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天門神醫 > 第677章 左冷陽必死!
  祝君侯注意到了葉天賜的臉色變化,當即皺眉道:“葉先生,怎么了?”

  “我臉上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嗎?”

  葉天賜沒說什么,神色淡定的道:“沒什么,侯爺,先去你房間坐一坐,再審問那些人不遲。”

  祝君侯帶路,把葉天賜帶到自己房間,柳如意守在門口。

  兩人落座,祝君侯開口了:“葉先生,你剛剛一定是看出了什么,現在這房間里只有咱們兩個人了,你就明說吧。”

  他知道,葉天賜絕不會無緣無故變臉色的。

  “侯爺,你這房間里安全怎么樣?”

  “什么意思?”

  “就是你我二人在這房間里說話,保密性怎么樣?你房間里不會有什么竊聽的東西吧?”

  祝君侯微微一笑,道:“這是我的私人房間,保密性絕對可靠,葉先生有話盡管說。”

  “那我就直說了,侯爺,你又中蠱了!”

  “什么?!”

  祝君侯大驚失色,直接從位置上站起身來,眉頭深鎖的驚道:“我又中蠱了?怎么可能!”

  葉天賜沉聲道:“你的確又中蠱了,這一點我可以保證。”

  “這次給你下蠱的人會不會就是之前給你下蠱的人,這人究竟是誰,現在都找不到。”

  “侯爺,你今天遇上什么人沒有?從出門去參加演唱會,到回來此處。”

  祝君侯來回踱步,皺眉回憶著。

  他停下腳步,沉聲道:“就是在場館外遇見了那個南華醫院的院長許昌印,可我和許昌印平時根本沒有交集,就見過兩次面,之前給我下蠱的人絕對不會是他!”

  “沒有別的人了?”葉天賜問。

  祝君侯又想了想,眉毛忽然一挑,低聲驚呼:“還有一個人!”

  “誰?”

  “彭紹的兒子彭俊才,彭紹你認識,就是之前我的私人醫生,也是我戰區里最好的軍醫,從那次得罪先生你之后,彭紹就被我逐出了兵營,他也信守承諾,沒有再行醫。”

  “彭俊才和我女兒一般大,人也算優秀,因為他父親彭紹是我私人醫生的緣故,我把他當自己侄子一樣對待,演唱會的時候我遇見他了,但也只是說了兩句話而已。”

  祝君侯一邊回憶一邊說道。

  葉天賜壓低聲音道:“侯爺,現在可疑的人有兩個,一個是許昌印,一個是彭紹的兒子彭俊才,這兩人的嫌疑暫時都不能排除。”

  “要不要我把他們倆抓起來,嚴加審訊?”祝君侯問。

  葉天賜擺手:“都不要抓,會打草驚蛇的。”

  “你體內的蠱我也暫時不幫你解了。”

  “啊?那我會不會死?”

  祝君侯一下子就慌了。

  葉天賜笑了笑,道:“侯爺不用擔心,你這次中的蠱,七天之內是不會有生命危險的。”

  “這七天的時間,真正給你下蠱要害你的人,我一定會找出來!”

  “到時候抓人解蠱,兩不誤。”

  祝君侯雙手抱拳,朝葉天賜行禮:“如此,就拜托葉先生了!”

  “侯爺客氣了,這是我分內之事,你要記住,不要露出任何知曉自己再次中蠱的情緒,要讓躲在暗中的人安心。”

  “我明白!”祝君侯點頭。

  隨后,葉天賜前去審訊那些被抓的武道高手。

  這些人自然一個比一個嘴硬,而且都不把葉天賜放在眼中,誰都不愿開口,出賣背后的指使者。

  但他們嘴硬,葉天賜的手段更硬!

  什么老虎凳,辣椒水等等酷刑,一一用上,才不會對這些人有半分可憐。

  “啊啊!”

  “有種殺了老子!”

  “還有什么手段盡管上,老子多說一個字,就不是江湖中人!”

  ……

  各種慘叫聲和咒罵聲不停的從審訊房間中傳出。

  葉天賜不慌不忙,不急不躁的繼續加大力度,他讓崔永取來上百枚銀針。

  雖然功力盡失,但葉天賜的針術還是在的。

  他可是比神醫都厲害的天醫!

  醫生會救人,但醫生更會殺人!

  折磨人一樣不在話下!

  葉天賜的銀針扎在人身上,那種經脈抽搐的痛苦,簡直比酷刑還要讓人痛苦!還要讓人難以忍受!

  抗了許久之后,終于有人扛不住了!

  “我說!我說!我全說!不要扎了!”

  “我也交待,快……快把針從我身體里拔出去!”

  有第一個人松口,就有第二個,第三個。

  “說吧。”

  “說出背后的指使者,我自然放過你們。”葉天賜冷冷道。

  幾名武道高手陸續開口交待,不出葉天賜所料,指使他們的人還是南州武盟盟主左冷陽。

  而且讓葉天賜感到有些意外的是,這些人中有十幾人是假冒大夏武者的東瀛武者!

  這些東瀛武者不但交待了受左冷陽指使,還交待了他們多年來和左冷陽勾結做過的一些壞事!

  祝君侯就站著隔壁房間聽著,所有人交待的話他都聽到了。

  結束審訊后,葉天賜來到外面,祝君侯跟了上來,正色道:“葉先生,想不到左冷陽竟然暗中勾結倭寇!還接二連三的派殺手加害先生你!我決不饒他!”

  “要不要抓人?”

  “只要先生你一句令下,我立刻發兵,把左冷陽所有勢力鏟除!把他這個老東西抓起來!”

  葉天賜眼眉輕挑道:“左冷陽可是南州武盟盟主,大夏武盟九大指揮使之一,天林寺空澗神僧的弟子,他女婿還是戰神殿東王楊秀清,你能抓?”

  一句話,祝君侯的氣勢直接落了下來,面露難色。

  左冷陽的身份實在太特殊,太重,牽扯的勢力也太多!

  祝君侯如果真派兵抓左冷陽,別說整個南州會地震,只怕半個大夏都要晃動!

  看著氣勢落下來,有些發蔫的祝君侯,葉天賜淡淡笑了。

  “侯爺,左冷陽這個人你動不得,動了他,你的位置也坐不住,搞不好你還會死。”

  “不過,我可以動他。”

  “我若動手,左冷陽必死!誰也別想保住他!”

  他聲音淡淡,卻充斥著無比堅定的意志。

  祝君侯看著葉天賜,輕嘆一口氣:“小葉,你這份豪邁,簡直羨煞我也!”

  葉天賜笑了,道:“侯爺,什么豪邁啊,你是有所牽掛,你家大業大,自然考慮別的因素多,不敢妄動。”

  “我就不一樣了,我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

  祝君侯也笑了。

  就在這時,一道銀鈴般的笑聲從身后傳來:“爸,你們說什么呢?這么開心!”

  葉天賜和祝君侯同時轉身,目光落在一個妙齡女孩身上。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