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主人公叫莊明月展宴的小說 > 第179章 誰家的老人,患了老年癡呆癥,走丟了!
他們吃完,回去也差不多快四點了。
正好江家的私家車,過來接她回去,莊明月坐在車上,口袋的手機響起了震動。
是裕樹發來的消息。
江裕樹:最近天氣降溫,記得多穿點衣服,晚上需不需要讓王叔加床被子?
莊明月看著消息回復:不用了,不算很冷。
信息發送過去,江裕樹沒有回復。
莊明月又發了條信息給他:我放學了,就先回去了。
江裕樹:今天怎么這么早?我讓司機過去接你。
莊明月:嗯。剛領了書,入學考完試,就放學了。剛碰上江野去吃了飯?
江裕樹盯著手機屏幕的眸色深了深,回復了一個字:好。
我去開會,回去晚上見。
莊明月:好。
莊明月直接去了江家,她興趣班的課,已經超出預算時間,完成了所有課程。
為的就是接下來好好學習。
到了江家。
院外,王叔正在幾位醒來的保姆培訓,說著注意事項。
莊明月從車上下來,十幾位保姆異口同聲,標準化的問候,“明月小姐。”
在莊家從來沒有這種場面,莊家也不是很大,也只有四個保姆。
自然是比不上江家的龐大。
莊明月心里緊張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王赴注意到莊明月的不適,立馬開口說:“你們先去忙吧。”
“是。”
一群保姆被人帶走后,王赴走到莊明月面前,“明月小姐,比平時早了三個小時回家,需不需要給你準備點心?”
莊明月:“不用。我吃過了,不是很餓。”
“王叔,我先回房寫功課了。”
王赴嘴角勾著標準式的微笑:“好。”
莊明月沒走幾步,又回過頭:“對了,家里有那種鳙魚嗎?”
“明月小姐是想吃鳙魚?”
莊明月:“晚上我來做魚吧!今天我去了一家餐館,嘗了味道還不錯,就問老板要了做法,一會兒我把要用到的食材寫下來,還麻煩你,幫我準備一下。”
王赴:“明月小姐親自下廚,定會很開心。”
莊明月點了點頭。
給江裕樹做飯,是特意,也不算是特意,她只是有這個興趣愛好做飯而已,特別是遇到好吃的食物,就想著能做出,跟外面一模一樣的味道。
不得不說那家魚店確實味道不錯。
加上江裕樹跟她的口味相似,相比他還是喜歡吃的。
王赴知道這件事并沒有告訴江裕樹,而是想等他回來,給他有個驚喜。
莊明月寫下食材,傭人立馬去準備了。
晚上江裕樹沒有別的事,一般到點下班,回來差不多六點半左右。
莊明月做完一頁高建樓給她的新習題冊,她發現者這個高建樓是不是把大三畢業的高數給她做了。
為什么她做的越來越難?
才兩大題,就花了她一個小時。
鍋里燉著魚,聞著味道倒是跟店里的味道差不多。
莊明月掐算著時間,理應他也快回來了。
時間一轉眼過去,她打了好幾個電話裕樹都沒有接。
快八點時。
莊明月突然發現王叔不見了。
她忙的認真,問起傭人的時候,她吞吞吐吐。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為什么王叔也離開了。”
傭人:“這個…王管家說讓我別告訴你。”
“是不是裕樹出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
莊明月知道他們嘴巴嚴,問不出什么,莊明月就給沉楓打去了電話。
過了很久,沉楓那邊才接起。
“明月小姐?”
“你們還在加班嗎?”
江裕樹看著病房里掛著吊針的人,驀然了會兒說道:“總裁正在開會,需要晚點,明月小姐今晚不用等了。”
“明月小姐明天還有課,早些休息。”
江裕樹的語氣明顯不對,而且,她還聽見了,話筒外還有人哭的聲音,比較嘈雜。

晚上十一點。
“明月小姐,還是別等了!大少爺一晚上不回來,也是常事,你在等下去,身體會熬不住的。”
莊明月盤腿坐在沙發的地上,手里拿著筆刷題,“沒事,我在等半小時,你先去休息吧。”
最后一個傭人離開,在門口突然看到一個,滿頭白發的老婦人,身著樸素,但是那雙目囧囧有神,拄著拐杖,對著玻璃窗看著里面的人。
傭人驚道:“老夫人!”
老夫人:“阿樹帶回來的小姑娘就是她?”
傭人:“是的。”
“她在做什么?”
“大少爺還沒回來,明月小姐在等他。”
“知道了,你回去吧。”
“是,老夫人。”
莊明月聽到身后的聲音,她回頭看去,只見一個老人家,拄著拐杖走進來,鞋子褲腿上都是泥,渾身有些狼狽。
莊明月撐著茶幾站了起來,眼睛看了眼四周,外面除了有路燈照耀,都是靜悄悄烏黑的一片。
莊明月從來都沒有見過她,而且還是在晚上十一二點。
讓她想到了很火的一步鬼片。
‘鄉村老尸’
“婆婆…大晚上你怎么不回去?是迷路了嗎?”
莊明月第一反應是看地上的影子,才松了口氣。
“小姑娘,你這是把我老太婆當鬼了?”
莊明月嚇得一激靈,“沒有沒有!”
她跟奶奶可真像,奶奶也是喜歡大晚上不睡覺,喜歡四處走。
“我渴了,有沒有水喝?”
“有的有的。你等下,我給你去倒。”
這個婆婆看著慈祥和藹,怎么這么兇!
莊明月去廚房倒了杯溫水給她,“婆婆你慢用,你要不坐會兒?”
緊接著莊明月又拿出一個墊子,墊在沙發上,“你坐這里。”
“嫌棄我老太婆身上臟?”
莊明月趕忙解釋,“沒有,這里不是我家,我只是過來借住,這里主人還沒回來,要是看到沙發臟了,會惹人嫌棄。要是我家,婆婆想坐哪里都可以。”
莊明月見她一副主人的樣子,打量著四周,隨后一屁股坐下,沒坐在墊子上。
“這房子好看是好看,就是冷冷清清的沒有味道。”
“什么味道這么香?”
莊明月‘啊’了聲,“鍋里有魚,做了有一會,婆婆是餓了嗎?我給你盛點?”
“這味道,挺香的沒吃過。”
“那我去…端出來。”
莊明月走到廚房,這個老人家未免也有些太奇怪了。
她以為是江老太太,可剛剛她表現的那副樣子,又有些不像。
想著是不是,誰家的老人,患了老年癡呆癥,走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