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妙手大仙醫 > 第458章 逃不過的真香定律
  小武勃然大怒:“不是,你什么意思?我們找你調查,是任務,是依法!

  你作為嫌疑人,就該配合!你竟然覺得我在替權貴做鷹犬?”

  他是魔都軍區最年輕的半步宗師。

  卻是因為脾氣耿直,還未能按照常規晉升半指揮使,他平日最恨的就是關系戶。

  此行到漢東,先是白無涯處處維護陳萬里,又見陳萬里拿白無涯當擋箭牌。

  下意識就覺得陳萬里也是靠大人物庇護,為非作歹的惡人,此時有種被倒打一耙的惱怒。

  陳萬里失笑,這不就是被當槍使的基層小慘嗎?

  他也不想為難基層人,只說道:“不必與我饒舌,只管去找白無涯,拿得他的手令,再來跟我說這些!”

  小武冷笑一聲:“合著自己是權貴的關系戶,就把別人都當自己這種垃圾貨色!”

  陳萬里原本不想理會,但這家伙戾氣滿滿,不由臉色冷了下來。

  張指揮使見狀立馬說道:“陳先生,小武脾氣不好,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陳萬里臉色稍緩,這個倒是油滑,冷聲道:“脾氣大就得改,不然容易吃虧!”

  “吃虧?你倒是讓我吃虧?你一個嫌疑犯,還真以為關系戶了不起了!”

  小武踏前一步,身上的氣息瞬間達到了巔峰。

  診所里眾人都能感受到他凌厲的氣息。

  連門口一看究竟的輪椅女人和大媽,也都微微震驚,陳萬里面對魔都軍區官身,竟敢如此強硬。

  陳萬里卻是一臉淡然,半步宗師?他殺過的半步宗師,比殺過的雞還多。

  “那我就給你改改脾氣!”陳萬里淡淡一笑。

  “求之不得!”武余怒吼一聲,握拳沖向陳萬里。

  但陳萬里站在原地動都沒動,甚至眼皮都沒抬一下,只是大手一揮。

  一股恐怖的真氣,如同排山倒海而出。

  感受到這股氣勁,武余臉色陡然一變。

  但是此時已經來不及退走。

  這股真氣恐怖如斯,武余只感覺自己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的騎車撞上,在空中還被強行調整了方向,硬生生朝著診所大門飛了出去。

  武余的凌厲一擊根本都沒能到了陳萬里跟前,就被掀飛。

  重重落在了輪椅女子腳下,吐血不止。

  “小武!”張指揮使立馬跑了出來,內心震撼無比。

  陳萬里果然不是一般人,小武是半步宗師中的好手,如此輕易便被打得吐血,眼前豈非大宗師?

  張指揮使皺了皺眉:“陳先生何必下如此狠手!”

  然而不等他說話,武余就一邊咳血,一邊震驚道:“與陳大師無關,是我自不量力!我心服口服!”

  大宗師不可辱!這句話對于他而言是印在骨子里,陳萬里是一位化勁大宗師啊,怪不得剛才會那般說話。

  武余只認實力,陳萬里有本事,他就服,他捂著胸口爬起來,對著陳萬里作揖道:

  “先前是我無禮!我會去向白大總管問詢,若是與你無關,我再不來糾纏。若是白大總管授權,我還來找你!”

  陳萬里搖頭,還真是個硬骨頭:“所以打傷你,你不生氣?”

  “若非你手下留情,我只怕死翹翹了……”武余羞愧低頭。

  “算了,吃了這個,就此揭過!”

  陳萬里搖頭,手指一彈,一枚黑色的藥丸從屋中飛出,懸浮在了武余眼前。

  武余和張指揮使都是眼皮猛跳,這一手氣勁操控,恐怖如斯!

  武余拿起藥丸,送入嘴里,頓時,一股溫熱在小腹化開,隨即胸口的疼痛立馬減輕。

  “這藥效會持續三天,到時斷了的胸骨自會痊愈!”

