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菜小説網 > 主人公叫莊明月展宴的小說 > 第570章 戲,不用再演
“小心。”蕭朗從口袋中伸出手,見她快要摔倒時,攬住了她的腰,方才不小心撞到她的人,趕忙說了抱歉。
蕭朗扶正她后,綠燈已經開始閃爍,蕭朗下意識抓住了她的手,蘇小小呆愣了一下,偏移著目光看著與她相握著的手,等走到街對面,蘇小小才下意識略顯驚慌的將自己手抽了回來。
“謝謝啊!沒想到這次又是光顧著跟你說話,忘記看路了,下次…我一定。”
蕭朗重新將手插進衣兜里,淡聲開口,“沒事,你的手…有點冷。”
蘇小小‘啊’了聲,說,“我就是這樣,天生體寒,一到這個冬天,我手腳都是冰冷的,不過沒關系,我都已經習慣了。"
蕭朗沒有在說話。
兩人沉默走了一段路之后,她才想起,“你住的地方不是應該跟著我反著走嗎?”
蕭朗眸光一閃,回道:“我已經換住處了。”
蘇小小:“換哪了?”
蕭朗:“很快你就會知道。”
在一輛黑色轎車中,周婼見他失神便提醒了一句,“齊先生,拍賣會快開始了。”
齊成才將目光收回來,踩下油門離開。
蘇小小視線余光中,總感覺有道目光在注視著她,等她順勢看過去時,她看到的是周婼那雙淡然無瀾的眸光,從她身上一撇而過,車就從她身邊開走,見到那熟悉的車牌號。
蘇小小除了心底有那么的一點不舒服,其余的好像并沒有了。
也難怪,齊成會看上不上她,原來…他心底已經有喜歡的人,對方又是市長千金,溫婉端莊,還是個大美人,說話也是溫潤細語,這樣的人沒有一個男人不會喜歡。
是她一直在自多多情。
算了吧,反正她都已經死心了。
現在她陪著他演戲,也是為了明月姐,要不然…她也不會還在跟他在公司浪費時間。
“蕭朗,相親的事…要是我們爸媽問起來,你就說進展很順利成嗎?就當是朋友之間幫忙,要是你不同意的話,也沒關系。我只是不想讓我爸媽在嘮叨,要不然…他們腦子發熱肯定還會再給我找對象。”
蘇小小回頭看過去時,蕭朗頹廢著腦袋,低著個頭,神情懶懶的,等他抬起頭來時,那雙眼眸仿佛浮上了一層迷霧。
“好。”
蘇小小擔憂的說:“你怎么了?是不是又開始頭疼了?”
蕭朗半瞇著眸子點了點頭,“有點。”
蘇小小趕緊上前扶著他,“我前面就已經到小區了,我給你打車,你趕緊回去休息吧,現在藥店都已經關門,你家里還有藥嗎?”
就在一盞路燈下,白色的光,照在路燈下一對相擁的男女身上,蕭朗柔順的短發耷拉在額頭前,蘇小小目光瞬間瞪大,還有些緩不過神來。
“抱一會,就好…”
那一剎那,一陣寒風吹起,亂了她的長發,也亂了…她的心。
十分鐘后,兩人到達同一幢樓層。
蘇小小:“你什么時候搬到我對面的,大神…你怎么都不跟我說一聲。”
“驚喜。”
蘇小小:“確實夠驚喜的,不過我們還是回去,先讓你把藥給吃了吧。”
蕭朗輸入門鎖密碼。
門,滴一聲,打開。
蕭朗摸到墻壁上的燈打開,客廳內打掃的一塵不染,桌子上的文件都是整齊疊放著,蘇小小摸了下玄關處的柜臺,看著上面東西擺放的方方正正。
跟她家比,她住的地方簡直就是豬窩。
蘇小小,“你藥放哪兒了?我給你去拿,你先坐在沙發上好好休息。”
蘇小小沒有得到回應,她順勢看過去時,蕭朗坐在沙發上已經睡著了。
蘇小小沒辦法,找了好一會,終于在他房間里找到了藥,想想之后,還是把藥放了回去,回到客廳給他燒了一壺水,設置了保溫,等他醒來還能喝到熱水。
走上前脫掉他的鞋子,小心翼翼將他放倒,靠在枕頭上,蓋好被子后,蘇小小躲在沙發上,看著他安靜熟睡旳模樣,就像一只可愛的大金毛犬,“晚安,大神。”
落下最后一句,才輕聲關上門離開。
現在說早也不早了,現在還不到十點半,沒想到還有人睡這么早,簡直就是老干部休息時間。
蘇小小也困了,昨晚根本一整晚都沒有睡著,錘了錘酸痛的脖子,準備去洗漱睡覺時。
手機突然響起,不用去想也知道是誰打來的。
蘇小小沒有去接,等她洗了個澡出來時,疲憊的拿起手機。
看到有一條發來的消息,跟一通電話。
齊成:出來。
蘇小小:睡覺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說。
“齊成人是會累的,現在這個點,我沒空陪你演戲。”
發完蘇小小直接將手機放在床頭充電,靜音后沒有再理會。
樓下小區停著一輛車,車頭燈還是亮著。
副駕駛上還有一份用油紙袋包起來的燒烤豬蹄,滿滿一袋。
整個車里都是一股奇怪的味道,齊成眸光微冷看著回復過來的消息,抬眸時,樓上的燈光已經暗了下去,陰沉著臉色將車窗關起。
蘇小小一覺睡覺大天亮,感覺自己神清氣爽,去了公司。
小白趕到工作室時,看見已經在吃著零食蘇小小,詫異的上前,“小小,我沒看錯吧,你今天竟然提前半小時到公司了。”
蘇小小:“昨天睡的早,過來吃零食。”
小白:“你早上不吃早飯的嘛?”
蘇小小:“沒有啊!我吃啊!我手上的這個不就是早飯嘛。”
小白:“小小早上吃這個不健康,你吃我的糯米飯吧,我兩個包子就夠了。”
“啊,不用了。”蘇小小話音剛落,齊成從外走來敲了敲她的桌子,“跟我來,辦公室。”
susan化著妝,怒瞪著她,就算她化在濃的妝,也掩蓋不了她眼睛上的淤青,看起來十分滑稽。
蘇小小走進辦公室后,susan拿著文件就離開了,偌大的辦公室只剩下她跟齊成。
齊成頭未抬的說,“戲,不用再演。現在已經不需要你,以后按部就班。”