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逆道戰神楚楓楚月 > 第五千九百七十八章 關于母親
天蒙蒙亮,便有百姓指指點點的圍在小呂家酒樓外。
只見,一男一女正被高高的吊在酒樓門前,胸前背后都寫著個大紅字——賊。兩人正是慕容月和三師兄。
兩人都被抓得披頭散發,臉上,身上都是一道道血淋淋的抓痕,似遭受了一夜的凌辱,瞧著駭人極了。
兩人被看得滿臉通紅,羞憤至極,但又被抓得連掙扎的力氣都沒有。
于是,只能繼續被吊著。
這時,送完呂小宛去小宅的白夙來酒樓開門,
她咋一見慕容月兩人也不由一滯,一時之間都沒認出慕容月來。
她與慕容月是有過一次交集的。
倒是慕容月瞬間就認出了白夙,憤怒道:“還不放我們下來,都是你們家的死貓把我們害成這樣的,我要將它們千刀萬剮!”
“還有那只臭狼!”三師兄補道。
昨夜,她們原以為不過就是三只畜生,也就幾刀子的事情,沒想到那兩只貓詭異極了,他們都來不及動手,就被抓得手無縛雞之力。
還有那只該死的狼,還要來落井下石,再來幾爪子。
不僅如此,那兩只貓竟還會綁繩子,寫字,這哪是貓,分明就是貓妖。
“你們供養貓妖,我一定要去大理寺告你們的狀,讓你們和那三只畜生一起被活活燒死!”慕容月高聲道。
這時,小白從酒樓里躍到窗子上。
清晨朦朧的陽光下,它輕輕搖曳著雪白蓬松的尾巴,舔著小爪爪,抬眸間沖著人群軟軟的喵了一聲。
“可愛!”
“好可愛啊!”
瞬間,眾人捂住胸口,滿是星星眼的望著小白。
慕容月卻大叫起來:“就是它,就是這只死貓,爪我最狠!”
小白瞬間被嚇得瑟縮起來,軟軟的小身體還驚恐的顫抖著。
“閉嘴,你這個賊!”
“再嚇小貓貓,我揍你!”
“就是,小貓貓這么可愛,怎么可能抓你,你自己偷東西不成居然還嫁禍貓,真不要臉!”圍觀的眾人憤怒的唾棄慕容月。
那樣子,但凡慕容月再多幾句話,就對她不客氣。
慕容月不得不閉嘴。
她恨恨的看向小白,小白軟萌的目光瞬間變得銳利,嚇得慕容月一個機靈,再也不敢說話。
白夙卻不禁凝眸,冷冷的落在兩人身上:“你們為何要來我家酒樓偷東西?”
“東西?你還好意思說,你們酒樓要錢沒錢,要古董字畫沒古董字畫……”慕容月喊到一半,猛的閉嘴。
白夙瞇起雙眸:“所以,你們真的是來酒樓偷東西的。為什么?”
一抹心虛快速的閃過慕容月的眼眸。
她知道,實話肯定是不能講的。
講了,那就是綁架孩子。
如果那兩個小兔崽子已經回來也還好,但現在那兩兔崽子根本沒回來,還生死不明,估摸多半是被山上的猛獸吃了。
這要講了,罪名可不輕。
她爹一定會狠狠罰她的。
三師兄更是心虛的低下了頭。
“缺錢啊,所以就想偷一點,誰知道你們這么窮啊!”慕容月一咬牙,道。
“缺錢啊!但我家酒樓旁邊就是錢莊,為什么不去錢莊呢?”白夙緩緩問。
慕容月瞬間語塞。
白夙盯著慕容月驀然呵斥:“說,究竟來干什么?”
她清楚,以小寶和阿崽的聰明,一般的拍花子根本騙不了他們。但這次的事情顯然是兩小只被人盯上了的。
但國子監,國公府都守衛森嚴,尋常人根本進不去,更別說盯上了。
只有酒樓人多眼雜,兩小只應該就是在酒樓時被盯上的。
但她記得。
小寶阿崽失蹤那天,慕容月就在酒樓吃飯。
“就是缺錢啊,還能干嘛!”慕容月一口咬死。
白夙冷笑:“好!既然偷東西,那就報官!”
慕容月和三師兄根本不怕。
反正她們什么也沒偷到,怕什么!