  “多謝陳先生!我等這邊回南濱軍帳了。”武余心下震撼,趕忙又拜謝。

  陳萬里哦了一聲,隨即掏出個小藥瓶:“回南濱軍區是吧,那順便幫我把這個帶給蕭戰。”

  武余沒有多問,上前點頭,接過藥瓶便匆匆而去。

  回到南濱軍帳,兩人對魔都軍帳大宗師李耀宗說了事情經過。

  白無涯和蕭戰此時也在場,他倆倒是一點不意外陳萬里的反應,這次已經算陳萬里手下留情了。

  “老白你手下的人越來越沒規矩了!化勁大宗師也不能這么狷狂吧?”李耀宗埋汰了白無涯一句。

  白無涯撇嘴一笑:“有些人值得特殊對待!但肯定不是姜家那群人!”

  李耀宗不爽的皺眉:“我看你是呆在漢東,眼皮子越來越淺了!”

  陳萬里是化勁大宗師那又如何?

  他還不是化勁大宗師!

  陳萬里又不會供奉他,姜家可是實打實的供奉他呢!

  武余可不知曉這些是是非非,把陳萬里托付的藥丸拿出遞給蕭戰。

  李耀宗一把奪過,譏笑道:“讓我看看,這小子都是拿什么收買你們的!”

  武余沒多想,遞了過去。

  李耀宗打開瓶蓋只是聞了一下,頓時神色大變:“洗髓丹?極品?”

  他眼中貪婪一閃,要知道洗髓丹在化勁大宗師中,都是珍惜無比的存在。

  十年前,他在軍中靠軍功,得到過賞賜一顆,可那只是下品,比起眼前這顆,天差地別。

  可以說吃十顆下品洗髓丹,都比不上這一顆!

  而那樣的軍功,他二十年也只遇到了一次。

  陳萬里竟然隨手就送人了?還是送給蕭戰那樣一個半步宗師的小子?

  看著李耀宗變臉,蕭戰急了,伸手抓去:“大宗師可莫要連我的東西都吞……”

  李耀宗臉色一僵,換江湖散人,他還真要忍不住搶了。

  可蕭戰……

  “我豈是那種人!”李耀宗肉疼的扔回了藥瓶。

  蕭戰激動的接過藥瓶,不等白無涯說話,直接一口吞下,唯恐李耀宗反悔似的。

  “……”李耀宗嘴角抽搐,暴殄天物啊,你特么就是豬八戒吃人參果……

  蕭戰一口吞下方知孟浪了,這洗髓丹的藥效之濃之猛,根本不是他一個半步宗師能消受的。

  連忙盤腿坐下運功,然而還是無法笑話。

  李耀宗好笑的上前,手掌不斷按向蕭戰的任督二脈。

  片刻之后,蕭戰臉色微緩,順過來,約莫過了十分鐘,他猛然一躍而起,仰天長嘯:

  “月內,我必圓滿!能不能入大宗師的門檻,就在此一舉了!”

  蕭戰此話一出,武余就酸了!

  一顆丹藥,直接讓這家伙跨了一個境界嗎?

  李耀宗搖頭:“放你娘的屁,這可是洗髓丹,不能入門檻,你就一頭撞死吧!”

  說著他舔著臉,討好的對白無涯一笑:“我覺得那件事與陳萬里必然無關!陳大師如此天縱奇才,老白你眼光真好啊!

  不知能不能介紹我們認識一下?”

  白無涯笑得肚子轉筋,任何人接觸陳萬里,都逃不過真香定律!

  “好說好說!我帶你去見見也罷!”

  ……

  此時診所,大媽已經推著輪椅上的年輕女子走了進來。

  泰奇看到這女子,頓時眼皮一跳。

  不等他說話,輪椅上的女子開了口:“外界傳聞,陳大師手段狠厲,鐵石心腸,只為權貴效力。

  今日看來,手段狠厲是真,鐵石心腸倒是未必!”

  陳萬里回頭看來,微微搖頭,這女人在門口看戲好一陣子,他早就注意到了。

  武余落在她輪椅旁,她都面不改色,當時陳萬里就知道這不是一般人,不由上下打量了幾眼。

  此女眉眼精致,雖坐著輪椅,卻是氣質雅靜。

  特別是白裙在身,淡妝輕抹,如同從古代花卷里走出的仕女一般。

  “菩薩門蘇莞!見過陳大師!”輪椅上的女人朝著陳萬里莞爾一笑,很是漂亮。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