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主人公叫莊明月展宴的小說 > 第415章 為什么明月沒有來啊?
“齊助理,為什么明月沒有來啊?”
齊成淡淡回到:“大小姐已經到了,就在樓下與總裁打高爾夫。蘇小姐要是想見大小姐,現在可以去,總裁吩咐生日宴會現場盛世集團出面處理就好。”
蘇暖暖:“麻煩,齊助理了。”
齊成頷首點頭:“蘇小姐,客氣。”
陸元龍喊著她的名字,試圖想要挽回什么,“暖暖…”
蘇暖暖提著裙擺,最后看了他一眼,“我說過,你遲早會遭報應的。”落下最后一句話,頭也不抬的轉身離去。
只剩下一幫人在喧嘩吵鬧。
陸元龍的那些親戚,紛紛上臺去,指責質問,“阿龍,這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走了?你可別忘了,我們幾家以前供你吃穿,讓你上好大學,你說要用房子報答我們!”
“現在你們這個婚,還到底結不結?”
“是啊!堂哥,我還等著房子娶媳婦呢。現在沒了房子我還怎么娶媳婦?”
“還有這些珠寶,我還打算給我女兒當嫁妝,以后還能掉個金龜婿,陸元龍你可不能反悔啊!”
陸元龍一身怒吼,“全都給我閉嘴!”
“錢錢錢,你們除了錢還有什么!”
“是不是非得把蘇家全部掏空你們才善罷甘休!”
蘇小小說的沒錯,他們就是一幫吸血鬼,眼里只有錢。
蘇暖暖前腳趕走,后腳就有一幫警察找上了門,“接到舉報,陸元龍綁架勒索,還有一伙人入門盜竊,相關人員全都跟我走一趟。”
兩名警察架著陸元龍戴上金屬手銬,直接被壓走。
其他前來的親戚,見到不對勁,想跑根本來不及…
樓下草坪。
“暖暖來了…”莊明月摘下藍牙耳機對面前的男人說:“暖暖來了,你先回避一下好嘛?等我跟她說完話,我就過去找你。”
“我見不得人?”展宴反問她。
莊明月脫開他攬著腰的手,沉默著沒有回答他的話。
“是我,見不得人,如果見我們著眼,我要怎么解釋,我們之間的關系?情婦還是小三?暖暖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別讓我在她面前難堪好不好?”
“今天的事,我真的很謝謝你。”
雖然不知道他是從哪里知道暖暖出事的,但這一句謝謝也是應該。
有些事情是她處理不了,也確實要讓他來做。
莊明月由忠說的話,展宴的臉色看起來卻并不好。
他穿著暗紅色條紋馬甲,里面是件黑色襯衫,高大的身軀擋住了頭頂上的陽光,他垂著眸,眸光寒澈,“你非要用這樣的語氣,與我說話?”
“我幫你,是我愿意,而不是聽你說這些讓我生氣的話,討好我…不會?”
莊明月側頭看向一邊,“跟你上床不算討好?那你還想我怎么樣?”
“這次就當是我們的交易,你要怎么樣,我都隨你。”
“只給我十分鐘就好。”
每次跟他做哪些事,從來都不是她愿意要做的事。
交易!
展宴眼底染上一片陰翳,冰冷的看著她。
胸口的情緒,壓抑,憤怒,狂躁…
他想要突破一個口子來發泄,卻發現根本無從發泄。
“明月!”蘇暖暖的聲音響起。
莊明月轉過身對不遠處的人,微微笑著,“十五分鐘就好。”
她又再說了一次,“謝謝。”
莊明月朝她走去。
保鏢放下攔著的手,蘇暖暖一沖過去就給了莊明月一個大熊抱,莊明月身子往后退了幾步,險些沒有摔倒。
蘇暖暖窩在她的肩膀處,放聲的大哭起來,“這么多年了,你消失得無影無蹤。”
“也不跟我打電話,你知不知道…我差點就死了。”
這句話并不是蘇暖暖開玩笑。
莊明月注意到了她脖子上,還有后背上,全都是有烏青的傷痕,就連她的脖子上…
“你的事小小都已經跟我說了,暖暖…抱歉…是我回來晚了。”
蘇暖暖哭著搖頭,“一點都不晚,能夠再見到你,我已經很開心了。你還給我送了這么多禮物,我已經原諒你了。”
“以后可要擦亮眼睛,千萬別在被人騙了!”
“不會了!以后…有你在,別人不會再欺負我了。”
陸元龍原本是蘇家資助的貧困生,蘇暖暖也沒想到,他們會在帝大相遇,關于他的事情,蘇暖暖也都是在父親的資料上看見過。
他在大學被人圍堵角落受欺負,是蘇暖暖幫助了他。
之后…陸元龍一直懷揣著心思接近著蘇暖暖。
陸元龍一直很細心,無微不至照顧著蘇暖暖,對她很好很好…
蘇父也覺得他是能夠讓暖暖托付終身的人。
甚至還想撮合他們交往。
剛開始暖暖并沒有同意,直到蘇父病情發作,腎臟出現了問題,陸元龍義無反顧,給父親捐了腎,蘇暖暖被他感動,才答應跟他在一起交往。
可是后來…這份好慢慢變了味。
陸元龍開始慢慢變得貪婪,他住進蘇家,利用自己的身份,慢慢的開始讓親戚全都來了蘇家干活。
一開始并沒有什么,后來,陸元龍越塞越多,整個蘇家都被陸元龍的親戚占據,他們開始不干活,甚至理所應當的享受蘇家的一切。
整個別墅被占據,蘇暖暖被趕到了倉庫。
蘇父在醫院,陸元龍也不允許讓蘇暖暖去見他。
甚至也跟醫院的人勾結,用蘇父來威脅。
要是蘇暖暖不聽話,就斷了蘇父的藥。
蘇父的主臥被陸家二老霸占,就連蘇暖暖的房間,還有各種好看的衣服首飾,都被陸家那些親戚,全都搶奪一空,變賣換錢。
就像是一群吸血鬼,依附在蘇家,瘋狂的在吸血肉。
沒有錢了,就讓蘇暖暖去取。
蘇家不算多的積蓄,全都被揮霍一空。
誰不想過每天不用上班就有錢花的日子,陸家霸占了蘇家這么多年,他們早都忘了,自己原本過著什么樣的生活。
甚至全都在自我洗腦,像是他們本就是這個家的主人。
鳩占鵲巢…遲早有天都是要還回來的。
正好一幫警察壓著一幫嫌疑犯,戴著手銬,就從她們面前路過。
“…我沒有偷東西,這一切本來就是我的!”
“你們憑什么抓我!放開…放開我!”
“陸元龍你個禍害,就是你個掃把星,說好讓我們過日子,你看看我們現在!全都被你害慘了!”
“爸…媽…”
一個女孩看著已經成年十八九歲的模樣,另一個小男孩看似只有幾歲,他們跟在身后哭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