大理寺的官差到的時候,天鷹派的門主慕容復得到消息也來了。
慕容復狠狠的瞪了眼兩人。
慕容月和三師兄心虛的低下頭。
“官爺,我女兒和徒弟一時糊涂,既然是偷了東西,咱們肯定將東西都歸還,絕不少一樣!”慕容復道。
官差看向白夙。
白夙哼笑了聲:“這若是行竊被抓只要歸還贓物即可,那以后人人都可以去行竊了,反正也不必付出任何代價!”
“對,必須付出代價!”
“就是!”
圍觀的百姓憤怒的喊。
這要人人都去行竊,以后家都得被偷沒。
慕容復看向白夙,和聲問:“姑娘覺得該如何?”
白夙伸出兩根手指:“我也不用多,雙倍賠償。否則就按律法處置吧。”
南岳對偷盜的懲罰堪稱嚴厲,輕者坐牢,重者砍去手腳。
“依姑娘的。”慕容復同意。
聽到這,慕容月反倒沒絲毫畏懼。
他們一樣都沒偷到,別說雙倍,百倍千倍,也依舊一樣不用賠啊!
“姑娘,損失了什么?”慕容復問。
“我也還未開門,正好當著官爺和大家的面一起進去。”白夙這才打開門。
開門的瞬間,只見原本放滿裝飾的古董字畫,竟一樣都沒有了。
整個酒樓都空蕩蕩的。
慕容月和三師兄不由一傻。
那些贗品呢?
“我的十三仕女圖呢!王大師的真跡呢!”白夙難以置信的看著四面空空的墻面,忽然又奔向柜面,雙手顫抖的摸著空氣:“我那價值萬兩的白玉金尊呢!”
聞言。
慕容復猛的一個踉蹌。
“官爺,我可以替小將軍夫人作證,這確實有一對一白玉金樽。”
“我也能作證,那墻上掛著仕女圖和王大師的真跡。”
“還有那些墻上也掛了名畫真跡的,現在都被偷了!”
百姓們紛紛為白夙作證。
“假的,那些都是假的!”慕容月激動的反駁。
百姓們送她個大白眼:“人家掌柜的日進斗金,又是國公府的孫媳,會買贗品!”
“你偷了東西趕緊還回來!”
“就是!”
“真的都是假的!”慕容月有口難辯。
這時,白夙拉開賬面的柜子,顫著手指向慕容月:“你們,你們好狠的心啊,我們辛苦一月的錢啊,全給拿走了,一個銅板都不剩下啊!”
慕容月難以置信的看向白夙。
這世上怎么會有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啪!
慕容復狠狠一巴掌打在慕容月臉上:“逆女,還不拿出來!”
“爹,我們真的一樣沒拿啊,她本來柜里就一個銅板都沒有啊!”慕容月解釋。
這時,官差都看不過去了:“這位小姐,小呂家酒樓可是日日生意爆滿,你說這柜子里一個銅板都沒有?你若不想賠,我們就按律法走,這就帶你們回大理寺!”
“你說話啊!”慕容月喊白夙。
白夙低著頭,肩膀抽動著,哽咽道:“那可是我們一家子的血汗錢啊!”
這時,小白抬著一只小爪爪,可憐的一瘸一瘸的走過來。
快走到慕容月身邊時。
啪!
小白栽倒在地,昏迷了。
百姓們徹底怒了,上去就撕打慕容月兩人。
什么人啊!
偷東西,還把小貓貓打成這樣。
“賠,我們賠!”慕容復趕緊將慕容月護在身后,大聲道。
“十萬兩。”白夙一伸手。
慕容復一口氣差點沒吸上來,但只能咬著牙賠。
“走!”慕容復粗魯的拽著慕容月離開,三師兄趕緊跟著。
白夙看著慕容復等人離開的背影,眸光看向角落。
角落里,小黑無聲的跟了出去。
眾人都離開了,白夙重新關上門后,這才打開用來儲藏的暗室。
里面,黑狼王趴著,它的身后正是一堆贗品字畫古董。
黑狼王一見白夙,眼里頓時燃起了希望。
它寧可上戰場殺敵,與猛獸廝殺,都不要再去陪那些小兔崽子玩了。
那是玩嗎?
那是要它生不如死。
白夙看著它不禁蹙眉:“你怎么也回來了?你不應該在尚書家打工嗎?雖然不能夸大收費,但可以合理收錢,趕緊回去!”
黑狼王:“……”
國公府。
張悅夕天還沒亮就起來了。
她將自己細細的打扮了一番,然后提著親手做的糕點去找梟絕。
絕弟弟都為了她休妻了,她自然也要表示表示,好叫絕弟弟安心。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