,就直接寫出兩份答案,這能行嗎?”

  簫玉兒小聲嘀咕了一句。

  轉而看向柳依依,發現柳依依也是一臉茫然。

  就在二女倍感壓力之際,一聲冷笑突然傳來。

  “光是快有什么用?粗制濫造的狗屁文章,誰不會寫?”

  周欣兒鄙夷至極道。

  “欣兒,你怎么能說太子寫的文章狗屁不通呢?如此無禮,可別被太子抓住把柄,狠狠治你的罪,畢竟太子殿下的心眼可不大。”

  站在最醒目位置的白沐云,嘴角勾勒出一抹輕蔑。

  周欣兒裝模作樣地欠身行禮:“白小姐教訓的是,太子向來小肚雞腸,若是借此機會上綱上線,小女子可受不了。”

  白沐云甚是鄙夷地打量著簫玉兒,哼笑道:“有四位國夫人支持,直接晉級決賽?可說到底,還是個下賤歌姬罷了,與你同臺競爭嬪位,對本小姐而言,簡直就是恥辱。”

  簫玉兒自然能沉得住氣,不卑不亢地回應:“請白小姐放心,我可沒打算與你競爭。”

  此言一出,白沐云眼神驟厲:“好你個狂妄賤婢,竟然敢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

  簫玉兒直接氣笑了:“我什么時候這么說過?白小姐未免也太咄咄逼人了吧。”

  “哼!”

  白沐云輕哼一聲,眼神越發凌厲:“光是咄咄逼人怎么夠?若不是你這個賤人通風報信,我堂兄又豈會在虎嘯山莊身受重傷?”

  “本小姐把話撂在這,等趙衡滿盤皆輸之日,就是你粉身碎骨之時!”

  任何與虎嘯山莊有牽扯之人,都必須付出血的代價。

  簫玉兒這個賤人,自然是脫不了干系!

  面對報仇心切的白沐云,簫玉兒心里卻暗暗慶幸,好在自己沒有任何把柄,落在白家手里。

  結果剛想到這,白沐云的冷笑就再次傳來。

  “還記得當初御武大賽嗎?那個參與第二關的南疆漁夫?”

  漁夫?

  簫玉兒心頭咯噔一聲,臉色瞬間劇變。

  白沐云得意無比:“我爺爺神機妙算,第一時間便將那漁夫抓獲,百般折磨后,那漁夫什么都招了。”

  “你個與北狄暗中勾結的異族余孽,憑借此罪名,就可以將你打入死囚牢!你不是歌姬嗎?到時候我讓全京都的男人,一起踐踏你!”

  白家確實屢屢吃虧,但僅限于面對趙衡。

  以白敬齋的城府,早就防著簫玉兒一手,對付這個異族余孽,自然是手拿把掐。

  簫玉兒如遭雷擊,她轉身看向趙衡,眼神流露出一抹罕見慌張。

  “趙衡,你可不能輸啊,否則……”

  話還沒說完,簫玉兒的眼睛已經逐漸黯然。

  趙衡只用了半炷香時間,就寫出兩份答案,哪怕再才高八斗,這文章也缺乏最基本的推敲斟酌。

  反觀對面,十個家族,數百名頂尖才子。

  哪怕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摳,都足夠碾壓趙衡了。

  回想起昨日竹林會館的激烈情境,便早該料到,選秀大典便是龍潭虎穴……

  “我相信殿下!”

  柳依依捏著小拳頭,語氣無比篤定。

  她雖然沒有什么本事,但卻明白,自己和父親的命運,已經與太子綁定,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因此無論局勢有多不利,她都堅信太子一定會贏。

  哪怕是最后粉身碎骨,也絕不改變。

  “柳依依?想不到你這個廢物丫頭,也來湊熱鬧。”

  白沐云注意到柳依依,語氣鄙夷到了極點。

  相較于身份卑賤,卻足智多謀的簫玉兒,柳依依則是徹頭徹尾的廢物,平日里甚至都不屑多看她一眼。

  這種貨色,也配跟自己站在一起?

  白沐云陰笑道:“等我把你送到窯子里,變成最卑賤最底層的娼妓,想必你那些血親族人,還要敲鑼打鼓地去感謝我呢。”

  至親族人的傷害,無疑是柳依依心里最大的傷口。

  面對這種揭開傷口撒鹽的惡毒言論,柳依依可沒有簫玉兒那么強大的承受能力,頓時臉色發白。

  “有……有殿下在,我不怕!”

  柳依依小聲回應。

  可換來的卻是白沐云的放肆大笑:“趙衡自己都泥菩薩過江了,還有心思理會你個小廢物?呵呵,難怪你會選擇抱趙衡的大腿,天底下怎么會有你這么蠢的人?”

  之前白沐云還極為重視選秀,畢竟趙衡確實有兩把刷子。

  結果看到趙衡等人如此拉胯,白沐云頓覺好笑,覺得自己之前太高估這群蠢貨了。

  別說背后站著父親和三十名頂尖才子。

  就算是單靠自己一人的力量,也足夠碾壓趙衡和這兩個小賤人了。

  “時間到!”

  就在這時,宗正寺少卿的聲音響起。

  十二個秀女,已經全部作答完畢。

  由禮官一一念出答案,最后由在場的所有禮官共同決定,是否通過。

  禮官當即念誦第一份文章。

  “忻州秀女,洛薇,論親情……”

  “身為女子,當以家庭族親為重,相夫教子,振興家族……國家大義乃大丈夫要考慮的事情,豈是婦人能夠指手畫腳……”

  不等禮官讀完,宗正寺少卿就直接冷冷打斷:“寫的什么狗屁東西?”

  此言一出,剛才還信心十足的洛家,心情瞬間跌入谷底。

  宗正寺少卿一臉鄙夷:“想先皇在世時,皇太后便盡心為天下排憂解難,若無太后,豈有今日之盛世?”

  “怎么到了你們嘴里,婦人全都成了繁育子嗣的工具?可恥!”

  宗正寺少卿甚是氣憤,根本無須禮官投票,直接就把洛家給轟了出去。

  這樣心胸狹隘的家族,若是成了皇親國戚,必定成為江山社稷的蛀蟲。

  “這個吳文淵,倒是有點意思。”

  趙衡嘴角上揚,不吝贊嘆。

  起初還以為這宗正寺也是白敬齋和趙興的黨羽,現在看來,宗正寺的立場倒是很干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