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團寵小奶包我是全皇朝最橫的崽 > 第1621章 輸了就輸了吧
  “你們會下五子棋嗎?”晏青突然問道。

  看到眾人的一臉疑惑,她就知道了,應該是不會的。

  “這是我新學來的玩意,挺好玩的,大家總玩那些也沒什么意思,不如接受點兒新鮮的事物?”

  “那是什么東西?”

  晏青見有人接話,繼續說道:“就是跟圍棋差不多,但是比圍棋簡單,易學,很容易上手,咱們試試?”

  新的東西,大家的確想嘗試下。

  “史姑娘,咱們來玩啊?”

  “我?我不會!”史湘君說道。

  “沒關系,你那么聰明,肯定一學就會。”

  也有人攛掇著,史湘云盛情難卻,唐鸞不想她被欺負,卻被傅皎皎給攔了下來。

  “表姐,湘君姐姐輸了怎么辦?”

  傅皎皎勾唇,“輸了便輸了唄,這有什么,輸了不難看,接受不了自己輸才會難堪,何況她剛剛學,輸了也正常,這個晏青簡直就是給自己挖坑。”

  唐鸞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傅皎皎雖然生活在和諧的大家庭里,沒經歷過這些勾心斗角的事兒,但是不代表她不懂啊。

  晏青的心思,她一猜一個準。

  但是想不到的是史湘君并沒有輸。

  除了第一局她還不了解規則后,輸給了晏青,再之后一連兩局,她都贏了。

  “晏青姑娘,我坐的有些乏了,不如換個人吧。”史湘君想著給對方留個面子。

  但是晏青的臉卻越來越難看。

  看熱鬧的小姐們,卻沒有一個上前的。

  “這也太簡單了,跟咱們下的棋沒法比。”

  晏青并不知道,這東西之所以不流行,知道的人少,是因為古人覺得這東西簡單,小孩子玩的東西。

  喜歡下棋的就喜歡那種絞盡腦汁,攻城略地的感覺,不喜歡玩棋的,自然對這個也沒興致。

  而史湘君的棋藝是太傅夫人所授,自然跟一些高手比起來,差的還遠呢,畢竟她學的時間尚短,但是對付一個只會下五子棋的晏青還是很容易的。

  她一開始是抱著輸的心思來的,可沒想到會是這樣。

  而晏青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史湘君笑著起身,她并不明白晏青為什么要跟自己比較。

  她從不認為自己有多么的出類拔萃。

  晏青一時間被晾在了那里,而大家開始嚷嚷著去投壺,去比射箭。

  “你們還會射箭?”晏青很詫異地問著身邊的姑娘,雖然她并不認識。

  少女倒是沒有太多吃驚,“候府沒給你請武藝師父嗎?”

  “女子要學這個?”

  “我娘說,以前是不要,但是在我出生前,京中就盛行女子不輸給男子,男子能學的,女子也能學,誰家小姐要是不懂,那會讓人家覺得家里對女兒不好,所以我們京中的一眾小姐,除了身體特別孱弱的,都學了,不過大家學的有好有壞。”

  這不就是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嗎?

  晏青一時語塞。

  少女人很敦厚,“應該是你來的時日尚短,候府還沒來得及給你請。”

  “女子都不出門,學這個有什么用?不會是花架子吧?”晏青質疑道。

  “別人我不知道,我家二姐那年遇到了壞人,是管用的,把壞人揍了,怎么會不出門呢,如今對女子約束不多,我娘都說羨慕我們,她也想晚二十年再出生。”

  晏青皺了皺眉,“那什么是你們不會的?”

  “很多啊,人怎么可能什么都會。”少女燦燦地一笑,快去投壺。

  晏青愣愣地站在原地,看來她還是把事情想的太簡單了呀,不過也不要緊,自己總有她們不會的東西。

  無須擔心。

  她本是想出風頭的,可惜沒有風頭可出,還成了笑柄,如今也覺得甚是無聊,主要是她會的東西竟然搶不到風頭。

  投壺和射箭的時候,史湘君就輸了,但是她并不覺得丟人,輸了便輸了,想贏努力練習就是了。

  她以前從來沒接觸過這些,之前忙著干活,哪有這樣的心思。

  人總有擅長和不擅長的事兒,她很能夠接受自己的平庸。

  晏青雖然輸了,但是心態好,倒也沒有一蹶不振,反而回到候府后還要求請先生。

  老太太自然是高興的,忙著讓人給她張羅請先生的事兒。

  晏青打算知己知彼,看看古代的女人們還有什么不會的,下一次,下一次,她一定要一鳴驚人。

  不過她也著急見那個人。

  說好的幫忙讓她當上皇后呢,她著急啊。

  這都見不到皇上了,何談進宮呢?

  然而,那個人一連幾天都沒有出現,她有點慌了。

  就像是沒了主心骨一樣,不會是被騙了吧?

  那家伙在古代混的不錯,不想回去了?

  可是她這才發現,一直都是那個人來找自己,所以她這會兒想找那個人,根本就不知道去哪兒找。

  而她又擔心時間長了不見唐皓景,就被人趁虛而入了。

  所以,她去找老太太,央求著自家也辦個宴,把皇上請來。

  候夫人聽后瞬間無語了,“青兒,你還想請動皇上?咱們候府可沒那么大的面子。”

  晏青看向老太太,老太太也點頭,候府的確沒那么大的臉面。

  皇上是隨便就能夠請動的嗎?

  那還有什么法子?

  偶遇?

  可她也不知道唐皓景什么時候出門啊?

  討好他的家人?

  晏青覺得更難,桃花塢她可不敢去,說實話,她知道那個女人是太后,她看到她就有點害怕。

  而且太后隱藏的很深,來這里應該很多年了,都沒有讓人發現她的身份。

  晏青覺得這一點還是值得她學習的。

  剩下的,她突然來了法子。

  可以從你小公主的身上下手啊?

  那可是唐皓景最疼愛的妹妹啊。

  雖然,她們之間有過不愉快,但是小孩子不記仇的,很快就忘記了。

  只可惜她沒能進太傅府里讀書,不然早就跟唐鸞混熟了,肯定比史湘君和她的關系要好。

  想到這兒,晏青就打算從唐鸞身上下手。

  不過這個契機很重要,得不平凡些,得有意義點才行,不然唐鸞怕是不會那么容易接受自己啊?

  晏青守在太傅府門口,到了下午,唐鸞和史湘君和一個小男孩從里面出來,然后說了幾句話,唐鸞便跟他們分開了。

  晏青勾唇,機會這不就來了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