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新婚夜植物人老公和我圓房了 > 第624章 廢了命根子
  兩人停止打鬧。

  孫琦心中霎時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直覺警察的到來與張泉有關,率先開腔,“請問找沈銘有什么事?”

  警察,“昨晚星火路一家酒吧出事了,有人看見沈銘昨晚去了那家酒吧,我們來例行調查。”

  孫琦立刻轉頭看了沈銘一眼,之后又看著警察問:“出什么事了?”

  “事關案情不宜過多透露,請問誰是沈銘?”

  沈銘,“我是。”

  警察看向沈銘,“昨晚十一點半你在哪兒?”

  “就在你說的那家酒吧。”

  “那麻煩你隨我們走一趟接受調查。”

  沈銘點頭,“走吧。”

  “我能和他說幾句話嗎?”孫琦問警察。

  警察還沒說話,沈銘開口了,“沒事,別擔心,我不在,山莊你看著點。”

  孫琦,“真沒事?”

  沈銘握住孫琦的肩膀,捏了一下,示意他安心,然后轉身跟著警察走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小筑沒看見沈銘,本想問一下孫琦,又覺得自己既然拒絕了沈銘,就不該再關心他的事,便忍著沒問。

  孫琦看著小筑,幾次欲言又止,但最后還是什么都沒說。

  吃過飯,柳姨說小筑手受傷了,不讓她收拾進廚房,她只好整理了一下客廳便去花園給那些新栽種的綠植和花草澆水。

  小筑提著灑水壺來到花園,碰見兩個在修剪花草的園丁在閑聊。

  “聽說昨晚星火路有一家酒吧發生了一起慘絕人寰的案子,有一個男人被打得面目全非不說,還被人廢了命根子。”

  “這和沈總管有什么關系?”

  “有人看見沈總管當著警察的面承認昨晚去了那家酒吧。”

  “你的意思是昨晚那個男人被打與沈總管有關?”

  “八成是,不然警察能直接找上門,將人帶走嗎?”

  “可是沈總管好好的打那個男人干什么?打就打吧,怎么還將人命根子廢了,這下手也太狠了吧。”

  “誰知道呢,估計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吧。”

  哐當!

  小筑手里的灑水壺掉落到地上。

  兩個園丁聽見聲響朝聲音來源看去,見是小筑,臉色微白,小聲嘀咕,“她和沈總管關系不錯,別回頭打小報告吧?”

  “快走快走。”

  兩人立刻帶著修建工具走了。

  小筑回過神來,轉身朝別墅那邊跑,跑進別墅,找了一圈沒找到孫琦的人,她沖進廚房,“柳姨,你看見孫大哥了嗎?”

  柳姨見小筑臉色發白,滿頭大汗,“你臉色怎么這么難看,發生什么事了?”

  小筑又急又慌,人都有些發抖,“沈大哥被警察帶走了,我想問問孫大哥到底發生什么事了?”

  “他剛還在客廳呢。”柳姨臉色也嚴峻下來,顧不得洗碗了,一邊在圍裙上擦手一邊朝外走,“你先別著急,你去外頭找找,我去樓上看看。”

  “好。”小筑跑出別墅,邊找人邊喊,“孫大哥。”

  孫琦正在竹林里打電話,聽見聲音,快速結束通話,走出竹林,“什么事?”

  小筑立刻跑過去,“沈大哥被警察抓走了是嗎?”

  “你知道了?”

  這么說是真的了,“警察為什么要抓他?”

  孫琦猶豫著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小筑急得快哭了,“孫大哥,你快告訴我,到底發生什么事了?沈大哥會不會有事?”

  孫琦見小筑神情焦急,眼里有淚,忍不住問她,“你關心沈銘?”

  “我當然關心他。”

  “你為什么關心他?”

  “我……”小筑攥緊了手指,“他對我很好,作為朋友關心他不應該嗎?”

  “如果只是作為朋友,那你大可不必這么慌張,他的事,我會想辦法解決,你去忙你的吧。”孫琦說完要走。

  “孫大哥。”小筑急忙抓住他手臂上的衣服,“你能不能告訴我,他到底怎么了?”

  孫琦看著小筑,“他喜歡你,你知道吧?”

  小筑怔了一下,點頭。

  “那你喜歡他嗎?”孫琦想逼她一把。

  小筑蠕了蠕唇,垂下眼簾沒說話。

  “既然不喜歡,那他的事你還是少關心,免得讓他誤會。”

  小筑看著孫琦,抓著他衣服的手收緊,好一會兒,她緩緩松開。

  孫琦抬腳朝前走,故意放慢腳步,可是走出去好一段路也沒聽見小筑喊他,他回頭,見小筑站在原地哭,哭得肩膀一抖一抖的,卻只是看著他,不說話。

  哎……

  孫琦忍不住嘆氣,沈銘怎么喜歡上了這么一個執拗又扭捏的姑娘。

  想到她的遭遇,終是不忍心,又走了回去,“你是喜歡沈銘的對不對?”

  小筑只是哭,不說話。

  “你是因為自己的遭遇,所以拒絕他對嗎?”

  小筑眼淚簌簌而落,哭得眼睛通紅,身前的手指攪得發白,卻還是一言不發。

  “你若是什么都悶在心里,那我也沒什么和你說的了。”孫琦轉身就走,這次是真的走了。

  他這樣逼她,她都不愿敞開心扉,就沈銘那個直腸子,哪懂她這些彎彎繞繞,只怕這輩子都追不到手。

  既然如此,干脆放手好了,及早止損,回頭他好好勸勸沈銘。

  小筑咬著唇瓣在原地站了一瞬,焦慮擔憂的情緒讓她放棄了一切堅持,她快步追上去,“孫大哥,你說得對,是我配不上他。”

  孫琦見她總算愿意承認自己的感情,心里那口氣總算順了下去,不然沈銘為她做的這一切就太不值得了。

  “感情的事無關乎配不配得上,只要你們兩情相悅,那就是絕配。”

  小筑哭著說:“不,我配不上他,他那么好,而我……我……”她低下頭,極為自卑,“我太臟了……”

  “過去的事不是你的錯,錯的是你的父親,是欺負你的張泉,你是受害者,為什么要將所有的過錯都攬在自己身上?”

  “可我臟了,這是事實。”小筑捂著嘴痛心哭泣。

  “耿耿于懷的是你自己,真心喜歡你的人是不會介意的。”

  小筑哭著搖頭,“怎么可能不介意?”

  “你的事,我前幾天喝多了,不小心告訴了沈銘,這就是他為什么突然跑去揍你父親的原因,而他今天被警察帶走,也是因為昨晚他在酒吧打了張泉,他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